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蛇缠君》[ 兽人 ]作者:千岩

【昏君逼我玩宫斗】-----作:“驾!驾!驾!”马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响彻房间,只见一名太监跪在铺着名贵波斯地毯的地上,琳琅公主正骑在那太监身上,手握着皮鞭一下又一下狠狠鞭笞在那太监的屁股上。一旁几个宫女太监看着这辛狠的一幕,不禁都


文案:
征战沙场数十年,
君不凡从不曾想过会有被背叛的一天。
一场战争,让他腹背受敌,逃亡之时,
误食了一条巨毒的银环蛇,
哪知道银环蛇是蛇妖圈养的配偶,
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活了千余年,燊从没有见过如此大胆的人族,
吃了他的配偶,
还敢在他面前喊打喊杀,勇气可嘉。
发情期在即,就拿这个该死的人族滥竽充数,
没想到一尝之下上了瘾,从此决定不再放手!

身为将军,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压倒的一天,
如今却被蛇妖肆无忌惮的占有……
人妖之间,能有情吗?

古代激情神话,人妖之间无尽的纠缠,
请看《怒蛇缠君》 !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怒蛇缠君
第一章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大雨冲刷着地上的绿草,也冲掉了地上散乱的脚印。
「将军,将军,追兵又来了。」满身伤痕的小兵,一拐一拐的走了过来,神情慌乱。
「你先走吧,想我君不凡居然会落到如此下场。」受伤的男子靠在大树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喘着粗气。
血迹斑斑的银色盔甲遮不住他的绝世风华,如刀削般的脸庞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星眸半睁,眼中尽是忧色。
连续三天三夜都没有合过眼,追兵好几次就在眼前,他都找机会逃了过去,眼看着跟随他的士兵一个一个的死去,他几乎都想放弃了。
「将军,你先走,我来断后。」小兵推了推他,毅然望向后方。
「你走吧,他们要的是我,事到如今,再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抽出腰间的配刀,砍在身后的树上,他要决一死战。
他不是傻子,追兵总是追了一段路又停下来,等他开始跑的时候,又追了上来,好似狡猾的猎人,而他自己就是猎人眼中的猎物。
「将……」
「别说了,再说本将军一刀砍死你,再自尽。」推开小兵,君不凡满目的赤色。
当初一战,明明占优势的是他,可一夜之间变了天,除了军中有内奸,别无可能,只是内奸究竟是何人,他不得而知。
「将军,你多保重。」小兵咬牙,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小兵刚走,大队的人马便涌了上来,团团将他围住,包围圈越缩越小,为首的人才走了过来,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你……」他看清了来人,怒吼一声。
「是我,君不凡别来无恙。」宽大的斗篷遮住了来人大半的容貌,只能看清他的唇角有颗黑痣。
「哈哈,没想到是你,早知道我捡一条狗也不会捡你。」朝来人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君不凡放声大笑。
「君不凡,乖乖的束手就擒,留你一个全尸。」
「做梦!」一刀砍向来人,刀势汹猛,硬生生的砍断了一条马腿。
「来人啊,还不快将他抓起来。」来人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挡我者死!」
疯狂的挥舞着配刀冲了过来,一头乌黑的长发紧紧贴在被雨淋湿的盔甲上,仿如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一般,煞气逼人。
眨眼功夫,砍倒数人,提着带血的大刀,一步一步向前走,鲜红的血液顺着刀身往下滴。
「撤,快撤。」来人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身旁众人随即也作鸟兽散,眨眼全都跑不见了。   
站在原地,君不凡并没有去追,直到所有的人都跑光了,他才跪了下来,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天道不公,杀不了那个叛徒!」此时的他已经是强驽之末。
用配刀支撑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昏了多久,君不凡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天已经大黑,雨也没有下了,自己身处在一块空地上,随身的配刀在离他的不远处。
「我还没死?」又惊又喜,他试图坐起来,却失败了。
肚子不适时机的发出了咕咕的叫声,低咒一声,却又无可奈何。
地处荒山野岭,几天也没吃过东西,再加上一身的伤,他喘息着,两眼望着深蓝色的星空,看着皎洁如银盘的圆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嘶嘶——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怪叫声,紧接着一道黑影缓缓向他游来,他瞪大了双眼,心中警铃大作。
那是一条全身黑白相间的长蛇,头呈倒三角,金色的瞳仁闪烁着神秘的光芒,有半个人身那么长,不断的往外吐着红信。
「蛇,是银环蛇……」他看清了黑影,惊呼一声。
银环蛇是世上最毒的蛇,要是被它咬中一口,不出三步便一命呜呼……
若在平时,一刀下去便可了结了这条毒蛇,可眼下他连站都站不起来,甭说杀蛇,要保住小命都难。
惊恐的看着不断靠近的银环蛇,额头上冷汗直冒,他感觉到死神在向他靠近。
说来也奇怪,银环蛇游到他的身边,并没有咬他,只是顺着手臂爬到他的脖子上,冰凉的蛇身紧贴着他的胸膛,说不出来的诡异。
「走开……不要过来……」斜眼瞪着银环蛇,艰难的往后挪。
银环蛇吐出鲜红的信子,在他干枯的唇角上舔了舔,随即张开血盆大口,便要咬下去。
千均一发之际,君不凡用尽全力抬起左手,迅速的抓住蛇身,不顾一切咬了下去,他不知道咬到哪里,只觉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涌向喉中。
饥饿加上紧张,他紧紧咬住蛇头不放,直到蛇身不再扭动,方才松开口。
「好腥……」舔了舔嘴角的蛇血,将干瘪的蛇身甩到一边,低头呕了半天,也吐不出什么来。
小腹间涨涨的,身上受伤的地方麻痒难忍,露在外面的皮肤不再呈现出古铜色,一时黑一时白,相互交替,与银环蛇身上无异。
「不好,莫不是中了蛇毒?」摸着自己身上奇怪的花纹,他失声大叫。

《男ji修真世家上》[ 男男: 在这个吹一宿风也会致死的危险的时代,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修真者。我叫张榕。 我所代表的修真方式和修真行为,具有数万年的悠久传统,但是,在今日,已经越来越窘迫。 而我们龙门张氏,则是一个全部都由柔弱男子组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