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凭本事伺候的老祖完本[修真甜文]—— by:沙舟踏翠

末世萌兽横行完本[强强甜文: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末世萌兽横行》作者:黑白竹叶文案:山中一霸的白允阳下山了……他傻眼地看着需要用生命奔跑的末世,思考两秒果断躺平后来……外表无害的毛绒绒留下无数传说传闻他外表可爱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凭本事伺候的老祖》作者:沙舟踏翠
文案
又名《老祖的大腿有毒》
唐昱穿越了。
这个人妖和谐的修仙世界贼可爱。
就算体质废柴,他也心满意足——筑基了,可以活两百年(叉会腰)。
什么?让他去伺候老祖?
得,就当敬老吧,说不定还能趁机抱一把大腿!
救命!这大腿……有毒……
道魔大战后,魂魄受伤的妖族老祖申屠坤成了不定\时\炸\弹。
这个修为低下的外门弟子竟然……能让他情绪稳定下来?
掐指一算——还有这等巧合?
那他不客气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奇花异草全做成饭就算了,说好的洗髓伐筋呢?说好的进阶呢?
刚开始——
宗门诸人:唐昱抱老祖大腿好不要脸!
唐昱叉腰:我凭本事抱的大腿,谁不服谁上。
然后——
宗门诸人:不好啦老祖又发飙啦!快扔唐昱!
唐.速效稳定剂.昱:……
废柴体质吐槽吃货受 VS 每一天都在为媳妇升级发愁的暴力心机攻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昱,申屠坤 ┃ 配角:牧安歌,范承平 ┃ 其它:生子,升级,种田
第1章 第001章
找到了。
申屠坤双手迅速打出一连串法诀,低喝:“归!”
无形的法力悄无声息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还没来得及飞出停云峰,法力却突然停下,只在原地团团打转。
申屠坤脸色一变,挥袖散开法力,掐指一算,登时脸如黑锅。
远远退到门边的巫怀致心里一个咯噔,脚底抹油就想跑。
可惜,晚了。
申屠坤抬手,一抓一拽,下一秒,站出去能让修真界抖三抖的炼虚初期大能、碧海长空门堂堂掌门——巫怀致就被狠狠摔在地上。
“祖宗啊,又怎么了?!”他捶地哀嚎。
申屠坤指节捏得咯哒响:“宗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本尊的残魄不见了?”
不,不见了?
巫怀致诧异抬头:“怎么会?咱宗门里有什么我还能不清楚吗?怎么可能有这些吸魂匿魄的玩意儿?跟这沾边的东西都好好儿在玲珑阁里呆着呢。”他撇嘴,“再说,天下间哪有什么法宝敢挨你那魂魄一点?不怕被反噬了吗?”
申屠坤一脚踹向一边的桌子,传闻中坚硬无比的黑鳞金石桌瞬间被他脚上灵力震成粉尘。
他铁青着脸看向巫怀致:“本尊找了好几年的残魄,好不容易把它弄到附近,眼看就要成功,到了跟前却功亏一篑!”他一脚踹过去,“是不是你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阵法?”
“祖宗!师伯!”巫怀致被踹得气血翻腾,连忙告饶,“这宗门大阵都是您弄出来的,阵法里面有个啥的您不是最清楚吗?”
“现在本尊的残魄就是不见了!”申屠坤拽住他的衣袍,把他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命令,“赶紧去找!翻遍宗门每一寸地方,都得给本尊找出来!”
他扔开巫怀致,浑身妖气激荡,一副恨不能大肆杀戮一番,却又生生憋着的模样。
可不是憋着。不管对那丝残破的收回如何急切,他都不能以现在的情绪离开停云峰。
想他申屠坤自打修炼大成以来,哪里受过这等憋屈劲!
巫怀致自然知道他不能下山的原因——
申屠坤这几年在停云峰给自己加了层层叠叠的阵法,若是有个什么意外,好歹能拦他一拦。若是下了山,发生什么事可就束手无策了。
就算申屠坤不出宗门——也不看看宗门里多少低修为的妖修,要是这位压不住妖气的祖宗跑下去,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他忙不迭爬起来:“知道了知道了,稍安勿躁,我这就去找。”至于老祖的魂魄他能不能感知……
管他呢,先跑了再说啊!
他可不想留下挨揍!
申屠坤脖子、手背青筋暴起,半晌才堪堪忍下满怀的暴虐情绪。
他眯着眼睛看向自己那一魄消失的方向,从空间手镯抓出一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大手一挥开始认真演算起来。
不对,怎么算不出来?
他不过是跟魔界尊主打了一架伤了魂丢了一魄,拖拖拉拉这么久弄不回来就算了,如今他连自己魂魄的行踪都算不出来?
申屠坤烦躁得把边上的赤金翔龙九足焚香鼎拍成粉尘。
唐昱仿佛被什么东西扯着飘荡了很久,久得他几乎要忘记一切……
突然那东西似乎看到什么,带着隐隐惊喜,直直把他拽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的脑子里突然涌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脑袋霎时剧痛。
他忍不住□□一声,缓缓睁开眼。
“无事。”王管事松开按在唐昱风池穴上的手,站起来拍拍衣摆,沉着脸看向在场几人,“不过是小小口角,就如此大动干戈、同门相斗。所幸无事,倘若出了事,你们几个都可回家去了,还修劳什子的仙?”
众人皆噤声低头。
唐昱忍着头疼,一手撑地坐起来,借着起来的动作快速地打量眼前的场景。
刚给自己检查身体的瘦高个叫王管事,他还在声色俱厉地训斥。
扶着自己自己一脸担心的人,叫范承平。
对面低头装鹌鹑的是跟自己,不,是跟原身打架的叫柯晚贤。
其他几个是一起在这贝阙峰轮值的外门弟子。
所有人,无一例外皆是窄袖及膝长袍加宽裤。
差别只在于,他们都是蓝布衫黑裤子,而王管事穿的是质地看着更好一些的灰色袍子,衣摆还带着些许绣纹。
再翻了翻记忆,脑海里那千奇百怪的东西让他的头更痛了。
“……气量如此狭小,如何能走这漫漫仙途?你们好好想想吧。”王管事扫视众人一圈,见大家都面有愧色才作罢。
完了他指着前方一间飞檐斗拱、庄严肃穆的小楼,看向柯晚贤唐昱俩人:“你们两个既然犯错就得受罚。今日,你们得把这屋里各处打扫干净才许吃饭。”
“是!”柯晚贤肃手应下。
扶着范承平的手站起来的唐昱跟着低声应声,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王管事袍子一甩,凌空一跃、脚不沾地飘走了……
飘走了……
走了……
了……
这……这……
仔细回想刚才王管事说的话,再翻翻记忆,唐昱忍不住掐了掐眉心低咒了句——这特么竟然是个修仙世界?
他不过是跟往常一样熬夜加班回家倒头就睡,怎么醒来就到了这里呢?
现在也不知道原身是死了还是怎么的,更不知道原来世界里自己的身体如何了……
“唐昱?你没事吧?”范承平担心地看着他。
唐昱放下手,顺势拂开他的搀扶:“我没事。”初醒来时的头痛欲裂已逐步缓解,现在只剩下一阵一阵的刺疼,尚在可忍受的范围内。
“装什么病秧子!”柯晚贤朝他吐了口唾沫,“不过是推了你一把,好意思躺半天。现在好了吧,今天太阳下山都别指望能吃上饭了!”
范承平微恼:“是不是装晕你不知道吗?刚才唐昱可是连呼吸都停了一息的。”
柯晚贤哼道:“就那么一小会时间,随便憋一憋就忽悠过去了。快要步入元婴期的王管事可是亲自查过了,一点毛病都没有。”
“王管事可不是药师医师,说不准是没查出来——”
“得得得,我才不管你怎么想。”柯晚贤打断他,改瞪向唐昱,“别事不关己的,还不赶紧去打扫?在这装模作样的可不能填饱肚子。你不想吃饭,我还不想挨饿呢。”说完,他恨恨抓起扫帚抹布扭头就往那边屋子走。
那个王管事的本事看来确实不行。毕竟他这具身体,连芯子都换了。
按照这身子的记忆,他跟柯晚贤的冲突确实不大,他身上连皮外伤都不见——那刚才的可怖头疼是怎么回事?
“唐昱?”
唐昱回过神迎上范承平疑惑担心的眼神,他极力自然地回道:“没事,我先去打扫了。”如今状况诡异,得换个清净的地方好好理理。
嫁入豪门的二哈完本[灵异甜: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嫁入豪门的二哈》作者:银楼文案:二哈是一条流浪的二哈,被其他流浪狗骂又脏又二这辈子都没人要的注孤生狗二哈迎风站立街头,冷冷的风吹着他脏得打结的毛,身姿孤傲,面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