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精 完结+番外完本[婚恋甜文]—— by:旧梦如霜

小双儿和小治愈完本[生子甜: 1 页, 《小双儿和小治愈》作者:七品棠文案:陶文毓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双儿,被人退婚,被大暴雨淋成落汤鸡,唯一的茅草屋还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形焦炭压塌了,好心的他,把焦炭背回了山洞,一觉醒来,焦炭变成了

西陵芜神色冷淡:“他自小如此。”
王行知皱了皱眉,还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觉得不太妥当,终是没开口,只是用一副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奚轻。
若奚轻是女子,身上这般白,又身带异香,一定会算作女子中的极品,使无数男人趋之若鹜,但若是这些出现在男子身上,只会让他第一时间便联想到一些不好的词汇。
王行知在心中叹息一声,转移开目光。
几个人神色各异。
奚轻敏锐的察觉到几个人情绪上的变化,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他进入这里,唯一的目的便是面前的男人,心神自然也只会被男人牵动。
西陵芜侧身坐下。
奚轻看着他优雅的姿态,登时想起那夜的一切,有些心驰神往,脸上也浮起一丝薄红。
他非常自觉的在周围看了看,自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西陵芜身边,圆溜溜像是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盯着西陵芜,说话声音软糯,还带着一丝结巴:“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西陵芜。”
面前的男人伸手倒了杯酒,慢慢斟酌。
奚轻傻乎乎的笑了笑:“我叫奚轻!你的名字真好听!我以后也可以像是别人一样叫你阿芜吗?”
西陵芜垂眸,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奚轻却并不在意。
若奚轻身后的两根尾巴放出来,此时一定是欢快的在身后摇来摆去。
他刚刚已经用过餐,此时便专心致志的盯着西陵芜看。
因为桌上加了奚轻这么一号人,有些话题便不能提了。一顿饭下来,在场的人基本都没再谈话,只剩下杯筷发出的碰撞声。用过饭后,众人便各自散去。
临行前,王行知犹豫一下。
他看了看西陵芜,见西陵芜手执酒杯,毫不在意的模样,只好先行离去。
房间中登时只剩下西陵芜与奚轻两人。
奚轻望着西陵芜的侧颜,突然眼睛一亮,心道这倒是个好时候,武功高强的几人皆已离去,只剩下手无缚鸡之力的西陵芜,正好实施他之前便已经想好的计谋!
奚轻心神激荡,想到便做。
他猛地站起身来,手将佩剑‘唰’地抽出,稳稳横在西陵芜的脖子边!剑与西陵芜的喉结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一瞬间,气氛有些凝固。
西陵芜手中仍旧举着酒杯,他一双眸子冷冷看向奚轻,其中并没有恐惧,反而用手指轻轻抚上剑尖。
以他的功力,只需一用力,这剑便会断裂。
而面前的奚轻,功力如此低,西陵芜甚至都不需要进行防备。
紧张的奚轻却并没有与西陵芜对视。
他心跳快得仿若要蹦出身体,白皙的一张小脸上已经红了一片,低着头,眼睛到处乱瞟。过了一会儿,他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鼓着腮帮子看向西陵芜,将之前便已经想好的台词念出:“不、不娶我,我我我我就杀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萌萌哒小狐狸精求各位小天使们疼爱quq
第3章
西陵芜闻言,微微一怔,原本刚要用力的手登时松懈下来。
他低垂着头,看着面前色厉内荏,说完那话后,反而身体颤了两下的人,突得想起那夜来。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西陵芜早早练完剑归来,洗漱后躺在床上,正要入睡,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他原本准备起身查看,却发觉来人只是一个功力极弱,身上还带着一丝妖气的小妖精。
那种小妖精,对西陵芜来说不会有一丁半点的威胁。
西陵芜索性闭上眼睛,想看看那小妖精会做什么,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失控……
那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小妖精,站在他床铺面前犹豫良久。
西陵芜能感觉到那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的模样,没过一会儿,一双小手便将西陵芜绑缚在床上,衣服落在地上的扑簌声响起,紧接着,一个温热的身体便跨坐在西陵芜的身上。
西陵芜心头一跳。
少年似乎觉得坐着不太舒服,时不时便会挪动一下身体调整姿势,他屁股上肉很多,一向自制的西陵芜身体竟觉得有些软。
他喉结滚动,差点没忍住挣脱开手上的束缚。
但最终,他还是一动不动,假装熟睡。
两个人身体相贴,西陵芜听到一个软糯的声音道:“对不起。”
说罢,那双细嫩的似乎从未干过什么活儿的手,便不住在他眼前晃……
“你、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我真的会杀掉你!”带着一丝紧张的声音从耳畔响起。
西陵芜回过神来,看向面前的奚轻。
奚轻一双眼中带着丝不自在。他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时不时便用眼睛偷偷觑着西陵芜的表情,生怕西陵芜生气似的。
西陵芜的眸子盯着奚轻看了一会儿,低声道:“嗯,娶你。”
奚轻猛地松了一口气。
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欢喜的表情。
临出门前,奚轻虽然嘴上对阿娘说得很确定,认为西陵芜一定会娶他,但其实真正看了西陵芜白日里的表现,才发觉他想得有些天真。
这人……和那一夜凶猛的模样完全不同,反而看起来冷冰冰的。
那双眼睛与奚轻对视,不带一丝感情,仿若能将奚轻冰冻。
尤其是,西陵芜的身边还有很多武功看起来很高强的侠士。
在如今这种妖族与人类侠士互相对立的年代,若他们发觉奚轻的身份,说不定会像阿娘之前讲的故事一般,将他抓起来当做宠物,或者抽筋扒皮……
一想到这里,奚轻便忍不住有些害怕。
所幸,西陵芜同意了!
奚轻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直接便往西陵芜怀中扑:“那你以后就是我相公了!”
狐族当年以魅惑人心、放浪形骸出名,虽说与狐族行床·笫之事,反而对侠士的武功多有益处,但因狐族实在太过高调,导致很多人类都对狐族没有什么好感。
曾有一位成员,竟同时与十几名侠士缠绵,导致那十几名侠士为了‘争宠’,干脆大打出手,最后的结果自然不尽人意。而那狐族却并不知悔改,也并不认为错在他,反而因此舍弃那十几名侠士,又去勾引别人,遭到侠士背后势力的反扑与打压。
当时的战役中,狐族死伤无数,这么多年来自然收敛许多,但因修炼方式的缘故,定要与成年男子交·合,便想出结契的方法来——伪装成普通人下山,与看中的人类对象结契,等结契对象寿终正寝,再物色下一个目标。
如此这般,倒是渐渐繁衍生息下去。
奚轻之前便是因到了适龄年纪,才被娘亲赶下山去物色喜爱的人类。可他会错了意,在选中西陵芜后,便直接与西陵芜有了床榻缠绵。
回到山上后,奚轻身上已有异香,吻·痕遮都遮不住,登时被娘亲好一顿训斥。
这不,奚轻又被赶下山来,询问西陵芜是否愿意娶他。
西陵芜被一个小炮弹撞在身上,立刻伸手环住奚轻。
他神色依然冷淡,看不出与之前有任何不同,但如果是非常了解西陵芜的人在,一定会发觉,现在的西陵芜心情很不错。
奚轻的脸在西陵芜身上蹭了蹭,也笑得一脸满足。
西陵芜的心被蹭得痒痒的。
奚轻抬起头,扬着绯红一片的小脸:“相公,你亲亲我……”
那一夜对奚轻来说也是销魂蚀骨,再加上狐族在这事上面本就十分大胆,他说起这种话来,自然不知羞耻。
西陵芜闻言一怔。
不过想到之前的事,便也释然。
能直接摸到他房中做那档子事,现在自然不会多害羞,倒是之前还没做什么时,反而一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可爱得紧。
这般反差,让西陵芜觉得十分有趣。
他低下头去,蜻蜓点水般,在奚轻的红唇上印下。
奚轻的唇看起来并不是很厚,吻起来却软乎乎的,也甜甜的,仿若刚偷吃了蔗糖,便来索吻一般,身体也像是没骨头,一亲便软下来,若不是西陵芜手揽着,恐怕已经滑到地上去。
他原本圆溜溜的两个大眼睛,此时微微眯着,带着些迷蒙,脸上的表情娇憨,一下便又让西陵芜回忆起那天晚上。
那晚。
他终是忍不住半睁开眼睛,看见了奚轻的模样。
小家伙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却实在可爱,全身都泛着粉色,正低头嘟囔着什么。
饶是西陵芜这种定力强的人,也有些意动。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奚轻仍旧坐在西陵芜的身上,却双腿发颤,哑着嗓子哭道:“求求你动一动……”
想到这里,西陵芜面上不动声色,揽着奚轻的腰却变得更加用力。
他加深了这个吻。
奚轻:“……唔。”
奚轻发出一声闷哼。他的嘴唇被咬得有些法藤,条件反射抬起头,似乎想躲开这个吻。
发觉这一点的西陵芜顿时变得克制起来。
他不愿意吓到奚轻。
西陵芜松开奚轻,已经变得有些幽深的眸色渐渐恢复清明。
大拇指在奚轻柔软的唇上按了按,他才终于放手,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衣服,淡淡道:“走吧,带你回家。”
奚轻眨眨眼,跟在西陵芜的身后往外走,有些懊恼。
若他刚刚没下意识躲开便好了……
其实他很喜欢阿芜的亲亲,甚至想,若两个人每天什么都不干,只亲亲也是好的。
阿芜突然放开他,是不是生气了呀?
奚轻又去偷偷看西陵芜。
然而对别人感情变化一向敏锐的他,这一次却看不出西陵芜到底是什么想法了。
两个人一同走下楼。
之前发生过一番闹剧的一层,此时已经被打理的干净利落,完全看不出这里之前才发生过一起斗殴事件。
店小二嘴上说着吉利话,目光在奚轻与西陵芜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奚轻有些殷红的唇上。
这年代,女子多柔弱,且人数较为稀少,崇尚武力的侠士们看中对方,结契在一起,互相搭个伴儿,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这西陵家的老三,竟也与一名男子在一起了。
不过……
那跟在西陵老三身后的男子,模样也实在太过好看了,就像是之前吃饭的客人说的那般,就算是香来楼的头牌,估计也比不上他这般肤如凝脂。
若是这样仙子一般的人看上他,他也把持不住!
“客官慢走!”店小二最后高声道。
走在最后的奚轻回过头来,笑得眯了眼睛:“谢谢。”
他刚刚完成一桩大事,心情好,看谁也觉得慈眉善目,就连高高挂在空中,显得异常炙热的太阳,都变得温暖可亲起来。
那小二猛地得了回答,一张黝黑的脸也透出红色来。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奚轻却并没有注意他,而是转过头去,快速往西陵芜的方向赶,叫道:“阿芜!等等我。”
西陵芜脚步虽不停,但速度确实慢了下来。
奚轻挪着相对来说较短的腿,终于赶上西陵芜,他神态自然,伸手便去牵西陵芜的手,等握上那常年握剑,略带薄茧的手后,好奇问:“阿芜,我们是要回那栋大宅子里吗?”
西陵芜淡淡应了一声。
奚轻顿时露出期待的表情来。
上次去那栋大宅子,他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只顾着找西陵芜的房间了,这一次过去,一定要好好看看!
还有……
还有那次的房间……今天也一定要再来一发!
奚轻偷偷握了握小拳头。
第4章
西陵芜完全不知道奚轻的小脑袋瓜里面都藏着什么。
他的全部心神都放置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
奚轻的手有些冰凉。
恰好此时刚入暑,天上的太阳高高挂着,炙烤着大地,空气燥热得连一向心如止水的西陵芜都觉得有些闷。
而奚轻手指上的凉意,却像是顺着两个人的指尖,传递到西陵芜的心中。
两个人一路沉默前行,很快便到达西陵家府邸。
西陵家很大。
这是奚轻曾经潜入西陵家时便有所感觉的事实,这一次光明正大进入其中,奚轻仍旧有这种感觉,但却是不一样的心境。
他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看什么都觉得好奇,有趣。
西陵家重风水,一个府邸修的像是个花园一样,几乎每一处都是别致的风景。西陵芜自小在这里长大,原本已经习惯此处的风景,但看着旁边的奚轻一张小脸上满是好奇,这么一路行来,竟也不觉得烦闷,甚至觉得这些景色,也与之前有所不同来。
府邸的丫鬟婆子不少,一路行来见到西陵芜便行礼。
奚轻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阵仗,眨着眼睛往那些人身上看。
西陵府很有规矩,那些丫鬟婆子虽然注意到三少爷旁跟了一个人,但眼睛从来都不乱瞟,所有人都很识本分。
西陵芜一路带着奚轻到达位于东边的小院,低声道:“这是我住的地方。”
奚轻点点头。
他心想,我当然知道。
“今日先修整一番,明日我带你去见我爹娘。”西陵芜说着,推开门。
见父母!
奚轻整个人都愉悦起来,忙点头,声音软糯道:“都听你的。”
大元朝在婚配方面风俗奇特,许是因为以武为尊,又觉得大丈夫不拘小节,所以行事方面竟也显得十分粗犷,只要是看对眼儿,领对方见了父母,交换婚贴,再去登记一番,就算是夫妻了。
虽有媒婆,但也并不是必须请,更谈不上不请媒婆便是不尊重对方。
至于办不办喜酒,那也是人家自个儿的事儿。
末世种田忙完本[重生甜文]: 1 页, 《末世种田忙》作者:糯糯啊文案:有幸回到末世前,饿怕了的季茶脑中熊熊燃烧的只有一个念头:种田!种田!种田!先种下一把青菜,再种下一把花生,还要一大把辣椒,等到秋天,我们就可以收获……噫?一个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