《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三:借寿] —— by:樊落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二:  当我们在必须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是选择顺应安排?还是不断的掳取,用来填补失去的部分?当希望变成欲望后,人生是否也将会成为一台机器,只要轻松按一下上面的reset按钮,就可以让一切重新再来?那如果一切真的

「要追吗?」
其他师弟问,男人摇摇头,见他盯着道符沉吟不语,女孩跑过来,说:「那个人好像也是修道的,不过气场很邪,你认识?」
「认识,」师兄点头,将道符收起,放进口袋里,「一个很久不曾见面的故友。」
「你朋友怎么会认不出你?还跟精怪混一起?」
认不出,是因为从来不曾在意过,张玄可能早已不记得他是谁了,但这十几年里,他却从来不曾忘记过这个人。
薄雾已散,街道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师兄吩咐大家离开,人都走了,只有那个率先动手的男人不服气,站在原地喝道:「张正,妖还没捉到,你就这样回去吗?」
张正没理他,继续往前走,男人被无视了,恨恨地说:「孬种!」
挑衅仍没得到回应,张正的心思根本没放在他这里,男人气得直咬牙,正恼火着,女孩转过身,问:「谢非,大家都走了,你还留下干嘛?」
这句话给了谢非一个很好的下台阶,他转怒为喜,飞快跟了上去,小声说:「那个妖,我早晚要收了他。」
「比起这个,你还是先查查张玄是什么人吧。」
女孩见张正神不守舍,突然对那个叫张玄的人多了几分好奇,故意放慢脚步,跟同伴拉开距离后,对谢非吩咐道。
谢非显然不愿意,但看到女孩笑吟吟的表情,心一动,没舍得反驳,点头应了下来。
﹡﹡﹡﹡﹡﹡﹡﹡﹡﹡﹡﹡﹡﹡﹡﹡﹡﹡﹡﹡﹡﹡﹡﹡﹡﹡﹡﹡﹡﹡
张玄在这里住了很久,骑着车熟门熟路地在住宅区里横冲直撞,玩了会儿飙车后才想到问素问家住哪里,然后照他说的把他送回了家。
素问的家其实离张玄的家只有几百公尺的距离,张玄在他家门前停下来。听到外面传来机车声,坐在书房的主人起身来到窗前,他收起刚通完话的手机,透过纱帘看着楼下的张玄,无奈地笑了。
「阿九,这就是你给我找的麻烦吗?」
张玄没发现房里有人注视,用腿支着车,抬头看看眼前这栋建造别致的小洋楼,楼房有三层,外加一个天台,房前种了很多花草,清晨时分,花香格外浓郁,旁边的车库改造成了小菜园,除了花卉外,还种植了不少蔬菜水果,乍一看去,倒有几分农家乐的气息。
「种这么多菜,都不用去超市采购了。」张玄咂舌。
「平时没事,种来打发时间。」素问下了车,对他说:「刚才谢谢你。」
「举手之劳。」张玄打量着周围,说:「没想到我们住得这么近,既然大家都是邻居了,那今后要彼此多关照才行……啊,对了,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
看着眼前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素问很困窘,他感觉得出对方身上的修道罡气比刚才那几个人加起来都深厚,他并不怕修道者,但也说不上喜欢,不过这个人直接跳出了喜欢与否的界限,而是让他感到了敬畏甚至恐惧,眼眸有些作痛,出于对未知危险的戒备,他向后退了两步,避开对方气势的逼迫。
张玄没注意到素问的不适,兴致勃勃地讲完,又掏出名片,说:「我叫张玄,在一家侦探社做事,今后你有什么麻烦,欢迎随时来麻烦我。」
『张玄?』
听到这两个字,素问感觉眉间突然传来剧痛,很熟悉的名字,他一定听过,并且印象极深,却偏偏记不起来了,恍惚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名片正中印的两个闪亮亮的金字。
晨光下金字闪烁出明亮光芒,在素问眼前划过,像是一柄金色匕首,割断了遮住记忆的迷雾,他喃喃说:「今年六岁……」
「什么?」
张玄没听清,正要再问,大门打开,主人从里面走出来,面带微笑向他打招呼,「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马铃薯!」
当看到出来的竟是服装设计大师哈斯时,张玄失声大叫,又迅速转头看站在身旁的素问,猛然间反应了过来──素问,那不就是哈斯的爱犬吗?
夸张的表情连视力不佳的素问都注意到了,刚刚对张玄提起的戒心消失在笑意里──马灵枢在国际服装设计界中享有赫赫声誉,敢对他这么大不敬的,除了开酒吧的初九,就只有这个刚认识的男人了。
「呃!」
发现自己失言,张玄眨眨漂亮的蓝眸,从机车上跳下来,支好车,跑到马灵枢面前,向他伸过手来,笑眯眯地说:「或者你比较习惯别人叫你哈斯先生?」
主动伸来的手表达了主人的热情,跟上两回相比,张玄今天的态度相当友善,溢满笑容的蓝瞳,完全看不出之前他对自己表现出的戒备,马灵枢眉头微挑,跟他握了手,眼眸扫过他的左手,说:「我记得你之前戴了枚很好看的尾戒。」
互握的手掌里传来相同的力道,手劲不重,但也绝对不容轻视,这次面对马灵枢,张玄没有再感到不安,对他也不再排斥,而是跟他正面对视,微笑说:「哈斯先生记得可真清楚。」
「对一个形象设计师来说,观察力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好吧,」张玄耸耸肩,算是接受了马灵枢的解释,说:「扔掉了,因为我发现它不适合我,我比较喜欢简单一点的东西。」
「那真遗憾。」
马灵枢先松开了手,问素问,「你们怎么会遇到的?」
「刚才有几个学道的人找我的麻烦,是张先生出面帮忙解的围。」
「大家都是朋友了,直接叫我张玄就好,叫先生多见外啊,你说是不是,哈斯?」
张玄说着话,还把手伸过去,没大没小地去拍马灵枢的肩膀,马灵枢转身回家,刚好避开了他的拍打,说:「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吧。」
素问一愣,在他记忆中,除了初九外,马灵枢从不邀请别人进家,张玄是第一个,他感觉这个麻烦是自己带来了,正想找个藉口让张玄离开,张玄已经踩着马灵枢的脚步跑了进去,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今天来得太匆忙,什么礼物都没带,下次补上补上。」
不会再有下次吧,素问走在最后,不是很肯定地想。
张玄跟着马灵枢进了房子,很自来熟地到处打量,马灵枢的家装饰得精雅别致,没有摆设过多的奢华物品,却可以轻易让人感触到环境的华丽,靠墙是一整排的书架,张玄走过去,看到中间一格放了个精致的贴螭壶,但正因为太精致了,反而让人感觉做作,他顺手拿起来翻看,问:「马先生,你不会穷得连真品都买不起吧?还是你在国外待太久了,对古瓷不是很了解?说到古玩,那要请教我家董事长了,下次买什么让他带着你,绝对没人把你当冤大头。」
这番话直白得让素问嘴角抽搐,马灵枢却没在意,微笑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所赠,对我来说,它再真不过。」
言下之意,古瓷真假并不重要,他看重的是那份真诚。
张玄眼帘抬起,不同以往,这一次他放开了忌讳的心态,认真注视自己的对手,马灵枢穿了件普通的家居服,但随便一件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可以衬托出他的优雅华贵,得体的举止,让他的行为找不出一丝破绽,张玄想,如果他的目的是对付自己和聂行风的话,那他将会是个很优秀的对手。
发觉张玄的注视,马灵枢做了个随意的姿势,问:「要拍照吗?」
「不,」张玄放回玉瓷,笑着坦言,「在歌剧院时我拍过了。」
马灵枢眉头挑挑,上下打量他,「你跟上次我们见面时很不一样。」
上次他还在为过去的不快烦心,现在他已经想开了,心境当然不同,张玄说:「不,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说得不错。」
马灵枢请张玄落座,趁素问去厨房准备茶点的空档,张玄把自己的名片又赠送了一次,然后眼巴巴地看过来,马灵枢明白他的意思,跟他交换了自己的名片,张玄正反看完那张灰金名片,又抬头问他,「川南驱魔马家,不知跟马先生有什么渊源?」
「驱魔?那是什么?」马灵枢笑道:「我只是碰巧姓马,为人做牛做马的那个马。」
「还碰巧养了只犬妖,」张玄继续兴致勃勃地问:「看素问的气息,他道行不浅吧?」
「不清楚,我接手他时,他的状态很差,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便多问,你也看到了,他的眼疾很严重。」
马灵枢一句话就把问题轻飘飘地推开了,刚好素问把茶点端来,马灵枢指着他说:「我叫马灵枢,所以就给他起名素问,一听就知是一家人。」
「最好是这样喽。」张玄小声嘟囔。
老实说,刚才他帮素问解围,只是为了还初九一个人情,没想到会这么凑巧地遇到马灵枢,从上次他们进入魇梦中,这个人就时常有意无意地冒出来,他不信会这么凑巧,所以想找机会探探底细,不过现在看来,除了免费蹭了顿茶点外,什么都没问出来。
彷佛看出了张玄的沮丧,马灵枢莞尔,主动提议:「你还没吃早饭吧?要不留下来一起就餐?」
「这怎么好意思呢?」张玄搓搓手,笑眯眯地说,那表情完全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于是马灵枢顺着他的话说:「今后是邻居了,何必客气呢?我顺便也想听听马家的故事,很久没回来,我想这里一定发生了许多我不知道的有趣事情。」
「故事有很多,有没有趣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马先生你想听,那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二章
素问虽然眼睛不方便,做事却很麻利,很快就把早餐准备好了,张玄吃着饭,开始讲述马家故事,其实这些事都是他从小白的札记里刚刚得知的,反正他的目的不是讲故事,而是观察马灵枢在听故事时的反应,从而辨别他的真实身分。
「据说马家是川南的驱魔大家,世代以斩妖降魔为己任,马家人出生时就自带神力,为神灵庇佑,大家都说那是上苍为他们斩杀妖魔所做的馈赠,真假就不得而知了,但马家曾有段时间在驱魔门派当中独领风骚,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突然举家退出,据说他们的后人去了北方,行踪不明,再后来,天师这行里就再没人提到他们了。」
「可是你怎么会以为我是马家后人?」马灵枢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笑问:「我看上去很像道士吗?」
「因为你有修道者的气质,这种事说不上来,就是感觉而已,再加上你还养了式神。」张玄才不会说这些其实都是他在投石问路,信口杜撰的。
「不,素问不是式神,他只是暂时跟我一起住的伙伴,等哪天他的朋友来接他,他就会离开了。」
马灵枢说着话,头转向玻璃窗的另一侧,素问做完饭,恢复了白犬原形,像是困了,眼睛微眯,把自己蜷在沙发上。
毛皮在阳光下透着漂亮的光泽,雪白得让人感觉到刺眼,张玄不由自主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雪天,那个困在铁笼里绝望的白狼,要是它还活着,不知是否也能保持这样平和的心态?
他叹了口气,嘟囔:「怎么没有好朋友赠我一个厨子呢?」
他家现在倒是有两个厨子,可惜钟魁是模特儿出身,习惯了清淡食物,另外那对兄弟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根本是吃素的,蛇妖吃素,听起来很搞笑,但是当家里每顿饭连点肉星都看不到的时候,就一点都不好笑了。
吃得这么朴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聂氏要倒闭了呢,张玄无比哀怨地想完,突然灵机一动,问:「马先生,你在模特儿界是不是很吃得开啊?」
这话问得很有技巧,以马灵枢的身分,他不会给否定的答案,但如果肯定的话,他知道张玄后面势必跟着问题,笑了笑,说:「为什么这么问?」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很有做模特儿的天分,条件也好,但还是个新人,对这行不了解,我想要是有人带他会比较好,就是不知道马先生方不方便。」
「带他来看看吧,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想帮忙只是举手之劳。」
「谢了。」
一顿饭吃完,虽然什么都没问到,但赚了顿丰富的早餐,外带把蛇妖送出去,张玄还是很满足的,看看表,快到聂行风上班的时间了,他起身跟马灵枢告辞,马灵枢没再挽留,只说:「以后有时间常来玩,顺便跟钟魁带问好。」
「一定一定。」
前一句话即使马灵枢不说,张玄也会这样做的,跟他交换了手机号码,出门时经过客厅,他看到趴在沙发上养神的白犬,忍不住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它。
感觉到陌生气息的靠近,白犬立刻睁开眼睛,碧青眼瞳里流露出警觉,当发现是张玄时,它犹豫了一下,收起张开的利牙,不情愿地接受了他的搂抱。
「好漂亮!」
张玄摸着白犬脖颈上蓬松的毛毛,把它半举起来,白犬眼瞳澄净,却没有光亮,像蒙了层薄雾的明珠,失去了应有的光华,他惋惜地说:「它的眼睛是被什么伤到的?应该有办法治好吧?」
「很久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素问自己回答了,一种本能的抗拒让它避开张玄的搂抱,跳到了一边。
对于张玄表现的亲近,它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难过,很悲伤的情绪笼罩着它,仿佛感觉到某些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丢失了,可那是什么,却无从得知。
觉察到它的不情愿,张玄没再靠近,站起来问马灵枢,「它是什么犬种啊?我也想养一只。」
「谁说它是犬?」马灵枢微笑反问:「难道你不觉得它更像是狼吗?」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四: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再看了一部又一部颇有口碑的恐怖片后,张玄和娃娃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部恐怖片在他们看来,可以称得上是恐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