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竹妖完本[耽美]—— by:mnbvcxz

被迫成为苏炸星际的男神"兽: 1 页, 《被迫成为苏炸星际的男神“兽”》作者:青瓜雪梨文案:神兽腓腓苏醒于星际时代,被人们当做宝物供着、宠着它想伪装成一只普通的动物,偷偷修炼成大仙但万恶的人类却把一本扯淡的古地球玄幻小说当做饲养它的
1 页, 《小竹妖》作者:mnbvcxz
魔王道长精分攻x磨人妖精装纯受
排雷:生子
第一章
妖精未必都是妩媚型的。
山中有只竹妖,就不是这样。
他风度翩翩青衣乌发,如画的眉眼间总是温柔和气,浅浅地带着三分笑意。
他是山中道长养大的,从灵识初现到修成人形,一举一动都不由自主地学着道长的样子。
道长在山中修行,竹妖就坐在窗外的树上吹曲子。
道长修行被扰,几十年来毫无长进。可他每每抬头看向窗外,看着那妖物温文含笑的眼睛,却只得长叹一声,闭目不语。
竹妖含笑问:“道长,你为何修行。”
道长说:“凡尘多苦。”
竹妖不解:“孤独在此苦修百年,就不苦?”
道长问:“你又为何修行?”
竹妖说:“修人形,化妖气,去享凡尘极乐。”
道长久久不答。
竹妖心中忐忑:“道长……”
道长说:“莫去。”
竹妖终究本性妖物,学不来道长那颗无欲无求的心。
他在山中呆的烦闷,便下山来到城中,流连青楼楚馆,对着凡尘极乐跃跃欲试。
往返忐忑数日,忽有一人悄无声息地贴在他身后,沉声低语:“你为何要来此?”
竹妖心魂震颤,惶恐欲逃。
来人紧紧揽着他的腰肢,阴森魔气悄然弥散:“凡间蝼蚁,怎么给得了你极致欢愉?”
竹妖张口方要唤一声“道长救我”,却已被掳进幽深洞穴。
洞中鬼火粼粼,魔物周身缠绕着黑气,紧紧把竹妖拢在怀中:“可本座,给得了你。”
竹妖衣衫尽碎乌发凌乱,被要得连那张温文尔雅的皮都披不住了,双目含泪呜咽求饶。清俊秀雅的眼角泛起妖媚的桃花色,仿佛他天生便该如此诱人。
竹妖气力用尽,沉沉地昏死在魔物怀中。
竹妖醒来时,却见一片晴光大好。
山中草木葱茏,花香馥郁。
道长白衣翩然,正端坐在树下焚香烹茶。
竹妖长出一口气,扶额低喃:“还好是个梦。”
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道长面前,清俊的脸上带着三真七假的愁苦:“道长,凡尘当真是苦。”
梦中那魔物胯下巨大的鸡儿日得他三魂七魄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至今仍然魂不守舍,穴中泛着些许意犹未尽的酸麻滋味。
道长眸色清冷,沉默斟茶。
竹妖喝口热茶,五脏六腑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慌和羞意才褪去,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风雅模样:“道长,你可也曾是凡尘中人?”
道长抬眸,看向竹妖。
竹妖浅浅地笑着,眼底的笑意不多也不少,温柔又矜贵。
一只圆滚滚的熊猫幼崽钻进了竹妖怀里,软绵绵地撒娇。
竹妖抬手,隔空取下一颗树上的果子,修长如玉的两根手指夹着,喂给那黑白相间的小团子吃。
道长心魂俱颤,眉心隐隐黑气一闪而过。
他对竹妖说:“我生在青月山中,自幼随师父修身问道,从未沾染凡尘。”
竹妖玩笑道:“一次都没有?”
道长合眸:“没有。”
竹妖叹息:“道长,不沾染,心中便不会有凡尘吗?”
道长说:“是。”
竹妖说:“可我却觉得,凡尘本就在心中。”
道长手中茶杯跌落在地,溅湿了竹妖的青衣。
竹妖看向道长清冷淡漠的脸,心中忽然翻腾起隐秘又模糊的欢喜,他说:“道长,你的凡尘可是动了?”
道长嗔怒,拂袖而去,关上门打坐苦修。
竹妖仍是笑,他抱着那只软绵绵的小团子跃到树上,低垂着温柔的眉眼吹笛子。
那是他在梦里听到的曲子,那些青楼楚馆里的女子用轻柔缠绵的调子轻轻唱:
“君有白玉梳,绾我青丝愿。
娥眉映小月,胭脂染轻云。
红鸾翻暖浪,软语问是君……”
房中哐当一声巨响。
不染凡尘的道长眉心煞气若隐若现,压在心底的魔性快要喷涌而出。
可树上的妖精仍然不觉,还在笑着吹奏青楼里听来的淫曲,撩拨着他快要压抑不在的欲念。
道长一声暴喝,生生压下体内魔物,一口鲜血喷出。
竹妖怀里的熊猫幼崽吓得一哆嗦,扑腾着跑了。
竹妖闻到血腥味,有点慌张地来到道长房前:“道长?道长!”
道长行功运气,魔物咆哮挣扎,凶狠地冲击着他的心魂神魄。他喉中腥甜,压抑着声音厉喝一声:“滚!”
竹妖有些委屈,站在道长门外叹息:“道长,我错了,我不该吹这些淫词艳曲扰你修行。”
道长鼻子里都是竹妖清雅诱人的香气,他咬牙切齿地说:“知道错了就滚远点!”话音未落,震颤的心脉又逼出一口淤血。
竹妖闻到浓郁的血腥味,有些着急了:“道长!”
道长气聚丹田魂锁灵台,五感封闭,不闻不语,专注与心魔相抗。
魔物入附骨之疽,阴测测地在他耳边低语:“你忘得了吗?”
道长说:“我忘不了,又能怎样?”
一百二十年前的,青月山。
白衣的道长在山间月下,遇到了一只魅魔。
魅魔在月色中温温柔柔地浅笑:“道长。”
道长双指重重击在印堂间,厉喝一声:“去!”
眉心黑气遭受重击,短暂地褪去。
竹妖狠力撞开了道长的结界,仓皇中扑进来:“道长。”
道长抬头,那只竹妖温热柔软的身体恰好装进他怀中。道长低头,沾血的唇角就轻轻擦过了竹妖微凉的发丝。
竹妖擦拭着道长唇角的血迹,心中愧疚不已:“道长,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修行了。”他自幼习惯了在道长身边捣乱,从未想过竟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道长闭目叹息:“罢了。”
竹妖仍赖在他怀里不肯走:“道长……”
妖物的呼吸总是有些凉,带着山涧清泉湿漉漉的香气,丝丝缕缕地往道长的鼻腔里钻。
道长抬手,想要抚摸他的发,手指却悬停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落下。
竹妖心有些愧疚,又有些委屈,他半是耍赖半是撒娇地说:“罢了是什么意思?”
道长说:“莫要胡闹,你抓紧修行,天劫将至了。”
竹妖受道长点化,方现灵识,修行至今已经整整八十一年。
第一道天劫,就要到了。
竹妖自幼懒散惯了,整日里不是在树上吹笛子,就是在树下招惹熊猫幼崽。
七八个黑白相间的小团子扑了他满怀,活泼欢喜地蹭来蹭去。
竹妖愉悦地抚摸着小团子们毛绒绒的皮毛,喝着山中猴儿自酿的桃子酒,好不惬意。
天劫?
那是什么?
毛绒绒吗?
能撸吗?
房中的道长运功完毕,看着树下吃喝玩乐的竹妖,无奈地皱起眉。
竹妖向他举杯,温文含笑:“道长,尝尝今年的新酒,不醉人的。”
道长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在山中布置阵法,帮那只心大如斗的小妖精抵挡天劫。
历儿山里只有竹妖这一只妖怪,也只有道长这一个人。
其他的草木生灵,要么灵识未现,要么死于天劫,修成人形的寥寥无几。
竹妖知道自己惹恼了道长,这几天都识趣地没有再去道长门外吹笛子,跑到后山去找猴王下棋。
猴王整日沉迷酿酒,学人只学到个七八分,每每下棋时都被竹妖欺负得抓耳挠腮,回回都要输给竹妖两坛好酒。
竹妖一手拎着一坛酒,肩膀上还坐着一只胖嘟嘟毛绒绒的熊猫幼崽,乐颠颠地走在山谷中。
忽然,前方一道凌厉寒气袭来。
竹妖神色一凛,把熊猫和酒轻轻放在石头后的草地上,双手结印警惕地握住笛子。
一个道士执剑而来,站在山头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竹妖,眸色阴寒。
竹妖听道长说过,无剑的道士修的是逍遥道,与天地共生,逍遥唯我,自在修行。
持剑的道士修的是善恶道,惩奸除恶,收妖降魔。
竹妖自认是个好妖,可面前的道士却似乎已经准备要收他了。
道士拔剑,诛魔剑上金印闪烁,厉喝一声挟着万丈金光向竹妖笼罩而来。
竹妖苦笑,青衣拂袖,柔和妖气化金光成细雨。
村里有个末世男[重生] 完完: 1 页, 《村里有个末世男[重生]》作者:兔月关文案:利用前世的记忆,他在现代做足了充分的准备,购买物资,换购金条,成功带着空间东西和异能穿越面对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治安只能靠土狗的古代世界,吴擎远表示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