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brace 初次拥抱(吸血鬼) 上————hyuki猴


 

  Intro
  人们所能回忆起来的来自鬼神的恐惧究竟可以追溯到多久之前?一群友人围坐在家中的壁炉边,若是聊到这个话题,恐怕会连诺亚大洪水时期的第三代吸血鬼都牵扯出来。然而当思维和理智回到现实中,离开朋友家的壁炉和门前的车道,独自一人驾车行驶在美国南部的小城靠近城郊的林荫道上,一瞬间,又有多少人会意识到正有传说中的魔影正在向自己逼近?
  或许,都不曾在后视镜中瞥见那一抹黑影笼罩下的苍白,颈间大动脉上就以及功能传来了那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撕裂般的疼痛,之后的五分钟之内,汽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载着一具被喝干了所有体液的软饮料包装袋飞驰进道路旁边的树丛,直到它们中有一克拦住它的去路。
  P市在短短一周之内连续发生了八起类似的案件,车祸与干尸的阴影像蛛网一样牢牢网住所有人的心。那是一种瘟疫来袭前死一般的恐惧,道路上五彩的霓虹灯无论如何闪耀也告便不了什么。
  晚归的人们尽可能地成群结对,却依旧难掩胆怯地四处张望。风起时,难以避免地带起一阵怵然的冷战。谁都希望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被猎食者,却又自暴自弃地情愿自己已经成为目标至少,在那之后他们就不必每天在恐惧的边缘游走。
  黑暗的降临只在一瞬间,但谁都猜不到,它究竟会将魔爪伸向一个女人、一个青年还是难得途径便利店门口想要顺便打包一份夜宵的十七岁高中生。
  黑发黑眸的少年被黑暗挤压在便利店的红砖外墙上的同时,有几人还记得呼吸、尖叫或是逃逸?黑暗原本就有一种能扼杀人全部思维的力量,不管它是否已经出现在方圆十米之内。
  直到另一个魅影同样在一瞬间吸附到伸向少年的魔影之上、凝窒的空气中传来夜半空洞凄厉的惨叫声,或许才有人开始意识到,那惨叫声并非来自少年口中,而是由吸附在少年身上的魔影发出。
  它剧烈地抽搐着,几乎在几秒内迅速萎缩,却依旧不放过手中的少年,路灯下,人们可以看见它苍白灰暗的颜色和鲜红的紧吮住少年颈侧的嘴。
  一秒两秒,空气中腾起一阵极其细微的震荡,无声无息,魔影在瞬间化为一捧粉末,在少年与后来居上的魅影之间随风消散。
  少年沿着墙体瘫软在地面上,沾满鲜血的喉结上下抖动。获胜的魅影俯身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接着如同来时一般,蓦然在黑暗中消逝。
  当然,这并不仅仅是一部血腥惊怵的恐怖故事,因此一定会有目击者在他们的四邻和友人间传讲,或是卖给媒体。但是在案件不再继续发生之后,渐渐地也只能为人们所淡忘。
  三个月后,或许会有一位作家偶然想起,并把它改编成一部可比Steven King的惊怵小说。
  六个月后,它就真正成为了一部小说中的故事,也许能卖出很高的版税,成为当季的畅销书。
  一年之后,小说被撤下畅销书柜台,移上普通书架,一切也就重归于平静。在这个连新闻也可以批量生产的国家,没有人会再去考虑,自己身边是不是真有可能生活着那种古老传说中的神秘生物吸血鬼。

  Chapter 1
  亮丽的霓虹灯在夜半的黑丝绒夜空下描绘出一个个耀眼的字母,光线在红蓝紫金间变幻、闪烁,伴随着能够挑动人们每一根神经随之兴奋的音律摇摆、摇摆、摇摆!
  这里是市中心的一隅,更是人们的狂欢胜地,暮下街的宠儿,是那些极爱流连于夜色的同性恋群体,他们拥有自古就被称为完美的体形和面孔,他们彼此相爱。这种爱恋源自体内最本能的渴望,当然他们也渴望将这份肉欲激情的爱恋升华,因为没有人会拒绝真爱的来访。
  然而所谓真爱,在任何一个社群中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人们可以选择期待,也可以选择自发主动地寻觅,只不过寻觅通常是一个决不能谓之短暂的过程,它需要不断地接触、深入、磨合并充分地体会,最终才能做出明确的判断。
  Austin正在开始他新一轮的接触,他的对象是个拥有海军军官体型的金发青年。他喜欢他头发的颜色,可以想象它们在暮下街霓彩的灯光下将会灿动出怎样一种令他迷醉又渴望的色泽不过他得先找个结实点的地方。
  他在后巷里找到一处栏杆,高度刚及他的臀部,强度则足以支撑两个人超过三百磅的体重。他觉得它刚好合用,于是有些懒散地靠上去,指尖跟自己的皮带纠缠了一阵,接着爽快地将它解开。
  他的对象开始微笑,跳动着情欲的眼神流连在他的双手和双眸之间。Austin有一双迷人的灰蓝色眼眸,它们似乎时时都饱含着炽热的情趣,但细看之下却又冷得像冰。这样亦冷亦热半吐半露的诱惑有几人能够抵挡?
  一个也没有Austin从不在这个问题上谦虚。所以他也开始微笑,轻挑着唇角看那金发的青年迅速解除自己身上的束缚,身手敏捷地跨上他的腰间,邀请与他更深层次地磨合。
  这是个中秋凉爽的午夜,十二点过后,人们口中呼出的白雾渐渐开始浓重。金发的海军军官将他热浪的气息释放在Austin耳边,一次又一次,肌肉形状完好的双腿也逐渐开始显得无力。
  这是个有趣的现象。Austin抿着唇,划出一个略显邪恶的弧度,上身稍稍往后仰了仰,以便自己可以正视金发青年散乱的视线。
  这孩子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只可惜颜色不够纯净当然,他并不是在拿这双眼睛和别的什么人作比较,是的,他从不这么做。
  Austin努力说服了自己,稍稍用力地睁了睁眼睛,又专心到另一阶段的磨合之中。就在这时,他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一丝近在咫尺的冰冷气息那是一中极其细微却透着刺骨寒冷的呼吸每错,他非常明确地感觉到了一个同类正在距离他不到二尺远的地方呼吸。
  Randy从街心进入暮下街的后巷只用了三秒钟。虽然并不情愿,但他必须得承认,这的确是非常快。
  自从一年前那次突如其来的变故以来,他已经逐渐开始能熟练地驾御这些凭空获得的能力了,同时也渐渐开始能正视自己的变化。
  他是真的变成了一只吸血鬼,那种以前只有在书上和电影中才会看到的神秘生物。他已经好几个月每再感到过自己的心跳和脉搏,体温也远远低于华氏温度。与此同时,他体内那股对鲜血的冲动和渴望也日渐膨胀原本他还能忍住一个月只吸一次血,到一个星期前,他已经必须每天都出来觅食了。
  不过Randy并没有选择猫狗之类的小动物作为采食的对象。因为他们太过弱小,他即使仅仅采食极少量的血,也可能就此让它们丧命。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他从前的同类,因为他知道他们有足够的鲜血,只要控制好分量,他完全不必担心他们的性命。
  问题在于他不能被他们发现踪迹,因为他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克服对吸血鬼的恐惧,并且让它们活着存在于自己周围。不过感谢上帝让他发现了暮下街当然,以一个吸血鬼的身份这样说也许有些不伦不类,但不管怎么说暮下街的后巷的确是个在好不过的地方,因为它充满了情欲的迷幻气氛,使得他采食的动作也会被当作幻觉或是梦境被人遗忘,即使偶尔被提及也决不会对他产生威胁。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暮下街的宠儿们多半都有一副强健的体魄,这样的体魄足以让他放心,即便万一不小心多吸了两口,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深吸一口气,Randy慢下脚步,开始四下张望着搜寻他的目标,却依然不太敢直视墙边一对对交叠的身躯。他很清楚,如果他还是人类,此时一定是涨红了一张脸,心脏怦怦狂跳,不过他现在是吸血鬼,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难以抑制那种紧张和羞怯的感觉。
  一个男人朝他走了过来,微笑,递给他一支烟。他明白着是搭讪,尽量冷淡地谢绝了他的邀请,却接下了烟,并且背着风把它点燃。抬起头的瞬间,他突然捕捉到一抹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耀眼的金色久违了的近似阳光的色泽,对于吸血鬼有一种深具杀伤力的魅力,Randy顿了好一阵,在看清了那是属于一个体格强健的青年头发的色泽之后,一个纵身窜了过去。
  Austin觉得这个刚刚向他靠近的同类动作很轻,细腻,却很明显还带着些笨拙。他猜他还未成年,要不然就是天生心理有缺陷,否则决不会这么明显地表现出紧张和胆怯。
  或许他该帮他一把?
  左边的唇角轻挑起来,他用力摆动了几下腰,使得金发青年的思维因此而变得更为混乱。他的同类便乘此机会行动起来Austin听见了人类的皮肤被锐物刺穿的细微声响,深呼吸还可以闻见鲜血的腥甜气息。
  舌根下的唾液似乎鼓动了一番。当然,这是本能,但是他早已经脱离了为本能所操控的年纪,所以它们也只是鼓动了一阵就退下阵去。
  不过这阵鼓动倒是提醒了他一些事情,比如现在的时间、地点和那些几百年前就被他抛诸脑后并且自己从来没有身体力行过的戒律他好象记得这里应该是他的领地,而这个外来的同类却并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就在他的地盘上进行采食他似乎该向他征收点什么回馈。
  轻轻挑眉,Austin侧脸越过金发青年看向那个吸在他身后的吸血鬼。黑发这在学族之中并不少见,不过这家伙的头发却是决不多见的柔软。
  像是发现了Austin的注视,黑发的主人猛地抬起眼睑深黑的眸子,比头发的颜色还要纯正,让Austin脑中突然划过一个词完美,而且是那种他多年以来遍寻不着的完美。
  当然黑发黑眸的主人并不知道Austin现在的想法,他只是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行动被人发现了,并且正有一双看来盈满了情欲、却又透着股绝对清醒的冷淡的灰蓝色眼睛看着自己。
  本能地有一丝畏惧,Randy僵着身子瑟缩了一下,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Austin的,深深刺进金发青年颈项的利齿开始一点点不自觉地往外拔除。
  Astin发现了他的动作,带着几分恶意地舔舔嘴唇,更加用力地摆动起自己底要。金发青年随之难以自制地仰起头,颈侧的血管暴起,翻腾的血浆被一种奇特的力量推着灌进Randy口中。
  Randy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呛了一口,但很快就调整过来,并且在一瞬间意识到这个有着灰蓝色眼眸的家伙是同类。他本该因此而稍有放松,然而那双眼睛却依旧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在那之外,更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让他在丝毫不敢放松精神的情况下又难以自拔地深陷进去。
  这样的对视不知道持续了多久,Austin突然抬手给了Randy的脸颊一个巴掌:没人教过你要适可而止吗?再吸他就没命了。
  Randy负痛地松口,捂着脸颊有些眩晕地站到一边,Austin则顺势吮住他在金发青年颈侧留下的齿痕,再松开,那痕迹已经几乎看不见。
  你怎么做到的?下意思地开口,Randy问了之后才觉得自己突然这么问有些失礼。
  什么?不过Austin似乎并不在意,抽身离开了金发青年,一边不经意地反问,以便重新拉上裤子系好皮带。
  呃牙洞。Randy指着金发青年比画了一下,接着又怕Austin不明白。咧开嘴露了露自己的尖牙。
  用舔的。Austin吐了吐舌头,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金发青年,最后决定帮他穿好衣服。
  Randy点点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也没再追问,只是站在原地看着Austin处理完善后,然后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跟了上去。
  你去哪儿?走出后巷,Austin在一辆黑色的敞蓬轿车前停下来。
  呃Randy答不上来。他已经离开家三个星期了,在那之前,他设法让父母相信了他已经死于车祸。
  Austin路过他身边,绕过车身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顿了一会儿才又看向Randy:一起走?
  Randy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虽然他并不知道Austin会把他带去哪里。
  当然,Austin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去向和目的的,他很清楚自己对这个小同类的渴望更确切地说是对他那种完美的渴望。他要他,这个目的再明白不过了,而他的小同类本就该为自己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就在他的地盘上采食而付出代价这是等价交换,很公平,不是吗?
  Austin一边想,一边从车子的后视镜里看了Randy一眼,微笑着抿起的唇边透出一抹趣味,包藏着戏谑的恶意,像一只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玩弄猎物的野兽。
  然而下一秒,他却因为Randy蜷缩进椅子里的动作和怪异地泛红的脸颊而收起了笑容那小子怎么了?别告诉他他还处在适应期,还无法迅速消化采吸的血食他妈的这孩子的父母干什么吃去了?居然放一个还处在适应期的幼仔单独出来觅食,还是去人类如此密集的地方!
  那个谁,他妈的你叫什么名字?无端冒出一股怒气,Austin用力踩下油门,让车子在一瞬间加速。
  Randy,Randy Brant。他的小同类蠕动了一下,微微抬起脸,看起来很困难地换了个姿势。
  好的,Randy,告诉我你的Embrace Date。Austin沉下脸,眼睛里所有迷人的情欲一扫而空,只留下让人畏惧的冷漠。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Randy迟疑了一下,刚说完就更紧地蜷缩起来之前喝下去的血食正在腹中怒涛一样地翻滚,灼热的痛苦一波波窜升至头顶。
  我他妈的是在问你被咬的日子,也就是你作为吸血鬼的生日,他妈的生你的家伙没教过你吗?The Embrace Date,你的初拥日期!Austin的语调近乎咆哮,声音却并不高,但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Randy感觉到他的怒气。
  那个我只记得是一年前,有一天我去便利店买夜宵的时候,Randy看来像是被吓住了,尽量迅速而清楚地回答,腹中的灼热虽然依旧在翻腾,他却并没有再动确切地说是不敢再动,咬我的那个家伙好象被另一个同类咬死了。
  该死!Austin闻言闭了闭眼他想起来了,是那个一年前因为发狂在一周内咬死了八个人而被他处决掉的魔党吸血鬼,这孩子是第九个受害者。
  当时那个疯子的确是在被他制住的情况下仍旧给了这孩子初拥,但是因为这孩子很明显尚未成年,而秘党的长老们决不会允许有未成年的人类加入血族,所以他就没有理会这孩子的情况,留着让长老们去处理。不过现在看来那些个长老们也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坚守戒律这孩子还是变成了吸血鬼不是吗?而且看样子并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冷哼了一声,Austin把车子停进车道,下车的时候拍了拍Randy的腿。
  Randy跟着他下车,在他拿钥匙打开公寓大门的时候四下张望了一阵。他现在感觉好多了,虽然脸颊上还残留着一些灼热的疼痛,但应该已经适应了这一次的采食。
  你住在这儿?振奋了一下精神,Randy跟上Austin的脚步走进公寓楼,几层?
  地下室。Austin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已经适应好了,轻轻扯了扯左边的唇角这孩子的眼睛果然很完美,尤其是刚刚补充过营养之后,看起来是那么清亮和睿智,让Austin觉得他一定是个聪明的孩子。
  避免阳光直射?Randy笑起来,精神果然比先前好了许多。有一秒,Austin甚至觉得自己眼前突然明亮起来,又或者是脑海中闪过的一道白光?
  Austin不太能解释清楚这些,但他很清楚自己先前对这孩子的那种渴望已经再度喧腾起来。轻扬眉梢,他重新露出微笑,身子一歪懒散到靠向Randy,顺势勾过他的肩,嘴唇擦着他的耳郭回答:方便停放棺材。
  哦,不可能你不可能把棺材带进公寓。Randy听出他玩笑的口气,走进电梯时下意识地转头看他,顺便躲开那惹得自己紧张却又有些兴奋的唇。谁知刚一抬头,Austin的唇就朝他压了过来,深深地吻上了他的。
  Randy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种感觉,酥麻微痛灵活的唇舌抚触牙齿间偶尔轻微的碰撞Austin的唇应该是冰冷的,他的也一样,但纠缠之下却能让躯体深处升腾起一阵迫切而热烈的渴望。这样的感觉,Randy本以为在他彻底变成吸血鬼之后都会消失殆尽的,然而现在却似乎比从前还要强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