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校的隐形人口我有话要说完本[灵异甜文]—— by:地上有河

猫媳妇儿 完结+番外完本[灵: 1 页, 《猫媳妇儿》作者:棠叶月文案:一只躲避家乡疫病的猫,来到这座城市安心立命可居无定所又不肯低头,他叫甘小岚一个与城市中大多数社会人没有任何区别的男人每天忙碌工作一成不变,他叫叶明然后,他们相遇了
1 页, 《关于学校的隐形人口我有话要说》
作者:地上有河
文案
“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不知道啊,我失忆了。”
杨晓风同情地看着他,安慰眼前相貌英俊的男鬼:“没事,会好起来的。我帮你。”
男鬼看着他很认真地说:“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来找你的。”
杨晓风一脸“快别口是心非了”的表情看着他,顺带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鬼:……
于是杨晓风为了眼前只有他能看到的男鬼研究起了十三年前的旧事。却不想越接近事实真相,就发现整个事件牵连太广,甚至连他自己都深陷其中。
攻其实不是鬼,后来变回人了有解释。
前期无所谓后期老狼狗吃醋攻X温和爱吐槽偶尔有点怂受
(无所谓是指对事物的态度不是对人的态度)
1V1,不恐怖,甜,不虐。全文存稿,日更,HE
新开了个快穿文,不介意的话能看一看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晓风,纪松泽 ┃ 配角:柳依依,贺斌 ┃ 其它:
第1章 撞上了奇怪的东西
杨晓风觉得有些冷,揉揉眼睛坐了起来,脑袋有些晕晕乎乎,向枕头边摸索了几下,解锁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是早上八点了,他吓得一激灵,慌忙探出蚊帐一看,宿舍里仍旧只有他一个人。
“都没人叫我一下。”杨晓风挠了挠脑袋,嘀咕了一句,一掀被子就三步并两步地蹿下床,匆忙洗漱了一下,便一路飞奔去了教室。
“我去,可算赶上了。”杨晓风推开教室门的一刹那铃声刚好响起。
杨晓风推开后门,侧着身子,想悄悄溜进去,不想一踏进教室,四周就想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他来了他来了。”
“怪胎。”
“把他赶走吧。”
杨晓风又奇又惊,出了一身冷汗,硬着头皮想找个空位坐下。
不过几步路的功夫,他却觉得分外煎熬。
杨晓风眼角瞟到自己的舍友,心中稍定,几步跑到他们身边,故作轻松问道:“这是怎么了啊?”
三个室友回头,竟是三张没有五官的惨白面孔。再一张口,声音空洞,直击大脑深处:“怪胎,出去。”
杨晓风后退一步,慌乱中带着疑惑:“不是,你们是发什么神经?”
三人也不答话,离他最近的邱洛起身,猝不及防地用力推了他一把。
杨晓风没有防备,不过他的反应还算快,下意识伸手就想抓住身边的课桌,岂料身边的无脸女生抄起一沓书照着他的左手拍下。杨晓风吃痛,抱着手臂滚在地上。
杨晓风心知不妙,想着先跑出这个地方再说,岂料一只锃亮的黑色皮鞋狠狠踩在他的左手上。
“啊!”杨晓风痛得面目扭曲,惊叫出声,右手挣扎着抓住那人的脚腕,抬头向上看去。
“呵呵,这就是你的下场。”眼前的男生穿着一身西装,面容精致,笑得却十分诡异,说的话也让人惊悚,手上凭空变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
杨晓风越发惊恐,右手使劲,那男生像是受不住疼痛,突然跪倒在地,杨晓风趁此连滚带爬想逃出教室,却不想被那男生从背后抱住大腿,又扑倒在地。
“呵呵,”那男生仍旧诡异地笑着,杨晓风腿上使劲想要甩开这人,可回头看到他的脸却分心暗想:这小子长得怪好看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一分心却让西装男生趁虚而入,翻身骑在杨晓风身上,举起刀子大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周围那些没有脸的人越聚越多,空洞地举手喊道:“以眼还眼,以眼还眼……”
说罢,照着杨晓风的眼睛刺下。
“啊!”
“嗷!”
杨晓风只觉得眼前一片鲜红,“啊”的一声惊叫,睁大双眼从床上坐起。
405宿舍的老大正好开门进来,听到杨晓风惨叫也被吓了一跳, “嗷”的嚎了一嗓子。
“哎哟,风哥,你这是怎么了?吓死我了。”
老大年纪最大,叫人却总喜欢哥长哥短的。
杨晓风愣愣地盯着老大看了好一会儿,看得老大心里直发毛,正要开口问他,他却突然抬手甩了自己一巴掌,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掌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没事,我刚刚做个了噩梦,可吓死我了。哎哟,我去洗把脸。”
“嘿,原来你胆子还挺小啊。”
“快别提了。诶,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学生会有活动吗?”
老大拉开椅子放下耽美文库,挥了挥手说:“你也别提了,刚刚主席临时通知说要做个什么表格,这不,打发我们回来拿电脑了。”
杨晓风爬下床,也不打算再午睡了,就换下了花睡裤。
“风哥,我一直没想明白,你怎么会有这么风骚的裤子。”老大看着他把紫色印满小猫图案的睡裤丢上床,拼命忍住笑。
“啊,这个啊,是我妹妹为了凑包邮,就给我买了条裤子。”
“那你妹妹一定是亲生的。”
“这个,其实……”
“好了,我走了,今天大概要晚点回来了,记得给我留门啊。哎呀,外头真热……”老大背着电脑包,潇洒地挥挥手就带上门走了,留下正在穿裤子的杨晓风。
杨晓风无奈地耸了耸肩,穿上裤子,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阳光正好,刺眼的阳光逼得他眯了眯眼。
“还好,是个梦。”杨晓风自言自语着往门外走去。
杨晓风是一个刚刚经历完高考现在已经彻底放飞的大一新生,他运气还不错,压着分数线考上了位于这所本市东南角的城南大学。
这所大学除了地方偏了点,其他硬件几乎没得挑。
城南大学的学生宿舍是这几年最常见的格局,四个宿舍公用一个厅,大厅的一边是卫生间,一边是淋浴,中间是一排四个的水龙头,下雨天的时候,中间的空地上会晾着各式各样的雨伞。
杨晓风打着哈欠,一摇一晃地走到水池前,凉水泼到脸上,清爽极了,也让他脑子清醒了不少,并且还想起来梦里那个西装男生是谁了。
那张脸杨晓风忘不了,几乎是一进这所大学,他就盯上了这个人。
或者应该说这个鬼。
为什么记着他,可能是因为这只鬼长得特别帅吧。
杨晓风觉得这个鬼也在跟着自己。
他推开阳台门,一阵热浪袭来,杨晓风只探了个脑袋,伸长脖子向下看,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楼下左数第三棵银杏树下。
军训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台风,紧接着又是好几场雷阵雨,连着放了好几天假,杨晓风站在阳台上,总能看到楼下的那颗银杏树下站着个鬼影。
后来开始上课了,这个鬼总会恰好和他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要是回了宿舍,站在阳台上往下看,十次里有八次能看见他。
杨晓风可不信他是来认真学习的。
杨晓风是天生的阴阳眼,见惯了妖魔鬼怪,早就练得百毒不侵。他自认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时不时地偷偷往鬼魂那里瞟上两眼,又在鬼魂的眼神看向他之前收回目光,或装作听讲,又或者装着在和同学聊天。
长得再帅,也还是个鬼,杨晓风不愿和他有什么牵扯,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原本是不准备搭理他的。
但是刚才那场梦来得蹊跷,杨晓风不是没做过噩梦,但是刚才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子照着他的眼睛刺下的时候疼得真切,就像是真的发生了一样。杨晓风又摸了摸双眼,好像还在隐隐作痛。
杨晓风的直觉告诉他这场梦和那个容貌俊朗的男鬼有关系。少年人的冲动让他想要立刻下楼揪着他的衣领问个清楚。
他原本也是想这么做的,但一看户外的阳光,又看看宿舍里开到24度的空调,杨晓风舍不得出去。
杨晓风瘫在椅子上把玩着手机,想要自我催眠让自己不再去想刚刚那个怪异的梦。
然而刷过几条微博,又打了一把连连看。杨晓风没能放下心来不说,居然手上这关连连看都没过。他叹了口气,明白自己要是不把这事儿弄清楚,怕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
修仙生个崽完本[修真甜文]: 1 页, 《修仙生个崽》作者:初离文案:本文又名《修仙生了个盆栽》 依然小甜饼,这次多加点糖 无脑宠宠宠,剧情?可能存在 ———— 这是两个含蓄,却又情不自禁的修者,令人捉急的谈恋爱,并用你想不到的方法生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