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精 完结+番外完本[婚恋甜文]—— by:旧梦如霜

小双儿和小治愈完本[生子甜: 1 页, 《小双儿和小治愈》作者:七品棠文案:陶文毓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双儿,被人退婚,被大暴雨淋成落汤鸡,唯一的茅草屋还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形焦炭压塌了,好心的他,把焦炭背回了山洞,一觉醒来,焦炭变成了
1 页,
《小狐狸精》作者:旧梦如霜
文案:
第一次见面是三年前。
奚轻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架在西陵芜脖子上。他眉眼像是含了数不尽的春色,焦急道:“再不动就杀了你!”
第二次见面……
奚轻故技重施,一把长剑架在西陵芜脖子上,结巴道:“不、不娶我,我我我我就杀了你!”
西陵芜神色冷漠,手指轻抚剑尖,长剑即将破碎时,他突然收回力道,垂下眼眸,轻声道:“嗯,娶你。”
奚轻松了口气,狐狸尾巴在后面摇呀摇:“那、那我以后就是你夫人了!”
……
江湖传言,武林新秀、武艺高强的西陵芜身前突然多了只道行不高,还会咬人的白毛狐狸。
小狐狸奚轻抱紧自己的剑:我、我要努力练剑,保护我夫君!
主受,1V1,小甜饼,攻受之间高糖无虐。调剂文,全篇胡扯,全靠脑补,如有雷同……我也想要只小狐狸。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轻 ┃ 配角:西陵芜 ┃ 其它:
第1章
奚轻收拾好行囊,接过母亲递过来的剑。
“江湖险恶,你这一次下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切不可随意信任人类。与之前你欺负过的那人道过歉后,便说一说我们的提议,若他答应,你便留在他身边,若他不答应……”
奚轻的母亲轻叹一口气。
她目光中含着一丝担忧。
奚轻将长剑绑在腰间,抬头道:“娘,您放心吧,他不会不答应的。”
“那可不一定,人类……”母亲摇头,想说什么,但看着从小护到大的儿子,到底还是没开口,只道,“若他伤你,你一定要想方设法逃回来。”
“我知道了。”
奚轻答应一声。
他扬起圆圆的白嫩小脸,冲母亲露出灿烂笑容,“娘,他很弱的,根本无法伤我,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说着,奚轻仿若迫不及待般,转过身,脚步轻快的往外走去。
奚轻母亲微微蹙眉:“路上慢点,尤其要小心那些修道者!”
远远传来奚轻的应答声:“他们打不过我的——”
……
醉来楼。
来吃饭的顾客今日整齐划一,时不时看向坐在角落,正狼吞虎咽一般的男孩。
那男孩脸型较圆,看着稍显可爱,他眉眼精致,一头黑色长发服帖的落在身后。他裸露出来的皮肤看着又白又嫩,似是从未在外面晒过太阳。
他身形娇小,看着也才十六七岁,却给人一种艳压群芳的感觉。
一名正在吃饭的顾客忍不住说:“真好看啊。”
“对,我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
“恐怕香来楼的头牌都没他好看吧?”
“嘘……你小声点,别打扰到他吃饭。”
就在这时,几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壮汉走进楼里,一把将手中的长刀拍在木桌上,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落座时,其中一人道:“你们听说没?这次武林新秀的称号,似乎是归那西陵家老三了。”
“啧啧啧。原本落魄的家族,横空出了个奇才,其他几大世家估计眼睛都红了。”
“那可不是,听说新秀比试的地点就设在王家,那王家家主还以为自家儿子赢定了,最终比试出来前,一直乐呵呵的……”
正说着,小二走上前:“几位客官,吃点什么?”
“把你们这儿的几个拿手好菜上上来!”
那人说罢,又接上之前的话头,“那西陵家老三就是厉害,只用了不到一百招便将王家小子打败,王家家主的脸色呦,看起来与猪肝也差不多喽……”
话音刚落,只听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结实的木凳从天而降,直直砸到几个壮汉的桌子上。
那原本还在八卦的壮汉,都被这一幕吓得差点尿裤子,往后退了好半些才反应过来。
其中一人见围观者都面带讥讽,当即忍不住道:“是谁敢惹爷爷我——”
“当然是你王家的祖宗!”
一身着华服的男人从楼上飞身而下,一伸手便捏住那壮汉的喉咙!
“你刚刚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清?”
男人慢条斯理的问着。
壮汉被一下制住命门,吓得身体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而坐在醉来楼角落,正在吃饭的奚轻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身后的狐狸尾巴差点没露出来。
他惊得汗毛都竖起来,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场中央。
怎、怎么回事?
奚轻眨眨眼,见周围的人都一副惊恐的模样往外逃,便跟着悄悄起身,只是才刚有所动作,那华服男人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心中悚然,脑子里一片纷杂。
这就是阿娘说的修道者?
这也……太可怕了吧?
他为什么看我?是看出我是个狐狸精,所以想杀我?要、要是他过来,大不了我就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奚轻心中想着,青葱一般细嫩的手指已经握在剑柄上,只是因为害怕,微微有些打颤。
却没曾想,那头的华服男人只是冲他一笑。
男人放开手中的壮汉,冲他微一抱拳:“这位小姐……小兄弟,对不住,我无意冒犯您,只是这黄口小儿实在无礼,这才忍不住教训他们一顿,请您海涵。”
“没、没关系……”
奚轻轻声细语的说着,小幅度摆摆手。
“那怎么好意思,鄙人王行知,王家排行老二,也是这栋酒楼的东家,不如今日由我做东,请这位小兄弟上楼再吃点东西,压压惊?”华服男人王行知微微一笑。
自从面前这位可爱的男孩进入楼里后,王行知便与朋友打赌,说这位绝对是女扮男装。
现在凑近一看,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世上,只有女子才会生的如此好看。
这样的绝色,他是不会错过的。
对面,奚轻被王行知的动作吓得够呛,肩膀都微微缩了一些。
他脑袋摇的飞快,低声道:“不劳烦这位公子了,我……”
“别客气。”
王行知上前一步,却见奚轻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往后退,忍不住轻笑出声,“我有这么可怕吗?”
奚轻脸上一红,低头呐呐不言。
未出门前,他与阿娘说的好好的,也并未觉得山下的人如何恐怖,但此时见到王行知,才知道自己错了……
明明上次出门时,山下的人都很好欺负,尤其是那个男人,他只用了一把小刀,就让那个男人区服了,怎么现在……
奚轻眼眶红了一圈。
在山上,他还只是一个两百年道行的小妖怪,在妖族人眼里还是个孩子,此时面对这种情形,心里登时有些受不住,差点哭出声来。
王行知一见美人似要垂泪,更是心疼不已。
早知道刚刚就不用那法子,再温柔一点了。
吓坏小美人了。
王行知如此想着,正有些发愁该怎么办时,忽听楼上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行知。”
楼上站着的,正是这一次的武林新秀,别人口中万夫莫敌的西陵芜。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狼藉,浅色眸子仿佛要将人冰冻,目光在角落里的男孩身上快速扫了一眼,便转移到王行知身上。
他一身纯白色深衣,没有一丝瑕疵,黑色长发束冠,将额头裸露出来,更显得容颜俊美无双。
王行知挑眉:“你怎的出来了?”
世人皆以为王行知与西陵芜皆为武林中实力数一数二的新秀,定是敌对关系,却不知两人早已互称兄弟,把酒言欢。
西陵芜收回目光,淡淡道:“上来喝酒罢。”他话还未说完,便已转身。
“好吧。”王行知耸肩。
这意思便是不让王行知为难小美人了。
王行知有些扫兴,但也转身准备上楼。
楼上坐着王行知好几个同伴,都是这一次武林新秀赛上的种子选手,西陵芜是其中性子最冷的人,在他们议论这女扮男装的小美人时,也是一言不发,没想到现在竟然出来帮她说了话……
呵,看来他的这位好兄弟,其实也并不像是表面上那般一点美色都不近。
不过他也看上这小美人了,可怎么办呢……
另一边,奚轻目光呆呆的看着上方。
自西陵芜出现后,他的视线便始终黏在西陵芜身上。
微微动了动鼻子,奚轻眨眨眼,确定那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想到曾经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奚轻红了脸。
他看着正往楼上走的王行知,心中急切,小声道:“王公子!那个……王公子,我、我能跟你一起上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 萌萌哒的小甜饼送给大家
没写过古代文,剧情全靠脑补,如果哪里写错了,请选择……原谅我!
同时在更咸蛋《以貌服人》打滚求收藏
文案:突然有一天,付如年发现自己并不是‘人’,而是一本玛丽苏小说里的男配,正主受的后宫之一,而他所经历的一切,全部是剧本安排。
他当即放飞自我,凭借美貌,转身勾搭了那几个看着比较顺眼的男人。
白莲花受:“……不就是表白不成被我拒绝了吗!勾引我男人算什么本事?!”
付如年:“什么你男人?你叫一声老公,看他们答应么。”
攻:“年年宝贝,你刚刚叫的那声老公,我答应了。”
付如年:“?”
第2章
王行知闻言眼睛一亮,立刻道:“当然可以,请上来。”说着,便站在原地等奚轻过来。
奚轻抬头。
只见王行知正眉眼弯弯,面上带笑看着他,显然是很欢迎他的。
奚轻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不错过楼上的那个人,还是按住自己腰间的佩剑,快速往楼上去。
之前奚轻已经见识过王行知的实力,经过王行知身边时,即便知道他没有恶意,但奚轻还是没忍住,身体小幅度抖了一下,耳朵和尾巴都差点冒出来。
也亏得奚轻已经修行了两百年,这才压抑住本性。
他脸色涨红,闪进房间中,直到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才终于忘却王行知带来的威压。
小狐狸精盯着心上人痴痴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发觉有几道炙热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
他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
客栈二楼的包间内,包括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共坐着四名年轻的侠士。几个人都身带佩剑,此时眼睛炯炯有神,不约而同的望着他,活像是要将他剥皮吃了。
奚轻后知后觉的吓了一跳,慌忙躲到西陵芜身后。
他伸手捏住西陵芜的衣角,像是在寻求安慰。
“咦?西陵兄,这人与你相识?”其中一名侠士挑了挑粗粗的眉毛,好奇的看着两人。
西陵芜沉默半晌,转过头。
但因为两人身高差距,西陵芜只看到一个有些毛绒绒的脑袋。
他手指微微捻了捻,压下想在面前人头上揉揉的冲动,淡淡道:“之前确有过一面之缘。”
说着,他微微垂下眼睫,似是想起什么。
“原来竟真的认识!”门口的王行知笑道,“怪不得这小家伙一看到你,便说要上来。”
奚轻听这几个人议论自己的话,脸上一红,偷偷从西陵芜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来,往那几个人脸上看。
这幅可爱的模样,导致王行知又想起之前的那个赌约来。
他反手将房门关闭,对着西陵芜挤眉弄眼道:“我记得之前阿芜恰巧没有参与之前的赌约,既然阿芜认识,不如告诉我们真相?正好也让那些输了的人自罚三杯!”
对于这个赌约,王行知觉得他赢定了。
刚刚在楼梯处,奚轻从他身边经过,身上竟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异香,几乎瞬间便勾起他的欲·望。
况且,奚轻的模样实在太过娇嫩,一看便知道是养在深闺,从未做过重活儿的女子,否则浑身上下怎么会这么白?而刚刚下面打斗起来,奚轻的反应也……着实可爱。
一想到刚刚奚轻被吓得一惊一乍的模样,王行知的唇便止不住的扬起。
旁边的几个侠士对奚轻的性别也十分好奇,闻言立刻点头道:“对,赌约自然要有个结果。”
奚轻一愣。
他并不傻,自然能听出那几个人说的是他。
“什么赌约?”他好奇的看向西陵芜。
西陵芜淡淡道:“他们问你是男是女。”
奚轻:“……”
奚轻眨眨眼,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我……我是男孩子。”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质疑他的性别,难道看不出来吗?
“怎么可能?”王行知几乎不假思索便出口质疑,他性子比较直,皱着眉头问,“既是男子,为何身带异香?”
众人目光顿时都聚集在奚轻身上。
也是此时,其余三人才发觉,自从奚轻来了包间,这里的空气中果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其中一人蹙眉,与同伴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懊恼。
这种香气其实很容易便能闻出,甚至似乎还带着一丝催情效果,只是当时他们被奚轻的容貌所摄,竟一时没注意到。
若奚轻是那魔头派来的,恐怕他们已经着了道了!
不,可以说,他们现在就已经着了道……
奚轻闻言,则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狐狸精一向勾人心魄,奚轻虽然是个公狐狸,又只有两百年道行,在狐族来看才刚刚成年,但骨子里的仍旧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魅惑。身带异香,是因为曾有过床榻之欢……
可这事儿,又怎么好解释?
实在羞于启齿。
奚轻几乎条件反射,转头求助般看向西陵芜。
末世种田忙完本[重生甜文]: 1 页, 《末世种田忙》作者:糯糯啊文案:有幸回到末世前,饿怕了的季茶脑中熊熊燃烧的只有一个念头:种田!种田!种田!先种下一把青菜,再种下一把花生,还要一大把辣椒,等到秋天,我们就可以收获……噫?一个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