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 ———— yaner

在偷窃别人的东西。他只是误闯了时空的平凡的圣彦,不是那个受到他们尊敬和喜

爱的圣师,只是,面对着四周欢腾的人群,面对欣喜的战鹰,他却说不出口。

也许,在他的私心里,也还有着小小的虚荣心作怪。圣彦小小地自嘲。

“太阳这么大,怎么不在帐篷里面休息?”战鹰很温柔,圣彦不明白为什么温柔、

英俊再加上长年征战形成的杀伐气息,竟会如此压迫人的呼吸。

“傍晚的时候,康百率领的人马就要开拔了。过去跟他们说一声再见吧。”

“这么快?”尽管知道光明之鹰早有重新打回帝国的打算,听到这里,圣彦还是吃

了一惊。

“不算快。我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三年了。”战鹰黑色的披风在斜阳里拂动,圣

彦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听出他话中的痛楚:“血债,是要用血来偿的!”

圣彦沉默,毕竟,这不是一个他了解的世界。

“一将功成万骨枯……”良久,圣彦轻轻吐出这万古名句。血债血偿,可这偿还的

过程中又填进去多少年轻的生命?

没想到,面对的却是战鹰勃然的怒气。“什么一将功成?!你以为我是为了狗屁的

名垂千古来创建这支光明之鹰吗?你以为,在战场上看见自己的兄弟一个个倒下,

就那么好受嘛!你以为,明知道是有去无回的任务,却要把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士兵

送上去送死的滋味好受吗?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不是我们的理想吗?你~~~”

战鹰握住圣彦肩膀的手渐渐抓紧,圣彦几乎以为自己的肩膀要碎了。“我以为即使

全天下的人都不懂我,你也应该是懂我的一个。”

说到后来,圣彦已经感受不到战鹰的怒气,却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深深的失望和痛楚。

“我……”尚来不及说些什么,战鹰却已经放开了紧握着他的手,大踏步地离开了。

“对……不……起……”是真心的对不起,走开的战鹰却已经听不到了。

远处落日如血,漫天的黄沙蔽日,良久过后,圣彦才发现,自己的双颊,不知何时,

爬过了泪渍。

《异界》 第三章

在以后的几天里,圣彦很少再见到战鹰。一方面,前两天派出的部队只是前锋,这

两天战鹰正忙着主力的启程和部署,另一方面,圣彦也在下意识地躲避战鹰,那天

战鹰眼中的痛楚仿佛依然在眼前清晰可见,圣彦尚不知道他应该怎样去面对战鹰。

也许,两人从前是舍生共死的好友,却让自己搞砸了。

每当想到这里,圣彦的心中就觉得一阵痛楚。

就好象刚出生的雏鸟会把第一眼见到的生物认为父母,圣彦对战鹰这个他来到这个

世界第一眼认识而又对他极度温柔的人相当依赖。好几次想走到他面前去直接道歉,

但下一刻,他又会很矛盾地独自走开。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战鹰,以一人之力担负

着千千万万人生死的战鹰,不是他所熟悉的战鹰。

圣彦知道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日子还短,战鹰有他所不为自己知的一面并不 奇怪,

可是,仍然如小孩子被抢了心爱的玩具一般难受。

两人之间的低气压,明显得连周围的人都觉察得出来。几个年纪跟战鹰差不多大的

光明之鹰的高级将领,,经常摩拳擦掌地说,“是不是战鹰这小子欺负你了,哥们

儿帮你揍他!”

圣彦苦笑摇头,直觉上,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开口,这几个是真的会去揍人的。几

人全是生死打出来的交情,军务上虽是以战鹰为主,但私底下却还是如朋友一般。

相处下来,圣彦更能感受到他们对圣师如兄如弟般的爱护。

圣师也许原是极了不起的人,但圣彦初到贵地,处处不惯,若没有这些人的帮忙,

只怕早已经弄出了不少笑话。而几日下来,几人亦把圣彦当幼弟般爱护。

但是,这样却让圣彦更加的难受。因为,所有的爱护都不是他所应得的。好象他是

个卑鄙的小人,正在窃取别人的东西。

一直在旁边绕来绕去的老虎,甚至也感受到主人低落的心情。将大头凑了上来,低

低呜咽。

无论圣彦的心情如何,光明之鹰主力正式启程的日子却是越来越近了。光明之鹰从

人数上远远不能和帝军相比,但这一批人马几乎都是三年前血战之后留下的精锐。

三年的励兵秣马,众志成城,几乎无须交战,就能体会出那种刀锋一样的气势。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看着一队队兵马越走越远,圣彦站在沙丘之上,眼睛渐渐湿润。不知几年之后,眼

前的大好儿郎尚有几人能够幸存。

“要活下去啊……”

要活下去享受胜利……

圣彦默默地祝福。生活在现代的S市,圣彦早已经看惯了现代人为生计卑躬屈膝,枉

顾尊严。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城市人自私冷漠的面具已经成

了模式,却忘了,曾经,就在几十年前,和他们一样珍惜生命的青年不惜洒尽了最

后一滴血为民主民权民生而战。

仿佛听见了圣彦的祝福。行进在沙丘之前的一队步兵停下了脚步。随着队长的口令,

曾经饱饮敌人鲜血的长枪如林般举起,迎风挺立,表达对自己领袖的最大敬意。

战鹰和他并肩战在沙丘之上,目光深沉,黑色的披风上火红的巨鹰正展翅飞翔。一

黑一白的身影, 衬着极地之沙的落日,仿佛被镀上了金色的光芒。

此刻的圣彦还不知道,在他踏入这个神秘莫测的时空的第一天,就已经注定了要卷

入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而他与战鹰并肩屹立的身影,直到许多年以后,还在幸存

的人们脑海里栩栩如生,并被人所津津乐道。

《异界》 第四章

即使是与战鹰极少碰面,圣彦也不得不承认,一路上,自己是被照顾的无微不至的。

不仅有个叫离火的少年围前围后地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周围还有一小队人马来警

戒自己的安全。

但当离预定的城市还有7天路程的时候,圣彦却有些坚持不住了。

因为一直在沙漠里行军,基本上没有新鲜的菜蔬,光明之鹰,从首领到士兵,都在

以准备好的干粮为食。“响烙”就是他们常吃的一种食物,形状和味觉,大概都和

中国北方常吃的一种叫大饼的东西差不多。只是一直生长在南方习惯以米饭为主的

圣彦却有些不习惯。佐以“响烙”的,是精心晾晒腌制好的肉干。启程后第一次休

息用饭的时候,离火甚至细心地用极为珍贵的食用水和着肉干熬了一点肉汤,可是

圣彦一闻到扑鼻的腥嬗味,差点连勉强咽下去的烙饼也吐出来。以后的日子里,圣

彦是碰也不肯再碰肉干一下。

没有蔬菜,又不肯吃肉,烙饼又吃得少之又少,天王老子也撑不住。离火急得团团

转。看着离火着急得样子,圣彦也颇歉然。食不得牛羊肉,这个毛病不是一天两天

了,却是改不掉,在现代的时候,当然也不是个大毛病。没想到来了异界,反而成

了问题。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肉,但闻起来看起来的样子都和他的天敌差不多。

普一张口,心理就起了排斥反应。

如此一边勉勉强强撑着,一边数着,再走几天能到沙漠尽头。恍忽中,听见离火用

带着哭腔的声音喊着:“圣师!圣师!!”

迷迷糊糊中还想着,那个圣师又怎么了?又被摇了几下,整个人才清醒了过来。这

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扶到了马下,离火用力撑着自己,眼中含泪,一

脸惶急。被派来保护自己的人马也成半圆形列在周围,每个人脸上亦都是一脸关切

神色。

“没什么,太阳好大,稍微有点头晕而已。”一边说着,还一边指了指头上正耀眼

的太阳。他一点也没说谎,这个太阳真的好大,头真的好晕……

想了想,又补充道:“今天的事情,不许泄露给首领知道。”首先瞄向离火,又望

向简。简是负责保护他的人,不多话,虽没打过什么交道,但看起来亦是一诺千金

的人。大家都点了头,圣彦才松了一口气。托他的福,战鹰与圣师之间怕已经有了

隔阂。希望不要再让战鹰认为圣师是个无用的人。否则他这个半路横插一脚的人可

真是百死莫赎了。

终于熬到休息,圣彦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看到旁边队列的步兵仍然在向前走,知道

是简下的令,不过他已经是手软脚软,顾不了那么多了。勉强在离火的帮助下喝了

几口热水,却是对递过来的食物一点兴趣也无。摇摇头表示不想吃,圣彦在小小的

沙漠帐篷里躺下,忽然有点想念S市的简陋的家。家虽然简陋,可是从来感觉没有象

现在这么冷。现代的S市,口渴的时候,随时都可以买到沙沙的西瓜。冷的时候,还

可以灌一个小小的热水袋……

看着被放到一旁一口没碰的烙饼和肉干,离火一阵难受。眼眶一热,连忙退到帐篷

外面,才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我真没用。哥哥上了战场,他说,圣师救过他,

救过好多人,要我一定要照顾好圣师的。圣师却生了病。”

简也不知道怎样来安慰这个少年。拍拍离火的肩,沉默了半晌才说:“前方传来消

息,发现有沙漠王蛇经过的痕迹。让大家今天小心些。”

“沙漠王蛇?”离火止住了哭泣,眼睛却渐渐亮了起来。“如果能逮到沙漠王蛇…

…”

简吃了一惊,“你别胡思乱想。去逮沙漠王蛇,你有十条命也不够送的。”

沙漠王蛇在帝国的食谱中被列为第一珍品,价格昂贵。有很多人走投无路,曾经动

了捕沙漠王蛇的念头,可是在无边无际的漫漫沙漠里寻找沙漠王蛇,基本上比大海

捞针还要困难。即使偶然可以发现沙漠王蛇的踪影,因为沙漠王蛇的霸道凶悍和奇

毒无比,捕蛇人也是九死一生,极端危险。故此,沙漠王蛇在大陆上基本上被抬成

了天价。离火家正是因为离火的哥哥偶尔捕获了一条沙漠王蛇,而遭人窥觎,终致

家破人亡。

“可是,圣师一直吃不下……”离火又想哭了。

“还有几天,沙漠就可以走过去了……”简沉默了下来,走完沙漠,还要七天。

吐了口气,简转身,“照顾好圣师,如果等到天亮的时候我还没回来,去禀告首领,

请他再派一个人来。”

圣彦再张开眼睛的时候,是被外面的喧哗声惊醒的。想爬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却

觉得一阵阵晕玄。不用借助现代的医学知识,圣彦就知道自己是生病了。

思忖间,帐篷的帘子一翻,进来的,是战鹰怒气冲冲的脸。

扫了一眼旁边一口没动的干粮,战鹰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喷着怒火:

“很难吃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外面的战士吃的还不如这个?外面帝国千千万万的人

根本什么都没有的吃!不想吃是不是?不想吃就别吃!为什么要叫人去找沙漠王蛇?!

一条人命还没有自己的口舌之欲来的重要,你这样又与那些不把人当人的贵族与什

么区别!这样的你,”战鹰定定地看住他,忽然间声音充满了痛苦,“真的是我们

的圣师吗?”

突如其来的责难弄得圣彦晕头转向,本来已经疼痛欲裂的头似乎又被加上了一棒。身

体的不适,生活骤然被颠覆的委屈,猛然间都在一刹那涌了上来。忍不住吼道,

“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圣师!这个世界的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喜欢我,我

走好了!!”

话一出口,帐篷里的人都愣了,离火猛地扑了上来,抱着圣彦的腿,跪在圣彦的脚

下,呜咽着:“圣师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们。是我的错。是

我看圣师什么都吃不下,才和简统领商量,去捕一条沙漠王蛇来给圣师补身体。首

领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来了之后看到简统领受伤太着急了。求求你~~~~~~圣师不

要走~~~~~~~”

说到最后说什么已经不再清楚,但是那掩盖了所有话语的抽噎声却是比所有话语都

冲击着人们的心房。

圣彦感到自己的裤脚在渐渐濡湿,叹了口气。他千不该万不该的跑到一个圣师的身

体里来。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有充足的认知知道圣师在这里地位的重要,说是精

神领袖毫不为过。而今天,他居然说了要走,也难怪别人震惊加惊慌了。不论是什

么原因,要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来承担这些,也许还是太过份了些。

摸了摸眼前十四岁少年的脑袋,勉强笑着说,“我说着玩罢了,这里遍地沙漠,你

要我一个人能走到哪里去?到是你说的话我不明白,什么沙漠王蛇?简统领受了什

么伤?”

听见圣彦这么说,所有人都悄悄松了一口气。一直站在战鹰旁边的一个俊秀青年恭

谨答道:“简统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多修养就可以了。”

没有生命危险?这种说法太笼统了,圣彦不禁拧起了眉毛。“带我去看。”居移气

养移体,也许真是圣师当久了,这句话说出来,自然就带着不容别人违背的威严。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僵在那里。战鹰脸色复杂,“还是~~~~”一句话尚未说完,

圣彦已经掀开帘子出了帐篷。众人忙跟在后面。战鹰一脸懊恼,亦知刚才是错怪了

圣彦。

才一见到简,圣彦就惊呆了。怕人的,不仅是简满身的血迹,更是简身体右侧空荡

荡的臂管。简失去了右臂。

圣彦的胸口一痛,不知不觉中咬破了嘴唇,却没有泪。简的衣服上血迹斑斑驳驳,

不知在回来的路上染红了多少极地之沙。虽然他不知道沙漠王蛇是什么,但是他知

道,简是为了他去捕一条巨毒无比的蛇,简为了他失去了右臂。

他早该想到,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他就是圣师,圣师就是他。他不再是现代可

以只顾自己的平常人,他灵魂入住的身体是受人爱戴的光明圣师,只要一句话,可

能让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光明圣师。他却只顾着享受圣师头衔带来的种种舒适,忘

了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

如果他可以不拿么任性,是不是简的右臂就可以回来?……圣彦的泪水终于涔涔而

下。

简却带着苍白的笑容为圣彦递上方巾。“别伤心。丢一条胳膊有啥大不了,打起仗

来一样让他们捡不了便宜。再说,我人不是回来了嘛!”

在捕捉沙漠王蛇的时候丢一条胳膊确实没什么大不了。因为,简作的,是送命的准

备。即使忘记一切的圣师不知道,每一个沙漠里的人都知道,去捕沙漠王蛇的人,

作好的都是丧命的准备。

圣彦在众人的强迫下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他在路上晕倒的事情,终于在离火的

口中暴光。看着众人担忧责难的目光,圣彦没有办法固执己见。更重要的是,圣彦

悲哀地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他在现代是学经济的,这一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