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魔障完本[灵异强强]—— by:桃之幺

总有作者顶风作案 完结+番: 1 页, 书名:总有作者顶风作案作者:三角含树文案:[不听劝顶风作案写手穿书师尊受×狂霸拽为祸八方主角重生徒弟攻]陆苍颜穿书前唯一的梦想就是凭着自家网文在北京十环贷款买一套房,然而他穿书后,这梦想就被系统
1 页,
《心有魔障》作者:桃之幺
文案:



cp:景安x谢木佑
攻:苏苏帅帅手持狼牙棒景安景一瓢景大爷
受:宠攻没商量全能选手谢七谢三千谢七爷

人心生六欲,六欲衍心魔。
这世间除了捉鬼师,还有收魔人。
谢七是收魔人,但他心中亦有魔障。

千年前软乎乎的谢小七:“景安仙君,您弄疼了我的头发。”
千年后硬邦邦的谢七爷:“到我后面去,我保护你。”
众人:“……他哪里需要人保护?”
谢七:“那是我花了千年才找到的爱人,你们有意见?”

景安跟着谢木佑转悠了半个人间,两人从生疏、提防到亲密无间、生死相托……
生疏?提防?
谢木佑心道,自己只不过是不善言辞有些害羞而已。
至于情敌?
谢木佑手一摊,这能怪谁?
要怪只能怪千年前的景安太过恶趣味,连他自己都算计进了棋盘之中。
但千年前的景安没能料到的是,棋盘上还是出现了两个变数。
人终究不是棋子,是活物。
一个是,谢七花了千年竟琢磨出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修复景安的方法。
另一个则是,千年后的景安醋起来竟然连自己都不肯放过。

①现代单元文,灵异玄幻不恐怖。
②攻受身心只有彼此,强强,1v1,HE。
③偏双视角。
④前世今生,双向暗恋,生生世世,只为君展颜。
⑤设定属于脑洞,请勿考据,谢谢。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安,谢木佑 ┃ 配角: ┃ 其它:强强,互宠,单元文
楔子
三月半,当九市。
路上没有路灯只有被乌云遮蔽的星子洒下的微弱星光。
一个高大的人影在黑暗疾速前行。
“你、你是谁?”纵横当九市的风云人物此刻狼狈地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向后瑟缩。
没有人回应他,只有空气中凄厉的惨叫声和棍子舞动时破风的声音。
男人腰间挂的木牌应声破碎,他已经顾不得心疼积攒下来的家当,明白自己这次是碰上了硬茬。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
裹着黑布的棍子抵在了他的脖颈处,让男人的话戛然而止。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男人盯着近在咫尺的棍子喘着粗气,汗珠顺着额头滚落而下,滴落在石灰地上,就当他还以为对方会开口时。
“咻——”铁棍再次被抡起,带着丝丝寒意的风仿佛一弯镰刀利刃,割破了他胸前的西装布料。
“咚”的一声,男人腰间的布袋应声落地。
男人终于明白了是什么给自己招来了祸端,连滚带爬把黑色布袋里的香炉捧了出来,“都、都给您,这是孝敬您的——”
黑衣人开了口,吐出来的字却极为沙哑,仿佛上一次开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本来就是我的。”
男人在昏迷前看见的最后一幕——黑衣人弯腰捡起了香炉,盖子在之前的争斗中早已被打落,香炉里冒出了一个模糊的黑影。
他也终于知道了黑衣人的名字——
“谢七。”
卷壹·贪欲
第一章 委托

“谢木佑。”
女人纤细的指头一直捏着咖啡杯柄,不停地往咖啡杯里加着方糖:“那个,能给我一张您的名片吗?”
说话间,女人双手递过来她的名片。
谢木佑扫了一眼名片,没有伸手接,只是淡淡地问道:“李小姐,所以你想找我做什么?”
李晴看着对面高冷的男人,心里打着鼓,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困境说不定只有对方能解,就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
“我想请您帮个忙。”
李晴的逻辑并不算太好,讲了十分钟,谢木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不明白这种事情怎么会找上他帮忙。
谢木佑起身打算离开,他没有动过桌上的任何一个杯碟,就连沙发垫都尚未坐热。
“谢先生!求求您帮我!”
谢木佑瞥了她一眼,眼中不带任何温度,“与我无关。”
李晴的脸涨得通红,她求的那位高人确实是说跟这位谢先生说话不要绕圈子也不要想着欺瞒他,但她没想到谢木佑的耐性会这么的差。
“祝道长跟我说,如果我在副总房间焚烧符纸,符纸变黑没有化为灰烬就让我联系您,您的电话和信物也是他给我的。”
“谁?”
谢木佑停住脚步。
“祝……好像是叫祝炎?”李晴结结巴巴道,“我只是听姐妹说他很灵验。”
灵不灵验谢木佑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位祝道长一定很闲。
在谢木佑重新坐回去的一瞬间,李晴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位冷冰冰的男人腰间挂着的腰牌突然晃动了一下。
重新审视眼前的女人,谢木佑边思考边用他白得没有血色的手指把玩着腰间的牌子。
良久,在李晴快绷不住的时候,谢木佑开口了——
“你是说,你公司的副总怀疑你和公司老板也就是她的丈夫有染,所以处处针对你?”
李晴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谢木佑微微垂眸,指尖无意识地描摹着铁牌表面古朴的花纹。沉吟片刻后他问李晴,“那你为什么不辞职。”
“其实很多朋友都建议我这样做,但是……”李晴又是无奈又是委屈,“以我的能力和学历能找到这样的工作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们公司的福利待遇很不错,再加上我家庭条件不富裕,还要养弟弟妹妹实在是不想冒这个风险。二是我要是真辞职了,不显得我跟苏总真有什么吗?我不想背这样的黑锅。”
谢木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您能帮我吗?”李晴见谢木佑听进去了也暂时放下了心。
“公司的名字给我。”
但也仅仅只有这句话,得到答案后的谢木佑转身就离开了。
李晴看着谢木佑黑色的背影,心中忐忑不安,这个人真的能够帮助自己吗?
***
离开咖啡厅的谢木佑一转身进了一个胡同,他松了手指,而他那不安分的腰牌里冒出了一缕烟。
烟缕慢慢幻化出男人的模样。
谢木佑有些奇怪他的横眉冷对:“想喝咖啡?回去给你贴一杯。”
景安嘴角抽了抽,什么叫贴一杯呢?就是因为他无法凝结实体,所以触摸不到任何人类的东西。他想要什么就要跟他眼前这位主人说一声,谢木佑就会用把自己想碰的东西贴张符纸,他就能碰到了。
等等等,关键是谁想要喝那种黑咕隆咚的东西了?
“你为什么答应那个女人?我以为你是连邻居受难都懒得管的人。”
“她都能让祝焱管这档子闲事了,我也有点好奇。”
李晴叫错了祝焱的名字,这说明他们交情并不深,可能只是一面之缘。那又是什么让祝焱希望谢木佑帮助这个女人呢?
“你是说那个符纸变黑了吗?”
谢木佑却摇摇头:“不,符纸变黑不过是祝焱蒙她的把戏,他不过是想让李晴来找我而已。”
景安:“……”他就说这群人都是骗子!对!包括谢木佑。
就连名字都是骗他的!
两人一路沉默到了家,两人停在了石阶下方,景安最后还是没有憋住:“你为什么骗我说你叫谢七。”
谢木佑彻底怔住了,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个问题。
“我姓谢,行七,一般家里人都叫我谢七。”
景安“哦——”了一声,率先飘上了楼梯,没有实体的好处之一就是进家门从来不用开门。
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嘴角那一处的烟雾浓重了一些。
“我没有邻居有难也不管的。”谢木佑解释道,“那天我是忘了水……咳,你也碰不到。”
景安快步向前,打算穿过朱红大门,他一点也不想回忆那天的经过。
结果谢木佑先他一步打出一张符纸,啪地贴在了门上,于是景安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门上。
偏偏始作俑者很诚恳:“你没事吧?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没在水里扔符纸的。”
有难·邻居·景安:“……”天知道他那天就是想泡个澡,然后好不容易拉下脸找谢木佑帮忙,谁知道谢木佑只记得在木桶上贴符纸。于是景安满怀期待地跨进木桶里,就看见水在自己身体里毫无障碍地流动着。
景安一个心魔,头撞了门疼自然是不疼,但是面子就挂不住了,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气急败坏道:“你以后少摸你的腰牌。”
“啊?”
景安拉开大门,气哼哼地捂住自己的腰往里走:“别乱摸,会痒。”
谢木佑眨了眨眼睛,低头看了眼腰牌上的花纹,他刚刚好像……摸得还挺细致的。
原来刚刚他是摸的是景安的腰?
真是……好极了。
***
在李晴猜测谢木佑是不是要食言时,她的部门入职了一位新同事。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可眼前的男人除了周身气质,其余地方和谢先生一模一样。
就连一向自诩为不是颜控的李晴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大家好,我叫谢木佑,是刚刚入职的新人,请大家多多指教。”或许是换了一身衣服,脸上终于带了笑,之前的冰冷此刻化作了羞涩,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
旁人觉得那是羞涩的笑,只有谢木佑知道他的笑容不是因为表演。
而是——
“你还是穿黑的顺眼。”
“白的显得衣冠禽兽。”
“那个眼镜能不能摘下来?碍眼。”
“我说那个女的有问题吧,不然她干嘛看着你就脸红?”
“这个公司马上就要倒闭了吧?新人入职还拍拍拍拍,都不用工作的吗?”
“喂,你说话啊。”
谢木佑的声音慢吞吞地在脑内响起——
“你能跟我意识相连了?”
景安:“……”他就说哪里不太对呢。
又过了一会儿,景安又耐不住寂寞了:“为什么我们能意识相连?”
谢木佑一边整理办公桌,一边用意识回复他,“当你的欲-望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可以突破禁锢在你身上的枷锁,枷锁解开时你就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说人话。”
“哦。”谢木佑推了推眼镜,嘴角忍不住上挑,“就是憋的。”
景安:“……”他现在想屏蔽这个功能,还来得及吗?!
直到午餐时间,李晴才有机会跟谢木佑讲话。
“你想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好好工作。”谢木佑夹了一筷子苦瓜,又扔了回去。
毕竟脑海中有个人在闹腾苦瓜不好吃,直到谢木佑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才消停下来。
“你不是要帮我吗?”李晴声音急了。
谢木佑却是不紧不慢地吃着糖醋排骨:“不着急,都还没见到你们老板娘。”
李晴语塞,“可她这周五才会回来,你就不能……”
“你觉得不是她想害你?”
“也不是,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有人布了阵法操控她,副总虽然不年轻了,可是气质很好的,我有时候也在想她讨厌我是不是真的出自于她的本意。”
谢木佑掏出手帕擦了擦嘴,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他明白了,可有人不明白。
景安见四处无人,自己从腰牌中钻了出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我喘不过来气。”
“你感受到了什么?”
景安剑眉紧锁:“很压抑的气息,刚刚全部向我们袭来。”
“这就是恶意。”谢木佑解释道。
“可人类会有这么强的恶意吗?”景安跟着谢木佑解决过几次委托,最多的也不过是让他嫌恶而已。可刚才的恶意已经让他感到不舒服了。
“一个人或许没有,可刚刚食堂里可是一群人。”谢木佑笑料笑,“这说明,我们的委托人是个受欢迎的女性。”
“你也这么觉得?”
谢木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不要用眼睛去看一个人,眼睛看到的都是表象。”
景安翻了个白眼:“难不成都用心看?你的心也不累得慌。”
谢木佑的下一句话就让景安悄无声息地钻回了腰牌里——
“我只用心看你,其他的。”谢木佑指了指被他扔进电脑包里的铁铸剑,“它会帮我解决。”
景安默默地嘀咕了一句,我也能帮你解决。
***
谢木佑在下班前终于见到了公司的老板,苏复鑫。
“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很讨厌。”
谢木佑用指头安抚性地摸了摸腰牌上的花纹,“那是心魔的味道。”
——————
*焱:[yàn]
第二章 阿芒

谢木佑感受到了景安的蠢蠢欲动,拍了拍他:“还早。”
再一抬头又变回了羞涩嘴笨的新人,连招呼都不敢跟老板打,低着头就和众人一起下了班。
再次回到公司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却意外地遇上了还没有离开的苏复鑫和……李晴。
李晴眼眶红通通的,似乎刚被苏总骂完。
苏复鑫用深沉的目光打量着谢木佑。
谢木佑低头看着脚尖,结结巴巴道:“苏、苏总我回来拿家里钥匙。”
“嗯。”苏复鑫没有再深究,转身回了办公室。
殊不知,也有人在打量着他。
一缕细细的烟钻出了腰牌,资料上的苏复鑫已过不惑之年,可面对面看却看不出来。
也难怪,副总会对自己的丈夫这么不放心,疑神疑鬼也能够理解。
这个想法传递给谢木佑时,谢木佑却笑了。
小双儿和小治愈完本[生子甜: 1 页, 《小双儿和小治愈》作者:七品棠文案:陶文毓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双儿,被人退婚,被大暴雨淋成落汤鸡,唯一的茅草屋还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形焦炭压塌了,好心的他,把焦炭背回了山洞,一觉醒来,焦炭变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