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ji修真世家上》[ 男男双修 ]——作者:fakeyang

《怒蛇缠君》[ 兽人 ]作者:活了千余年,燊从没有见过如此大胆的人族, 吃了他的配偶, 还敢在他面前喊打喊杀,勇气可嘉。 发情期在即,就拿这个该死的人族滥竽充数, 没想到一尝之下上了瘾,从此决定不再放手! 身为将军,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男ji修真世家
《男ji修真世家》上 by fakeyang  
 


      “张楚死了。”
      张禽面无表情地说。
      我心头咯噔一声。“死了?”
      “死了。”
      “不是说能够支撑数年么?”
      “他打开窗户吹了一宿的风,然后感冒了。”

      引子

      在这个吹一宿风也会致死的危险的时代,我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修真者。
      我叫张榕。
      我所代表的修真方式和修真行为,具有数万年的悠久传统,但是,在今日,已经越来越窘迫。
      龙门张氏,同汝南周氏,会稽魏氏,吴兴沈氏,南阳叶氏和琅琊王氏一起,并称为修真界的“下六家”,亦由于修炼方法的奇特诡异而招致“上六家”或称“名门六派”的鄙视和压迫。


      比如,琅琊王氏,代代皆出美貌女子,侍伴王侯贵胄,吸取他们身上的王者之气用来修炼。又好比,南阳叶氏,专喜饲养兽族,夺取兽类修行所得的脉轮妖气,以供自己飞升。汝南周家,专营口舌是非,似真似幻,凡俗人世的纷争讼断皆成为他们修炼养料的来源。


      而我们龙门张氏,则是一个全部都由柔弱男子组成的修真世家。
      所有我家的男子,统统都是,为男人服务的,男妓。
      我们的祖师爷张房,乃是龙虎山一支很小很小的旁族后人。他行双修之道四十年后,忽然灵机一动,屏弃男女双修之道而独创出了惊世骇俗的“男男双修大法”
      (注)。男男欢好之术,古已有之。以后庭承纳男子元精,尔后上行至于丹田天府,再行炼化之后,直抵紫宫,数刻可采一人。具体来说,修真的第一阶“炼精化气”,采满百名勇猛处男即可筑基,有所小成;至于非处男,则看本身资质好坏打一点折扣。第二阶“炼气化神”,则要求更上一层,不是凡俗情好可以采纳,而要采对自己倾心爱慕之男子,灵肉合一,情潮翻涌之时射出的高质量元精,视情意坚贞与否,或百人,或千人不等。最终的第三阶“炼神还虚”时,就要反守为攻,将自身元阳反哺于男子后穴,同时以口齿承纳对方口唾津液,和合缠绕,泄尽自身体内邪精之时,便是淫欲灭断,白日飞升之日。


      三个阶段加起来,祖师爷用了八百一十年,终于含笑飞升。
      之后,我族又有一位天纵骄子,张契(字易之),前后共花费四百零三年,于盛唐时得窥天道,位列仙班。
      再然后,近代有张荣,转世应劫,前后三生共一百九十六年,惊才绝艳,于2003年白日飞升,逍遥仙去,乃是族中之楷模。
      千年之内飞升三人,看起来我族十分辉煌腾达,其实只有我们才知道,这一修真捷径,早已摇摇欲坠。
      世事总有平衡,天威断难测度。自从近代以来,修炼我族情事之人渐多,而针对我族而设的专门天劫就此产生了——便是世间所谓“因爱而滋生之病”。张楚,我的好兄弟,张楚,便死于此症。患上此症之后,人便变得十分柔弱,简单的一次感冒,亦可要人性命。


      我的第一个男人……我的二哥张楚。
      死于获得性免疫缺损综合症。
      张禽看我垂眸半日,突发怜悯,抱了抱我。“你不会有事的,纵然我们全部难逃天劫,你也不会有事的。”
      是,因为我本不是此族中人。
      甚至不是人类。
      我是一棵榕树。张榕,榕下拾得,榕下成长。我是一颗榕的精魂。
      一棵树,又怎么会生人类的病?
      “大哥。”我神态恭敬地唤张禽。“大哥早已有了彻地之能吧?……为何不去地府,看一看二哥究竟是已经魂飞魄散?还是重入轮回?”
      “有什么意义么?”张禽淡然回答。“就算再入轮回,也必然在下三道挣扎。地狱,饿鬼,畜生,你叫我眼睁睁看着他变成哪一个才好?”
      我认真想。“……畜生道吧。做只猫,或者狗”
      张禽不屑地笑。“千亿万物种,做猫狗很容易么?”
      “很难么?”
      “就如投生人界的,有几个能够生在殷实慈爱人家,父母双全,受尽宠爱,妻贤子孝,无病无灾,富贵终老?”
      “那么普通的状况呢?”

《男ji修真世家下》[ 男男:张禽爱张楚。 我深深叹了一声。 爱,多么卑微,而无用的东西。 “大哥,”我柔声说,“既然你不去,那么我去。” 因为俯视,所以同情。 那时我还不懂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