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鬼缠上我完本[灵异甜文]—— by:徒手吃草莓

末日游戏完本[科幻强强]—: 1 页, 《末日游戏》作者:揉蹄文案死后重生,林越被卷入了一个疯狂的游戏疯狂游乐园、死亡猎场、尸鬼炼狱、巨人、植物变异……各种各样的末日接踵而至!而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活下去1、类型:无限流+末日,剧
1 页, 《霸道總鬼纏上我》作者:徒手吃草莓
文案:
(軟萌/膽小/炸毛受x佔有慾強/前風水/鬼攻)
接檔文→點擊專欄可收藏
小鮮肉陳嘉白是新入行的主播,為了合群,參加同行試膽大會,萬萬沒想到的是竟然———直播深夜探公墓群。
而他在直播中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整片墳頭。從沉睡中驚醒的某鬼,一睜眼看到軟軟萌萌小主播朝自己墳頭走來。
周寒蟄:這片墳頭由你承包了。ps:這個角度真酸爽。
於是令人窒息♂的事因此開始展開...身上莫名的痕跡♂、半夜的喘息、洗澡時玻璃門的手印...
小劇場:
通過網上發帖咨詢,陳嘉白得到了一個『偏方』。
他在桌上放了一張黑色紙條,用茶水寫到----你想怎樣。
一夜無夢。
上面血紅色字跡龍飛鳳舞:想要你。
●有強制小黑屋劇情,不喜勿入!!!
●弱弱弱受,邏輯死!小白文筆勿ky。
●攻後期會有人身,鬼身時三觀不同,抖艾絲。
●1v1,甜狗血,為愛情鼓掌,私設多多。
●本文是快穿鬼攻世界的衍生,人設、劇情走向不同。
內容標籤: 靈異神怪 情有獨鍾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陳嘉白,周寒蟄 │ 配角:葉沉沉,葉婉婉 │ 其它:鬼攻
第1章 奶白小主播
1
屏幕前,終於出現了四個大字:恭喜通關。
坐在電腦面前的少年虛虛長吁一口氣。
少年面上淡定,實則手心攥滿了冷汗。
書桌下白皙的腳趾全蜷在一起,毛線卡通熊拖鞋也被緊張的時候踹書桌的另外一頭。
「第三期就到這裡了,下一期由留言的票數來決定直播哪款遊戲。」
陳嘉白,一名恐怖遊戲主播,還是個剛簽約的新人,網站算是捧他,給他一個頭版版面。
標籤是———
個人技:奶音,膚白,脾氣好,樂觀。
個人認證缺點:慫,不欺軟但怕硬。
雖然還殘留些嬰兒肥,但實打實是一名大三的學生,這個年紀也稱不上美少年,但略有些童顏,總被人當做剛上大學的大一新生。
他不同於其他遊戲直播,顏值讓他更像是直播唱歌撩粉的男主播。
關遊戲的空檔,電腦黑屏,屏幕上印出他的模樣。
微卷棕色軟毛,小鹿眼,淡粉唇色,嘴角微微上揚,就算平常嚴肅的時候也感覺他是在暖暖的笑。
右邊眼角一顆淡色的淚痣,皮膚奶白,在黑色的屏幕裡相當的醒目,略微耷拉下來的劉海遮住一點眉毛,而微微下垂的眼角讓他看起來十分乖巧。
大抵恐怖遊戲主播長得都差強人意,因奶狗的性格、美少年的的顏值讓他簽約不過十天,直播間裡的人氣已經穩定在萬人。
退出了遊戲,彈幕刷起了一波小禮物,開始詢問今天晚上的事。
[小白,今晚直播?]
[聽說是試膽大會。]
他聲音偏少年音,放慢聲調的話,總覺得有點像是撒嬌,而尾音是南方人特有的上聲調,聽起來更是奶。
「對,今晚九點半到十一點,應該會在室外。」
[期待小白用奶音被嚇得吱哇亂叫。]
[地點是那裡?]
[具體什麼內容呢?]
[我聽說了,是被胖頭魚那個大老粗約去試膽大會。]
陳嘉白單手強撐著臉,心裡一堆mmp,拿出小龍人水杯喝了口水,對著攝像頭露淡淡的笑容,一顆小虎牙露了出來:「我還沒有被通知到地點…」
[小白笑起來太暖了…撩得我不行惹…虎牙賽高!]
[笑容賊乖,到姐姐懷裡來!]
[承包小白的笑臉,我白顏值可以吹上天。]
[水杯同款!]
和幾位留下來喜歡撩他的粉絲聊了幾句,約好一不見不散,這才關了直播。
剛一下線,他的負責人陳昊打來了電話,按了接聽鍵,陳昊碎碎念立刻撲臉而來。
「小白,我說你,明明這麼好的資源,非給我簽什麼遊戲主播,白白浪費,要我說啊…」
陳嘉白打斷陳昊的長篇大論。
「陳哥,晚上直播的事兒…」
「我就是來說這事的,本來想給你拒了,誰想胖頭魚先把消息放出來,我真特麼的…想爆粗口。」
「陳哥,沒關係,不就是試膽麼..」
只不過他這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不信,一點底氣都沒有,他自個幾斤幾兩…
「嘖嘖。」 陳昊知道自己簽下來的小孩是什麼德行,沒點破,忍不住囑咐:「他們要是玩的太瘋,你就關直播,別到時候讓粉絲看著了…」
陳嘉白:「那哪成,等會該說我不上道…」
陳昊:「我也管不了,都是老主播,就是逮著你數據好,總之你記得別逞強,實在不行給我打電話。」
每行都有自己的不成文規則,直播這一行也是這樣。
陳嘉白心裡清楚,這絕對是要給他這個新人來一個下馬威,誰叫他初出茅廬就人氣拔尖。
掛掉電話,陳嘉白從自己的書桌上掏出了厚厚一沓速寫紙。
調整心情,開始———補作業。
天知道他打了分數的擦邊球,進了這所著名大學,卻因為專業太擠,從設計類直接被調劑到純藝術系———油畫。
這個專業以後就業就有問題,所以陳嘉白不得不另做打算,而且油畫的顏料、畫具、紙張之類的,實在太貴。
他之前拚命兼職才堪堪維持平衡,要不是上個月他心血來潮應聘了主播,說不定他現在還蹲在隔壁街壽司店給客人倒茶。
等到從書寫紙裡抬頭,天已經暗了,六點半,書寫紙上一個個運動的小人。活靈活現。
胡亂的煮碗麵,打了兩個雞蛋下去,一餐解決了。
手機振動,來了短信。
是天明,他在主播群認識的男主播,倆人都是新人,聊著聊著就熟悉了。
天明:[小白,你真要去麼?]
陳嘉白:[能怎樣,話都放出去了。]
天明:[我剛剛從師姐那邊聽說了,據說地點是西郊…]
西郊?陳嘉白心裡涼了一下。
拿出了手機,他記得之前被推送過一條新聞,就是西郊。
找了一下,果然!

那是一個荒廢了的公墓,應該有幾年的歷史,因不明原因全部遷移至北郊,而最近一段時間,總是有路過的司機看到不明的白色影子。
陳嘉白沒來由的一抖,吞了吞口水,點開新聞的圖片。心虛得把手機拿遠,以防看到什麼恐怖畫面。
司機們都是從車窗裡往外拍照,在亂木叢中,照到的東西不清不楚,更不要說什麼像素,要說是不明影子也可以勉強說的過去。
陳嘉白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不就是一些捕風捉影的照片麼…
天明:[你要是勉強就別去,聽說那裡經常鬧鬼,不少人見過…]
陳嘉白心說,我特麼也不想去,現在心裡還有一百個mmp想扔給胖頭魚。
可他不能慫,他倒是對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半信半疑,強打起精神回到:[哈哈,你還信這個。]
天明:[這不是擔心你麼。]
陳嘉白:[放心,不是還有魚哥帶著我呢嗎。]
天明:[總之你有事打我電話,我家離西郊近。]
也不知道是不是陳嘉白自己的心理作用,總覺得天明對他太好,不僅經常到他直播間刷禮物,還時常在直播裡提到他。
胖頭魚的短信已經到了,催他出門。
陳嘉白回了一個好,起身打開大衣櫃,給自己挑了一套上鏡的服裝。
本來陳嘉白穿衣服相當隨意,舒服就好,但是現在要直播出來,怎麼也要選套亮眼的。
米色的針織衫,咖色長外套,淺灰色休閒褲,運動鞋,最後將頭髮稍微規整,劉海撩到一邊,最後塗上潤膚乳以防秋風刮到臉上脫皮。
這樣稍微捯飭一下,整個人看起來精神不少。
陳嘉白打車到了約定的集合地點,卻只看到了胖頭魚一個人,胖頭魚嘿嘿一笑:「他們先去放東西了。」
「上車吧,我們現在過去。」
胖頭魚的車是輛suv,整體性能不錯,舒適感優良,不過坐在上面的陳嘉白內心忐忑不安。
[星际]我的猫好像暗恋我 [: 1 页, 书名:我的猫好像暗恋我[星际]作者:枭钥文案一辈子在星际战场驰骋的顾淮遭小人暗算,在一场即将胜利的战场陨落——死后重生,他准备先从那个敢从他机甲上下手的蠢货开始,把联邦这群蛀虫全部清理干净不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