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猴,爷陪你逆天! 完结+番外完本[仙侠耽美]—— by:老花的萝叔

这只喵,我宠了[娱乐圈]完本: 1 页, 书名:这只喵,我宠了[娱乐圈]作者:离人五分醉文案:乔天王家的猫成精了飞升归来后……某天乔天王深情款款压住美男助理啊……喵!WTF!!!“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竟然给我变猫!!”“不好意思,妖力太低”还
1 页, 《泼猴,爷陪你逆天!》作者:老花的萝叔
文案:
上古鸿蒙,育有混世四猴...
其二赤尻,魔性尤甚,封入不归...
四洲之内安定了数万年
直到有一天......西天极乐:“他奶奶的是谁把不归山给挖开了!”
后来有一天......风阳野:“我当年单纯是想收个徒弟,就是乖巧可爱很普通的那一种,谁知道命运会塞给我一只人高马大的妖祖宗……嗯,我只想说……干的漂亮!”
关键提示:
一个道貌岸然的伪流氓脑抽上仙受VS一个想吃了受的上古魔头攻
前期师徒!后期养成!
阳野上仙(受):表面清雅佛系(都行、可以、没关系……)内里傻萌法系(免谈、不见、我……我护短!)
赤尻圣君(攻):控制不住自己宠道侣症晚期患者,天是我心肝儿的,地是我心肝儿的,我也是我心肝儿的,get某掌门一枚傻笑,某上古魔尊捂心脏满足ing。
后期有点虐,但是叔甜回来了!
(HE)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阳野,水无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引
故事的开端,我们先聊一聊其中一位主角。
风阳野是四洲仙宗之中升迁之路最传奇的掌门,情况是这样--首先他爹死了,然后他大爷失踪了,最后他二大爷...脑子瓦特了。
非常巧的是他们东海封神宗是家传宗派,所以这一辈嫡系的唯一一条香火-- 阳野上仙 ,他上位了。
这位爷们年纪轻轻就成了名门掌门,领着门徒们开始无恶不作、烧杀抢...呸!嘴糊莫怪、见怪不怪。
...是领着弟子们朝着朝阳、乘着风,一路行去一路歌,拓展山门广收徒,且收钱来且收人,只见欢欢喜喜又红红火火就迎来门派再一春,登上了四洲修仙全服强宗榜前三,再加上本身天分高,又一把好风骨,阳野上仙四个字很快就成了名门正派的代名词,仙风道骨的好典范,可谓人人称颂,各界榜样,少年老成,一代传奇。
且说此时此刻的大环境也非常地适合发展,四洲八海一派祥和,百家子弟和睦相处,道术仙法友好交流,散户宗门互不干扰,和尚道士是亲上亲,尼姑道姑也把手牵,简单总结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直到某一天,有一伙热衷于挖别人祖坟的道友出门没看黄历。
在忌动工出行的日子里,挖出了几千年前的一座废弃山门,这里就是--不归山。
此山中有一堆不老不死的妖物,他们的头儿是传闻中上古四魔之一的--赤尻圣君,曾有提酒入极乐,笑斩三千佛的恶名,这是我们的另一位主角。
传言此魔一出,人间不平,祸延四海,死伤无计,人心惶惶之中,塑料花基友情的和谐大环境就此宣告破灭。
众人哀哉呜呼,纷纷飞鸽申请仙门领袖九霄天庭发兵围剿。
随后几十万大军把魔头逼入烧杀抢掠、匡扶正义的著名围殴地点--无底渊,一众仙兵打的哭爹喊娘,几乎全军覆没,好不容易击散了犯罪团伙,然而不幸的是......主犯在逃。
此役后天庭一片默然,各路仙门萎靡不振,导致追捕不力,再找不到此魔行踪...
故事我们就从这里开始讲......
第2章 第一章 阳野上仙
屠魔一役次日
天,万里无云
东胜神州之东靠近傲来国的连绵山群里,有一个峡谷,名曰无底渊
峡谷的上半部分笼罩在太阳中,下面却阴寒昏暗,卷着森冷的风,吹动了催人作呕的血味腥气,和一挂长长的红披风……
披风之下的人穿着金色的甲胄,坚硬的甲片残损不堪,手中长剑已毁,随风凛凛而动的大旗贯入地面,支撑着谷底一个桀骜不驯、伤痕累累的身影。
“来呀……没人了吗?”那嗓音很沙哑,带着股嘲讽的笑意,传遍了半阴半阳的山谷,幽幽回荡了一遍又一遍,没人应他……
此时此刻的无底渊已经遍地横尸,来屠魔的仙人修士死伤惨重,几乎无一生还...可惜只是屠尽了妖众,却杀不死魔头。
“哼哼哼……”赤尻柱着那一杆黑锦大旗,低着头笑起来,金冠黑簪束起的长发垂落下来飘摇着,那声音初来只有畅意,可他越笑越狂,越笑越癫,直笑到满脸通红,他咳了一声,黑红的血被咳出来,一滴滴滑过了金丝甲胄落在了地面模糊的血肉残肢里...
修长的手指擦过了嘴唇,男人缓缓抬起头,染了血的眸子看过一眼天空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随后拔起了大旗扛在肩上,带着浑身血雨腥风、踩着脚下遍野残尸一步步走出了深渊。
......
此时此刻
峡谷外埋伏着数千个修士,是各宗门凝聚出来的一部分中坚修士和一些修为高深的隐居散仙,以东海封神宗掌门为首,灭杀漏网之鱼,以防不测。
这一群人守在谷外一处山尖上,一个白衣如浮云随体的男人站在块山石旁,气质出尘、身形颀长,面容也十分俊雅,彷如上古儒仙,他此时盯着峡谷的方向,眉头微微锁起,这人就是东海封神宗的掌门--风阳野,人称阳野上仙,不过八百来岁,却已经有了别人要修行千年才堪堪达到的金丹之境,而且是金丹登顶,距离最后的玄镜之境只差一个机缘,这样的天才人物,难得人品也是有口皆碑,为人极其温善沉稳。
“阳野上仙...里面没动静了...”一个别宗的长老走到了风阳野身旁,不安的说道。
风阳野抬起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们就看到一条火红的长披风从峡谷下随风卷荡而起,随即是一个仿若杀神似得身影走出了峡谷。
“糟了...”别宗长老看见那身影脸色大变惊呼出了声,后面的几千仙修被惊动同时将灵力注入了武器。
赤尻轻轻动了下耳朵,带着嗜血冷意的眸子抬起,看向了遥遥山巅--数千身影挥剑而起,朝他冲来......
扛在肩上的黑锦大旗发出了一声嗡鸣,赤尻握紧了带血的手指,低声安抚:“无碍...”幡中千名妖将都安静下来,回到了玄幡深处等待召唤。
只是这短短的动作,万宗伏兵已经杀到了眼前,为首是一个白衣仙修,法器是七把长剑,势欲冲霄。
赤尻抬起了断剑,面容里带着冰冷的从容...交战将近一个时辰,伏兵死了数百人,妖猴杀出了重围。
赤尻看了一眼胸前裂开的金甲,和皮开肉绽的胸膛,上面有不寻常的灵力在蛊动,他身后追的最紧的是一个中年人...手中法器异常厉害。
他将黑锦大旗收起,正想全力御风之时,却发现丹田运转一滞,那修士的法器上灵力诡秘,有勾动他体内残余封印,一并封住他丹田的征兆...是魔修的灵力才会勾动他体内的特殊封印。
赤尻锁紧了眉头,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那逼近的中年修士,“你是魔修?”
“对...”中年人嘴角带着凌冽戏谑的笑,“想问我为什么要同天庭和这些名门正派一起追杀你?嘿嘿...人嘛,怎么修都是贪欲难移,天庭给了悬赏,猴爷的这颗头值金丹万枚。”
“哼……我的头才值这个价?”赤尻把手中断裂的长剑执起,周身忽然掀出滔天的血芒,“你这样也叫魔?随饵任驱的那是蝼蚁不是魔……想要我的头,拿你的命来瞧瞧吧……”
冷笑声从越来越盛的血芒中荡出,魔修抬眸中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后退不过一步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金丹破体而出...
周围几十里的情景忽然像是画卷一样撕裂起来...传言之中,在无底渊旁,有一处上古空间,埋藏着无数兵刃白骨,是当年大圣闹天宫之时,杀死的二十万天兵葬身之地,用一人金丹以古法血祭方可入此天兵冢。
......
赤尻一个人走在森冷的荒原上,感觉一呼一吸之中眼前的画面都在震颤模糊...他受的伤太重了,丹田又被那魔修自爆了法器勾动封印封住,其内灵力正在飞速的枯竭着...一旦昏死过去随便出现个神动、金丹的小仙都能把他给杀了。
这片割裂出来的异空里罡风如刀,轻轻吹过,胸前失去灵力防护的伤口就又卷开了一些,他咳了口血,低头看见旁边有着两具尸体,是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少年,身上都没有辨别身份的宗印,看样子是散修。
远处隐隐有人声传到耳边,赤尻几乎没有犹豫,抓住了少年的尸体,用最后一丝灵力毁了这具尸体,然后幻化成了少年的模样,倒到了地上。
最后一眼,他模糊的看见一席染血的白衣,那人靠近的很快,近身时有股淡淡的药香,还有......这个人的怀抱...很暖。
“是两个散修...”风阳野看了一眼地上死透的女散修,脸上的神色略有些可惜,转头看向后面的几个人:“你们谁认识她吗?”
“应该是个隐居在傲来的仙修,阳野上仙怀里的是她路上收的一个徒弟...无父无母的孤儿,也是命苦,才被人收留就……唉……”
“名字呢?”
“不知道,”几人都摇了摇头,一派茫然,大多的散修都是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此来屠魔也都没有和周围的人有太深的接触,能闲聊两句的,都算是友善了。
风阳野点了下头,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一些,看起来是一副怀着济世之心的得道高人的样子。
...
赤尻醒过来的时候,恍惚中看见了黑沉沉的山岩,火焰的光照在上面忽明忽暗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温暖和安全,神志逐渐清醒过来,他感觉到肩臂上有些沉,忽然发现旁边很近的地方有轻微的鼾声...似乎就靠在他肩上,他心下一惊转过了头,看见一张有点眼熟的苍白面孔,是之前领头伏击他的那个气质出尘的儒仙似得男人...不过,这位儒仙的薄唇上此刻挂着口水,看睡相还挺豪放,一只腿搭在他身上,一只腿甩在旁边。
洞窟外面有声音传进来,风阳野忽然惊醒睁开了眼睛,动作迅速的推开了旁边的少年,一本正经的盘坐起来,听见外面问好的声音,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打开了洞口的结界,看着进来的人露出个温和的笑,面带关切:“回来了...找到你们青阳天水宗的长老了?”
进来的一对男女神色沉郁,“多谢阳野上仙关心,我们找到赤天长老了...不过是尸体......”
风阳野像模像样的一皱眉,叹了口气:“节哀顺变吧,你们刚才出去没遇到危险就好,外面天应该已经黑了,还不知道这里夜中会不会有什么野兽出没,你们呆在洞里设好结界不要出去了,等我养好伤,再想办法带你们和其他人一起出去。”
“多谢阳野上仙,您好好休养,”一对仙修感激地躬身抱了下拳,随后对视一眼面带戚戚的走了出去。
风阳野挥手重新打开了结界,刚刚挺直的身子顿时萎靡下来,张嘴打了个哈欠,呆呆看了一会儿门口,似乎从睡梦中回过神来似得,扭了扭脖子从腰间的的乾坤袋里拿出个苹果咬了一口,形象崩塌的这位儒雅掌门转过头,看向旁边盯着他的少年,咽下去苹果笑了笑:“醒了?怎么?瞧我和传说中的阳野上仙不太一样?不习惯?”
第3章 第二章 天兵冢
见赤尻静静看着他没说话,风阳野挑了下眉头,又咬了一口苹果:“不习惯也要习惯,以后你可就跟爷混了,先叫声师尊听听...”
“我为什么要叫你师尊?”赤尻眼中出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这仙修倒是有趣。
“你原来的那个散修师尊已经死了,你不跟我回我们东海封神宗,可就要无依无靠到处漂泊了,江湖险恶知道吗?想一想你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娃娃一个人修炼,先不说你没人教导,修仙坎坷,就看你这不错的皮囊,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不知道成了谁家的炉鼎了...而且现在不认我当师父,你自己想怎么出去这天兵冢?”
“你认定了我会认你为师?不怕我假意答应你,出去之后一走了之还把你私下这样子宣扬出去?”赤尻配合着回了那仙修几句,眼神愈发玩味。
“怕什么?你答应当然最好,你若不答应……”
赤尻听到这里眼中暗涌过一阵杀意,结果风阳野还没说完就脸色一白咳了起来,手背和衣服上都沾上了咳出来的黑红血渍,他随便擦了擦,说话还带着笑意:“我猜说那泼猴是比肩上古仙庭里面那些金仙中仙帝的传言大抵是真的,他是真厉害,就算带着封印旧伤都能力敌几十万天庭大军,临走还不忘把我们弄进了这么个鬼地方……我这可真是倒了霉了,过来凑个热闹都能落一身内伤,唉……”
风阳野说完话抬头笑看了眼少年,靠近过去揽住了对方的肩膀,“放心吧,我不能拿你怎么样...一直装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很累的,都是为了应付外人,我既然打算收你当徒弟,就是把你当自己人,我们宗里现下刚好缺人,你根骨又很好,你认我当师尊呢,对你对我都好,不过你要是还有别的出路,不愿意认也可以走...反正你出去说我的事情别人也不会当真。”
赤尻撇了眼自己肩上的手臂,微微眯着眸子:“你不怕我是魔修?”
风阳野忍不住笑了笑:“爷都打听好了...你师尊是个隐居傲来的无名仙修...你个小东西,认个师尊至于这么谨慎吗?还嫌我阳野上仙的名号不够响?我收了十好几个徒弟,就你身世最差,还敢嫌弃我?”
赤尻看了一眼自己胸前被包扎上的伤口,他昏迷之前在身上下了禁制,那仙修应该没有察觉他内府的不同,他抬起手搭在了丹田上...一丝灵力都调动不了,看来被那魔修引出来的残余封印没个十年八年是难以解开了,而且浑身伤势也需要修养,他现在确实需要一个“靠山”...这仙修的意见很动人,东海封神宗原是上古宗门,和伏羲大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拿着这样一个背景雄厚的名门正派的好身份,加之西天极乐自他封印之后就再未现世,一时半会儿该是找不来,他藏匿仙宗内修养绝不会被人怀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