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 ———— yaner

的,倒也没差。早知道极地之沙很大,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个绿洲,也不知道有多少

人分散个各个绿洲上。眼前这个老者大概离群索居,只知道某个古老的传说,却不

知道圣师早已经和战鹰威震艾斯维尔大陆,却并不是自己。如今之际,只有先看看

能不能找到别的消息灵通的人再说了。

打着这样的主意,圣彦让阿博汗把自己扶出帐篷外面。

到了帐外,圣彦先深深地吸了一口干燥灼热的空气。这沙漠的气息啊,他实在已经

期盼的太久了。

出乎圣彦的意料,老者并不是象圣彦想象的一样不知世事的离群索居,帐篷外面很

热闹,意料之外的热闹。

几个少年围作一堆,其中的两个少年在争吵。圣彦不由得被他们争吵的内容吸引住

了。少年们争执的面红耳赤,好象谁也说服不了谁。

听了半天,圣彦忍不住插嘴道:“军队最重要的是军纪,讲究的是令行禁止。如果

不能遵守号令,作战再勇敢有什么用!”

听到有人插嘴,争吵的一方抬起头来,眼睛忽闪了一下,高兴地欢呼,“阿博汉老

爹!”

阿博汉老爹忙着向几个少年介绍圣彦,不过他说了些什么,圣彦已经全注意不到了。

他的心神,已经全部被那个少年吸引了过去。

很熟悉的眉毛,很熟悉的眼睛,很熟悉的嘴唇。少了分很熟悉的沉稳,却多了些属

于少年的神采飞扬。

“你,叫什么名字?”圣彦觉得喉咙很干。

“我叫战鹰,战斗的雄鹰。圣师,我们要组成一支军队,叫光明之鹰,与帝国的军

队作战,让沙漠的人民不再受他们的压迫。”少年的眼睛闪闪发亮,“你一定会帮

助我们的吧,圣师。”

“圣师,我叫康百,是这里力气最大的人。”刚刚与战鹰争吵的少年不肯落后,抢

着说道。

“我叫简,圣师。”

“我叫苏。”

“我叫慎。”

“我叫艾克特。”

……

所有的少年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抢着向圣彦介绍自己。

圣彦的眼睛湿润了,却含着笑,一一应答着。

原来,命运自有他自己的安排方式。他和战鹰的再次相遇,是唯一他在梦里没有预

见过的情景。

不过,也无憾了。

战鹰,是飞翔的战斗的鹰。那么,就由他来成为托起雄鹰,使他飞得更高更远的风。

也许,永远没有机会对你说我爱你,可是我知道,一切的寻找和追求,都是为了你。

因为你,圣师的神话,从这里开始。

《异界》 尾声

熏风正暖。

向战鹰等几人讲解了战斗中旗语的作用后,圣彦就把他们赶开了。具体的应用,设

计,应该由得他们自己设计出最适合这个大陆的方式。至于士兵的具体训练,圣彦

并不多参与,很多时间,他只是把战鹰等几人召集起来,填鸭式地灌输一番相对先

进的作战思想。

真正血淋淋的战争还没有开始,所以几人还多少带着一点孩子气。所以偶尔战鹰等

人也会对着圣彦撒娇,抱怨说活不下去了。圣彦也只是微微地笑着,体会心中苦涩

的甜蜜。

其余的时间,圣彦都用来研究手中的魔法之书了。由于圣彦在那个暴风雨之夜一直

把那个琥珀拿在手里,所以后来被龙卷风席卷失去了意识之后,那个琥珀也就不知

道掉到了哪里。倒是这块六芒石,被圣彦缝了个袋子一直挂在胸口,从而保存了下

来。

这块六芒石回到了异界之后果然就不一样了。只要将心神沉浸在里面,脑海中便会

浮现出奇特的字迹。在六芒石的指引下,圣彦觉得自己渐渐掌握了魔法的奥秘。

这天,当战鹰大喊大叫着冲圣彦跑过来的时候,圣彦正为手中用魔法初次凝结的小

水滴而惊喜万分。

雀跃着,战鹰飞奔而来,年轻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彩:“圣师,你一定要把这个

带上!这是极地之魄。传说中,带上他的人,据说都会得到大地母神的保佑,成为

英雄。”

少年的战鹰因为奔跑喘息着,胸膛一起一伏,眉梢眼角都带着兴奋,热切地看着圣

彦。

圣彦注视着战鹰口中的极地之魄。

一个小小的琥珀。

纯净透明的,上等品质的琥珀。

琥珀里面珍藏的,却是一粒沙。

完全不同于小时候看的教育片:一只蜜蜂正在觅食,灾难从天而降,将蜜蜂紧紧地

裹住,有些琥珀,还可以看到蜜蜂挣扎的痕迹。这个琥珀,到好象是有人特意开辟

了一个完美的空间──就为了珍藏这一粒沙,一粒完美的沙。

原来它叫极地之魄。

圣彦注视着战鹰手中的琥珀闪烁着熟悉的光芒。

唇边,浮起一丝微笑。

眼睛,却渐渐湿润。

天色已晚,彩云在大漠西边的天际升起,云霞空隙间透出一道橙红的落日光芒,直

泻大地,令人目眩。 在光芒黯淡下去的时候,云朵褪去了五彩的光环,可是,在不

知不觉中,第一颗星已经出现在无垠的蓝天。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