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人参成精了! 完结+番外完本[种田甜文]—— by:嘉寒

被我干掉的魔王来找我复仇: 1 页, 《被我干掉的魔王来找我复仇了》作者:幻燕文案:岑楚给自己小说写了这么一个结局后就封笔跑路了↓↓↓从此魔王将不再有任何敌人,他会踏平整个婓尼亚世界,但与此相对的,他将永远伴随着杀戮与征伐都无法摆
1 页, 《啊!人参成精了!》作者:嘉寒
文案:
村里的小大夫养的一株人参成精了,
小大夫却以为自己在做梦,
每月月圆,人参都会到小大夫梦里走一圈
人参:“这个花盆太小了,这个土不好吃,你今天浇的水是昨天打回来的…….”
小大夫听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忙去给人参换花盆换土,再去山口打些清泉回来浇灌
直到有一天,小大夫按照师父教的给太守熬药时候,差点把藏在药材堆里偷师的人参给扔进了药炉
----
1、全文架空
2、1V1,HE
3、CP位置:人参攻X小大夫受
4、药材、药方等相关各种胡编乱造,偶尔参考资料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天云,楚问荆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采药
怀远镇西北边,抬头望去,一眼就能看到恒山山脉绵延不绝。在恒山与怀远镇中间还有一座山,当地人都叫它“铁山”。
铁山如其名,不毛之地,寸草不生。却是挡在怀远镇和恒山之间的小三。
恒山动、植丰富,整座山就是一处宝藏,农闲之时,常有人上山采野果、打猎。
有些医药知识,能辨别有用药材的人也会上山采药,再去镇上卖给大医馆、药房赚些散碎银两养家。
小一些的医馆则不开在镇里,在镇下属的村庄。村子里有经验的老大夫很少,所以通常一个村子里有大夫开有一家医馆后,周围的三五个村子的人就都会来这里看病。
村庄散落,人口少,因此医馆也常有闲暇。
闲暇时候,医馆的老大夫往往会领着弟子去恒山采药,这样既可以补贴药箱药材的亏空,也可以以实物教弟子识别各种药用动植物。
铁山脚下,是怀远镇村落最聚集的一处地方,位于村落边上的是杜家庄。
在杜家庄就有一个小型医馆,医馆的老大夫也姓杜,传言说是宫里的老御医。小时候在杜家庄长大,如今返乡开了医馆,医术十分了得。
杜老大夫是两个月前来到村子里开医馆的,无妻无儿,身边就领着一个十几岁的徒弟,有哑疾,不能言语,叫楚问荆。
老大夫对徒弟时而是严父时而又是慈母,偶尔还是个老顽童要戏耍徒弟一番,常常把徒弟整的脸憋得通红却想说又说不出话来时,又会叹一口气,是个怪人。
这日日头暖而不烈,医馆正是闲暇时候,老大夫就领着徒弟去采药。
本来是一人一个药筐,翻过铁山后就都到了徒弟身上。
老大夫站在恒山脚下抬眼望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无声的笑了起来,拒绝了在山脚下的旅店歇脚休息,上山采药的兴致更高了。
楚问荆早有准备,带了薄毯和帐篷,拿绳子紧紧的扎好,刚好可以塞进药筐。
后面背着薄毯和帐篷,前面背着干粮和煮过的清水还有挖药材要用的一些工具,手里拿着一柄叉子防野兽,万事都已具备,即使老人家想在山上住个五六天,那也不成问题。
老爷子兴致高,一路上就爱逗自家徒弟,又一次成功的把小徒弟给憋了个大红脸,自己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
和儿子上山打猎正在返程途中的王大爷隔了老远就听见了笑声,目光穿过林叶落在正在上山的师父徒弟身上,张嘴就吼了一嗓子,生生吓飞不少栖息的鸟。
“杜老头,你积点儿福吧你。”
一同被吓着的还有跟在他身后扛着不少猎物的他儿子王大朴,王大朴迈大步子赶上他爹,低声啰嗦,“爹啊,那是杜老大夫,你别得罪了人。”
王大朴是个老实巴交的,他们家方圆二十几里地可就只有杜大夫家这么一个医馆,杜大夫又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自家熊爹要是把人给得罪坏了,以后不给他们家看病可咋办?
“去!”王大爷不满的瞪了他儿子一眼,“我们两老头是从小光屁股玩大的,说他两句怎么了。”
王大爷生气了,王大朴就不敢再多嘴了,只心里记下,回头给杜大夫和楚小大夫送一只兔子去。
这边老大夫听着这胡言乱语,转头和小徒弟说道:“看见前面过来那个老头没?以后不给他看病。”
老大夫说话声音不低,王大爷和王大朴下山又走的快。老大夫说完这句,王大爷和王大朴就到了面前。
王大朴把杜大夫这句是一字不落的都听进了耳朵里,吓了一哆嗦,赶紧在心里又加了一只兔子。
倒是王大爷不当一回事儿,“你看你,老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子?”
老大夫不认账,一脸不知王老头所云为何,张嘴就来,“谁欺负小孩子了?在哪儿?”
王大爷一只手背在身后,经过老大夫身边时候,抬起胳膊拍拍老大夫的肩膀,一副深沉模样,嘴上却说着不那么深沉幸灾乐祸的话,“小心小问荆将来不给你养老,别欺负人嘞。”
老大夫回赠一个白眼,也双手一背,大步往山上走去,片刻后他的声音才从影影绰绰中传出来,“闲的瞎操心。”
楚问荆给满脸都是不好意思的王大朴摆了摆手,示意没事,随后跟着师父的脚步,快步上山了。
多好的孩子,咋就哑了呢?
王大朴暗自又加了三颗鸡蛋,想着等杜大夫和小大夫从山上下来就给他们送过去。
.
楚问荆追上老大夫时,老大夫正蹲在一棵树下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楚问荆走到他跟前也蹲下身,发现老大夫在看一颗蘑菇。
“问荆啊,你看这颗和家里大花盆里那颗像不像?”老大夫感觉腿脚有些发麻,终于不蹲着了,站起来叮嘱徒弟,“在这儿弄个标记,下山时候把这颗蘑菇也带回家。”
老大夫独爱蘑菇,家里面已经养了好几个花盆,而每一次养蘑菇的理由都是和大花盆里的蘑菇长得像。
两人一路继续往山上去,老大夫逮着几种植物教问荆辨别之法,顺带出题考问荆用法。
行到一处老榆树树下,老大夫累了,靠坐在树下歇脚。
楚问荆比划着问,“要在这里扎帐篷吗?”
“嗯,这几天都住在这里吧,一会儿扎完帐篷吃饭。”
“八/九年前我和你子恒师父回来过一次,途径恒山时候,捡到的你,我记得就是在这棵老槐树下面来着。”
楚问荆笑笑,继续扎帐篷。
关于捡到他的这件事,老大夫已经说过好多遍了,看见一棵老槐树就能说一遍。
“……我记得你旁边好像有一颗人参还是灵芝来着,”老大夫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人参还是灵芝,陷入回忆里自言自语着慢慢寻找去了。
帐篷扎好后,老大夫还在想,楚问荆没有打扰他,准备好晚饭,绕着帐篷撒了一圈驱兽粉。为防止意外,扩大范围又撒了一圈,绕到老槐树另一面的时候,楚问荆停了下来。
现在是深秋,老榆树的树叶泛黄下落,从楚问荆面前飘过,被风吹着兜了个圈子,落在地上的一颗人参上面。
周围的花草包括树叶都枯黄了,只有人参的叶子还是嫩绿的,在人参的一侧有一小块空地,什么也没长,干干净净的一片。
刚听过一遍故事的楚问荆眼里有些异样,师父们这次没指错,就是在这儿捡到我的吗?
“问荆,问荆?”
老大夫的呼声传来,楚问荆停下思索,绕了过去。
“我想起来了,你旁边有一株上好的灵芝,咱们绕树干找找,说不定还没被人摘走。”
老大夫说干就干,扶着楚问荆和树干站了起来。
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绕着树干寻了一圈,没看见,嘴里嘟嘟囔囔的,“难道又记错了?”
楚问荆满眼看着那颗人参,师父这次肯定是没记错地方了。
人参复叶繁多,看着年岁就不小,要是不仔细瞧都瞧不出它是人参来。
楚问荆有些心动,第一次也萌生了想养些东西的心思来。
寻了块石头,绑上旧布条,放在人参旁边的那块空地上。
有蘑菇和人参在,药筐里能放的别的东西就少了,估计这次在山上待不了太长时间。
老大夫绕着老榆树和周围的几棵树找了又找,没找到他“记忆”里的灵芝,倒是发现了不少药箱里缺少的药材。
贝利尔的世界观完本[血族年: 1 页, 《贝利尔的世界观》作者:一条裤文案:似乎许多魔物对传说中的七十二魔神充满渴望温善曾经接触过许多关于七十二魔神的事物后来转生到人界也被魔物盯紧,他们希望通过这个男生得知如何得到七十二魔神的召唤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