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日之城(除魔事务所之二)————velownica

 

  文案:

  上天一定是觉得沃尔夫活得太长了,居然在月圆之夜派任务给他。拜托,他真的很讨厌和某个人有太深的联系啊!

  但是他绝望的发现,他抵抗不了本能……

  就这样,沃尔夫不情不愿的和埃德踏上了运送生化人的旅途。不管旅途中有多少危险,他最不想去的就是那个变态呆着的“冥日之城”。

  沃尔夫从现在才进一步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人生充满了无奈……”

  主角:沃尔夫,埃德

  序

  从床上坐起身,沃尔夫擦了擦头上渗出的细密汗水。看着窗外高挂的太阳,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发现自己对于太阳有着不可思议的留恋。

  但是晚上总会到来,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瞄了一眼已经变成待机状态的电视。

  能够起到催眠作用的狼人电影,沃尔夫不确定自己睡着的原因是不是因为那个电影纯粹是扯淡。爱上了人类少女就借助神力变成人形?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爸爸为什么到了现在还要在满月的夜里跑到山上对着披萨饼一样的月亮没完没了的嚎叫?

  把睡衣胡乱的扔在地上走进浴室,浑身发热让他的睡衣都已经被汗水浸湿,迈进放满凉水的浴缸,感觉到冰凉的水浸透他的每一寸肌肤,沃尔夫闭上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如果有可能,他绝对要一直都呆在这里,就算冒着会退化成水生动物的危险,他也不想离开这里半步。

  舒服的动了动自己的尾巴,双臂搭在浴缸边上,在宽大的浴缸中舒展开身体,沃尔夫打算在这里补充因为浑身发热而没有什么质量可言的睡眠。

  当然,好运在这个时候往往是不会降临到他身上的。

  因此当电话充当了部分闹钟职能的时候,沃尔夫在难得的好梦中竖着耳朵惊醒了过来。

  [紧急会议,立刻到事务所来,沃尔。]

  所长的声音就像冷风一样让沃尔夫在冷水里打了个哆嗦,皱着眉从浴缸里不情不愿的走出来,皮肤上的水珠被空气蒸发,那种瞬间带来的凉爽感让他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盛满水的浴缸。

  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套在头上,就在裤子还没有提到腰上的时候,电话铃又像催命一样的响了起来。

  [狗狗,顺便说,距离开会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喂!”

  伸出手想要抓过听筒对天方夜谭的埃德怒吼一通,但是沃尔夫就在手即将碰到电话的时候踩到了自己的裤子,在毫无意外的和地板亲密接触的时候,沃尔夫努力地不去介意自己的裤子还在膝盖以下这个事实。

  “十五分钟……这是不可能的……”

  对着掉在地上的电话,沃尔夫发出了早上的第一声哀号。

  第 1 章

  “嘿,你迟到了。”

  当沃尔夫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会议室的时候,埃德无趣的声音让他的心情更恶劣了一些。

  “我正在休假。”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拿起推过来的冰凉啤酒猛灌了几口,沃尔夫向根本没有看他的焱道了谢。

  “就算你在魔界也得遵守开会时间。”耸耸肩,埃德看了一眼搭档,语气照旧无趣得很。

  “下次休假的时候我一定要关闭一切联络设备。”

  “《员工守则》上规定要随时和事务所保持联络。”

  一边翻着印刷成册的《员工守则》一边继续指摘沃尔夫,和他的语气一样,埃德的表情照样无聊到欠揍。

  “那上面应该还说了要禁止职场性骚扰!”一拳头挥在埃德的脑袋上,沃尔夫觉得自己不管多久没看到这个人依然会在第一时间被惹毛。“该死的!把你的手从我屁股上挪开!”

  耸耸肩,看着沃尔夫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上,埃德放下了正在研究的《员工守则》。“很不幸,上面没有禁止这一条。”然后似乎感觉到沃尔夫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他紧接着说道:“不过禁止员工之间互相斗殴!”

  沃尔夫咬着牙露出一个勉强可以被美化成狰狞的笑容,一边将手指关节握出声响一边从牙缝中挤出声音:“没关系,我不会和你斗殴,我只会杀了你顺便把你扔进海里喂鱼。”

  “把污染物投放进海里会让事务所被动物保护协会投诉的,雷切尔·沃尔夫先生。”

  把文件夹放在桌子上,所长没有表情的抬眼看看沃尔夫,然后敲打着键盘,他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你迟到了10分钟,罚款会从你下次佣金中扣除。”

  “嘿,所长,我在休假期间!”

  “已经结束了。”

  无视沃尔夫趴在桌子上不断发出哀号,所长指着已经开始放映内容的屏幕说道:“莱森市发生的碎尸案据警方报告指出,是非人类所为。”

  “好的事情不会送到我们这里来的。”嘟囔了一声,帕克不满的咬了一口披萨。

  “你的披萨是肉味的?”从早上就一直埋头在一堆电脑数据上,凯文看看吃的津津有味的弟弟。“建议你最好在三分钟之内吃完,浪费了所长是不会给你报销的。”

  在格林特兄弟交换关于披萨的意见时,屏幕切换了画面,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箱子。

  目光触及箱子上的花纹,心轻微的皱了一下眉,然后微笑着把啤酒瓶盖扔在已经开始打瞌睡的沃尔夫脸上。而当后者对他投来杀人一样的目光时,心的笑容变得愉快了很多。

  “将生化人之卵运送到冥日之城,收货人是Dr·斯汀森。因为生化人的特殊性,所以研究所负责人委托我们事务所护送过去。”仿佛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让所有成员的脸色都沉重起来一样,所长看看文件上的名单,“心和焱,莱森市的任务交给你们。沃尔、埃德,你们负责运送货物。”

  “为什么不让心他们去!”

  几乎在所长话音未落的时候立刻跳了起来,沃尔夫的表情写满了厌恶。

  “你对任务安排有什么不满吗?沃尔夫先生。”

  透过镜片,所长黑色的眼睛直视着对方。

  “这个该死的植物人应该和生化人更有共同语言。”

  “你的理由并不充足,亲爱的。”沃尔夫对面的心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温柔无害的笑容。“而且相信我,你更适合这个任务。埃德,你觉得呢?”

  从开会伊始就没有发表过个人看法的埃德优雅的耸耸肩,无所谓的回答道:“运送重要物品的路上应该会有很多危险存在,不是吗?”

  “当然。”心微笑着回答。

  “所以无论哪个任务,有架打就无所谓。”无视自己搭档几乎要把自己扯碎一样的目光,埃德说完依然一脸无趣的看看所长,然后交叠起一双长腿,悠闲的靠在椅背上。

  得意的看着一副恼火到家模样的沃尔夫,心看了一眼只是在不停灌啤酒的焱。

  “其实我接受哪个任务都可以,只是……”伸手拿过遥控器切换了画面,然后无辜的指着屏幕说道:“不过沃尔亲爱的,你更喜欢人肉披萨么?”

  当沃尔夫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的同时,帕克的干呕声也让会议室的气氛更加诡异了一些。

  “我提醒过你。”

  让目光更集中在电脑屏幕上,凯文推了推几乎占了半张脸的眼镜,无奈的拍打着孪生弟弟的脊背。估计所长知道会变成这种场面才没有把这个画面放出来,因此他更有理由相信那个无辜微笑着的男人等同于事务所鬼畜一样的存在。

  当然,他本身就不是人。

  调整了画面没有让那种令人作呕的场面过久的停留在众人眼前,所长清了清嗓子。

  “没有其他疑问就散会,沃尔,你们明天早上九点到国立事务所门口,会有人接待你们的。”

  目送着所长和心他们离开,沃尔夫推了推依然脸色发青的帕克。“你们不介意和我交换一下任务吧?”

  “伙计,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这次我恐怕无能为力。”说话的时候又一次看到自己吃剩的披萨,帕克沮丧的用手按压着自己的胃部,企图让涌上来的呕吐感减轻一点。

  合上电脑,尽管长着同样一张脸,凯文显然比帕克冷静沉稳了很多。“冥日之城不是地狱,至少到那去之后的生还者数据显示并不为零。”

  “谢谢你的数据,尽管听起来无限接近零。”

  捏了捏沃尔夫的肩头,格林特兄弟表示遗憾的表情倒是意外的相似。

  最后一线希望都被否决了,沃尔夫对先一步离开的格林特兄弟挥了挥手,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像凯文说的,冥日之城并不是地狱。”埃德看着沃尔夫的侧脸,在继续沉默了半天以后开口:“但你的表情比下地狱更不情愿。”

  “能下地狱对于我算是最不错的归宿。”没有回应对方的目光,沃尔夫的表情难得的带上了沉重。“而冥日之城,如果可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

  摸着下巴继续研究着沃尔夫的侧脸,埃德不太确定的猜测道:“你上一个搭档就是死在那里的?”

  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转头看看没什么表情的对方,沃尔夫站起来,把外套抓在手里向会议室门口走去。

  “在电影里,留白的意义就是为了让观众去猜测。所以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在地下停车场站定,沃尔夫不耐烦的回头看着一直沉默跟在他身后的埃德。

  “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摊开双手,埃德的表情很无辜。“我们是同一个方向,这里是停车场,狗狗。”

  “那么你可以走了。”没有计较埃德的称呼,沃尔夫挥挥手,似乎想要尽快摆脱自己的搭档。

  “你为什么一直都在躲着我?”

  “我在休假,而且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没有必要时刻黏在一起。”耸耸肩,错开埃德的视线,沃尔夫说的很轻巧。“你瞧,我们又不是生命共同体也不是双胞胎兄弟,如果我们不是搭档可能我们还是天敌。”

  “你的休假已经结束了,而且你确实是在躲着我,沃尔。”

  无视了沃尔夫的解释,埃德直视着对方,或许因为他的面部表情缺乏,他现在看起来似乎有点生气。

  沃尔夫没能回答他,如果去掉了“搭档没有必要绑在一起”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么他确实是在躲着埃德。尽管在地下看不到太阳,本能的,沃尔夫感觉日落就要到来了。

  企图让领口松一点的拽了拽衣领,沃尔夫没办法让自己身体里的燥热平息下来。仅仅从会议室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儿,衣服就已经被汗水粘在身上,那种粘腻的感觉让沃尔夫更加烦躁了一些。

  “你还好吗?”

  看着沃尔夫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埃德有点担心的向前探过身子。

  “别过来!”

  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沃尔夫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必须快点甩开这个男人,至少必须在太阳完全消失之前。之所以沃尔夫从沙漠回来就开始休假,并不仅仅是因为和怪兽搏斗的伤势,更多的是因为已经严重到让他连人类语言都丧失的创伤激化了他体内属于野兽的部分。

  浑身燥热只是一个信号,月圆之夜发情期来临,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披着人皮的野兽会在今天晚上干出什么蠢事来。他必须回家,立刻!

  “你的发情期到了,而且感觉上很强烈。”

  埃德的话让沃尔夫继续向后退,他没有办法从那个人的脸上读出什么情绪的讯息。

  “我是你身边最强的诱惑力,所以,你要逃走。”随着沃尔夫向后退的步子前进着,埃德微微眯起眼,语气中没有抑扬顿挫,只是在叙述着沃尔夫的心情。“你担心自己会不会做什么蠢事,而且你想要在自己做蠢事之前甩开我然后回家。”

  “不许读我的意念!”

  脚跟碰到墙壁的那一刻沃尔夫狠狠瞪着依然在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的埃德,不得不承认,面对着血统纯正的驱魔族继承人,沃尔夫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只有硬撑着不被对方的气势压倒。

  “对于不配合的宠物,主人有的时候只能用强硬一点的方法。”毫无诚意的解释着,埃德的脸凑近沃尔夫。“不过我很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解决发情期这个问题,你还没有学会忍耐,而且我觉得你永远不会学会忍耐。”英俊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埃德紧紧盯着沃尔夫在夜色下闪烁着野兽光芒的眼睛,保持着愉快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和每一次一样随便找个人解决问题吗?以你现在的情况,和普通人类上床只会让你成为谋杀犯。”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在膝盖上用力支撑着自己,无论是埃德的神圣气息还是此刻邪魅的笑容,对于沃尔夫而言,都是致命的冲击。

  “我只是在担心我的搭档会不会杀人或者被人杀死。”

  微微眯起眼,和平淡的语气相反,埃德毫无预警的伸出手用力的抓住沃尔夫的头发,让他的头不得不向后仰去。

  “你在干什么!混蛋!”

  体内燥热的血液让沃尔夫无比清楚的知道太阳已经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之下,身体挣扎着,尽管天生他就是驱魔族的猎物,但他的尊严让他直到最后一刻也绝对不会放弃反抗。

  把想要反抗的沃尔夫双手反剪在背后用力抵在墙上,埃德盯着那只仿佛绿宝石一样的真实之眼。

  “即使是仿造的真实之眼在黑市上都可以卖到天价,你应该知道自己眼珠的价值。”手上的力度更加剧了一点,就像没有发觉沃尔夫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表情,埃德继续说道:“而且你自己也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有多脆弱,没有任何时候比今天更能轻易的杀了你。所以我只是不想看你去送死,或者……”思索了一下,埃德的笑容更加诱惑了一点,凑到沃尔夫的耳畔,就像对情人最温柔的呢喃一样的开口:“让我来杀了你。”

  “你可以试试看。”

  挑起一边的眉毛,沃尔夫的脸上露出平常从来没有过的诱惑笑容。

  凑近埃德的嘴唇吻了上去,被禁锢着的双臂得到了放松,没有选择用拳头痛殴对方,沃尔夫反而紧紧搂住埃德的脖子,强迫他低下头加深了彼此的拥吻。

  “唔……”

  埃德看着那个闭上双眼显然沉醉在拥吻之中的沃尔夫,回忆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候对方和现在相似的热情,搂住沃尔夫的腰身,把他的身体拉近自己,伸出舌头,去缠绕上另一条有着火一样热情的舌头。

  被对方热情的吮吸着唇舌,沃尔夫变长的犬齿划过埃德的嘴唇,鲜血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口腔之中,却没有人在乎这些依然一味的沉浸在彼此交换的热吻之中。

  抓着沃尔夫头发的手丝毫没有放松力道,那种疼痛反而更加刺激着沃尔夫的情欲,让他的手用力拉下埃德的脑袋,让自己感受到更多的热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