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药园空间 完结+番外完本[重生甜文]—— BY:西娅城堡

似是而非 完结+番外完本[穿:本书总字数为:685414个《似是而非》作者:鹿清LQ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太子,可太子身份却是假的,不过这小侍卫却长得挺不错小受穿越到假太子身上,因为好色一开始就喜欢上
1 页,
《重生之药园空间》作者:西娅城堡
文案:
柳肆臣重生到了四十年前,意外获得了一个药园空间;
遇到了一个叫顾遥的少年;
两人携手一起长大,一起努力;
竹马竹马酸甜的成长故事;
甜度+++++
PS. 其实是披着竹马竹马的皮 行金手指种田文的实。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肆臣 ┃ 配角:顾遥 ┃ 其它:重生,随身空间,种田
第1章 盛夏嬉闹
炙夏,蝉鸣,烈阳下风中都带着股股的暖流,只把人吹得昏昏欲睡。满山的翠叶被烤得纷纷软绵卷曲了起来,反而娇嫩的花朵还在迎着阳光绽放。郁郁葱葱的山腰上缀着几户青瓦青砖的人家,一户人家的墙角处种了两颗人腰粗的枣树,树下放了一张竹床。层层叠叠的枣树叶子完全遮住了阳光,树荫下的竹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小人儿。
小人儿豪迈的睡成了一个“大”字型,红扑扑的小脸上带着点恬静的微笑,不时还吧唧一下小嘴,好像在梦中吃了什么好吃的。
这个小人就是柳家村时年五岁的柳肆臣,柳家村老村医家的小孙子。
“小四儿~小四儿~”屋后拐角处,一个声音小声地唤着,叫了几声后见叫不醒床上的小人,拐角处冒出一个小脑袋,黑瘦的小脸上还拖着一条鼻涕,脏乎乎的小手扒着墙上的砖头缝,左右看了两圈,见没有其他人在,便大胆地弯着腰一口气跑到竹床边,蹲着身子看了看床上还在酣睡的人儿。
“小四儿~”小孩用脏兮兮的小爪子捏了捏床上小人白嫩的脸颊,柔嫩软滑,像一块上好的豆腐,小孩捏了一下就裂开嘴笑了,这可是趁着这小人睡着了才有的福利,平时醒着可凶,刚伸出手就能被一巴掌拍回去。
“唔……”床上的柳肆臣皱起了秀气的小眉头,随后动了两下纤长浓密的睫毛睁开了一双水汪汪的葡萄大眼。
刚醒来的小孩还没回过神,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迷茫的大眼充盈着水雾,瞳孔收缩了一下慢慢放大,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随后微微眯了起来。
柳肆臣一巴掌拍开脸上的小爪子,才擦擦口水坐了起来。凶巴巴道:“黑猴,干什么?”
被凶的小孩也不在意,看他完全醒了才龇着一口小白牙说:“你忘啦,我们今天要去下河里捡螺蛳,长兴哥都等了你半天了也不见你,叫我过来喊你的。”
柳肆臣揉揉眼睛,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回事,这才跳下了小床,穿上小拖鞋就往屋子里跑,边跑边说,“我跟爷爷说一声,你等会儿。”
柳肆臣进了屋,柳家一共三间砖瓦房,中间堂屋,放着一张八仙桌,四张长凳围着桌子,大门对面的墙上挂了个菩萨画像,摆放着香案。堂屋东面一间房是厨房,西面一间房是柳爷爷和柳肆臣的卧室。
柳肆臣冲进房间,柳爷爷没有午睡,天气热的人根本睡不着,此时正带了老花镜坐在窗前的案桌前写药方。
“爷爷,我要出去玩会啦,你乖乖在家呀。”柳肆臣卖乖地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纯良。
柳爷爷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放下毛笔,摘下眼镜,摸摸他柔软的发顶才点头,“爷爷给你找个帽子,外头日头大。”
“好嘞,爷爷我和长兴哥去游水,晚上给你带好吃哒。”柳肆臣屁颠屁颠跟着爷爷,等柳爷爷给他戴上一顶草帽,才拎了个竹篮冲出门找等在外面的黑猴一起,向山下跑过去。
柳爷爷只来得及向他喊了一声“小心些,别去大湖。”就看不见小孩的身影了。
柳肆臣边跑便擦汗,不久就看到河边已经聚了四五个小孩,从五六岁到十来岁不等,正噗通噗通地尖叫嬉闹在溪水里。
柳肆臣和黑猴也尖叫着扑进了溪水里,这条溪水来自山上的泉水,冬暖夏凉,山上部分叫上河,山下部分叫下河,溪水里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最深的地方也才到柳肆臣的肚脐眼,过了五岁,村里大人就不拘着小孩来这里游水了。
柳肆臣眯着眼在沁凉的水里扒了衣服,只留了一件小裤衩在身上,将衣服装在竹篮里用两块大石头压在水里,转头就被一只大手按着头埋进了水里。
柳肆臣小腿一蹬,就从水下蹿了出去,逃离了被压到河底的命运。
“柳长兴!”柳肆臣怒瞪着大眼,咬着牙抹了把脸上的水。
柳长兴比柳肆臣大了七岁,又瘦又高,完全不畏惧小孩的怒意,反而大笑了两声,冲小孩又泼了两把水。“小四儿你怎么这么能睡,跟个小猪似的。”
这下可把小孩惹怒啦,直接扑上去闹腾了起来。一群小孩立马被点燃了气氛,整个溪水里像滚进了一条蛟,翻腾着白色的水花溅起了几米高,嬉笑尖叫怒骂传出了老远。
柳肆臣玩累了,半蹲着小身子走到一颗大树下,靠在一块凸出水面的大石头上休息,远远看着一群毛孩子拎着竹篮子在河里摸螺蛳。
柳肆臣弯了弯眉眼,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五年前,他还是一名在二十一世纪超一线城市的银行做管理人员,收入不错但是工作繁忙,年近三十没有成家。上一世的他亲缘寡薄,父母早亡,爷爷奶奶也在他考上大学后陆续病逝,他一路凭着自己的聪慧努力,用了六年时间从一名小职员成了一个小领导,工作努力,生活单调。
出了意外后他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孟婆汤兑了水,不仅没让柳肆臣忘了上一世的经历,还让他从出生起就记得前尘往事,历历在目。
柳肆臣重生到了四十年前,他出生在七八年,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年代,他本能地嗅到了整个社会颓败下想要复苏的蠢蠢欲动,但是柳肆臣没啥大抱负,兴不起跟上发展潮流鹏程万里站上时代巅峰的青云之志。
他爷爷曾经是京都医学世家的传承人,动荡年代失去了妻子和女儿,悲愤之下离开了京都,带着唯一的儿子住进了这个祖籍小山村,一住就是八年。柳肆臣的母亲也是知识下乡的学生,只是家人都在动荡中离开,留她一人在世,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山村和柳父一见钟情,两人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柳肆臣出生时他父母正在迎接刚恢复不久的高考,后来小两口纷纷考上了京都的大学,就把孩子交给了爷爷照顾,如今工作都分配在省城,每年也就回来一两次看望孩子。
柳肆臣从来不怨父母没有照顾他,虽说顶着小孩子的壳子,内里毕竟是个成年人,他很感激父母把他带到这个世上,让他能在爷爷身边生活,在这个小山村里自由无忧地成长。
顶着孩子的身份久了,似乎自己的心理也变幼稚了,卖乖撒娇耍赖信手拈来,脸都不红一下的。
“小四儿,想什么呢?”柳长兴摸着螺蛳一路过来,见他小小一个人跟个大老爷似的翘着二郎腿靠躺在石头上,心里十分好笑。
“没啥,长兴哥,啥时候咱们再捉一次叽柳。”柳肆臣噗通到水里,他是这群孩子里最小的,长得白白嫩嫩,爷爷是有文化的医生,爸妈还是大学生在城里工作,从小他就被村里孩子谦让宠着,有好东西都紧着他先吃先用。
长兴哥是最大的,过了暑假就要上初中了,最是宠着这个小不点,村里穷,不止村里,这个年代整个国家都很穷,穿衣吃饭都还用着布票粮票。
整个村里一年到头吃不到两次肉,这是让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柳肆臣唯一苦恼的地方,民以食为天,吃不到肉真的馋到不行。
叽柳就是蝉,每年夏天,村里孩子都是上树下水淘吃的,这种富含丰富蛋白质的美食更是村里孩子非常热衷的。
“不成,过两天可忙,小婶家来客人,我爸给他家做新家具。我要去帮忙。”柳长兴闷闷不乐,少年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柳长兴小婶是村里出了名的小气碎嘴加没德行,全村人都能被她得罪个遍,柳长兴不爱跟他小婶婶家打交道,但是他爸是村里唯一的木匠,以后手艺也是要传给他的,现在每单活都让他跟着打下手。
“啥客人?我咋不知道?”柳肆臣来了兴趣,要做家具,这一听就是要常住的,柳家村半年八月来不来一个外人,这可是新鲜事。
“就我小婶家的远房侄子,听说身体不好,要来山里调养。”柳长兴说得含糊,其实他也不太清楚,只听他爸在家提过两句。
“身体不好来我们这穷山僻壤养啥?”柳肆臣大眼一转就知道里面有蹊跷,不过他也没在意,这时黑猴拖着小篮子游了过来,篮子里面已经装了大半的螺蛳。
“长兴哥,小四儿,你俩说啥呢,日头西了,咱快点捡,再晚回去我妈就要揍我了。”黑猴大名叫柳实,晒得全身都黑,整个夏天就穿一件裤衩,特别省衣服。
玩到日头偏西,柳长兴点了所有人到岸上穿衣服,捡得多都自动过来给柳肆臣空空的竹篮里倒上点,柳长兴把自己捡的倒了一半给他,连带着两条小泥鳅也给了他,一边帮他套湿衣服一边说“回去让你爷爷给你做了吃,螺蛳养水里留一半,你爷俩一顿吃不完。”
柳肆臣乖乖点头,和七八个孩子一起拎着竹篮满载而归。在灿烂的近黄昏的阳光下,在充满盛夏芬芳的草木香里,在嬉闹蹦跳欢笑的孩童声中,柳肆臣满心安宁。
第2章 这是一个梦
告别了玩伴,柳肆臣“噔噔噔”跑回家,小篮子往门前井边一甩,就冲进了卧房,“爷爷,我回来啦。”
柳爷爷正在屋后阴凉处翻弄草药,听到屋里的声音应了一声,“臣臣先去喝水,堂屋桌子上的蜂蜜水给喝完。”
蜂蜜水在井里沁过,凉丝丝的,柳肆臣摘了帽子爬到长凳上,然后双腿跪坐在长凳上,上半身趴在八仙桌上,小手捧着搪瓷杯“咕咚咕咚”大口喝水。
喝完了一抹嘴,就冲着屋后跑过去。
柳爷爷今年刚刚六十岁,前些年虽然过得清苦,但本身是医生,很懂得调养,如今身体健康,照顾柳肆臣一点也不吃力。爷俩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感情深厚,亲密非常。
柳肆臣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大半,风一吹还有点凉,正是十分舒服的时候,颠颠地蹭到爷爷身边,伸了小手帮爷爷翻弄草药。
“爷爷我来忙吧,您去收拾螺蛳,长兴哥说收拾一半就够了。”柳肆臣眼巴巴地看着爷爷,大眼睛透着点卖乖的笑意,看得人心一下就软了。
柳爷爷摸摸他的头,却不立即应了他,反倒指着竹筛子上的几种草药问:“来,跟爷爷说说,晒干了还能识得?”
“嗯!”柳肆臣也不为难,挨个拈起几种草药,用嫩嫩的小手捻了捻,不时还凑到小鼻子下闻闻,才慎重地开口:“金银花,益母草,板蓝根,还有这个车前草,对不对?”
小孩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求表扬的得意,柳爷爷忍俊不禁,拍拍他头顶,笑道:“不错,乖孙真聪明,爷爷给你收拾螺蛳去,你帮爷爷看着会,等日头下了用布袋一一装上。”
“好嘞,爷爷你放心吧。”柳肆臣从三岁能利索说话就跟着爷爷上山采药了辨认药材了,凭着他成年人的悟性和刻意记忆,不说十全十,他爷爷用过的十之八九的草药他都认得了,只是有些功效用处还很模糊。
柳家村很穷,柳爷爷没来之前柳家村有个赤脚医生,一个药方治所有病,很多人小病扛着,大病去县城,但是往往去了县城也没钱治,拖着拖着就这么拖没了。
柳爷爷来了后大病小病都治,小病能治好,大病也尽力延长寿命减少痛苦,收费还低,没钱的带两捧豆子来也行。整个村子对柳爷爷都带着感激和尊敬,连带着对柳肆臣也十分照顾。
日头下了后山里温度就降了下来,不在似中午的炙热,风里也少了点燥热,柳肆臣认认真真地把草药装进了布袋,一个个拎着放回堂屋,等爷爷有空了再分门别类地装起来。
“臣臣,洗手吃饭了。”柳爷爷在厨房门口喊了一声,柳肆臣脆脆地应了一声,去井边舀了水仔仔细细地洗手。
村里还没通电,晚上蚊虫还多,一般天黑了后村里人都喜欢搬个竹床出来,撑上蚊帐闲谈乘凉。
柳爷爷和柳肆臣吃了晚饭,螺蛳被柳爷爷剪了尾巴,洗得干干净净,用香料和一点点辣椒加盐煮了,有滋有味儿,配上一碗米饭,爷孙俩吃得十分满足。
柳家村很少有人家能吃得起大米饭,大多数人家都是粗粮加着点白米做粥吃,干饭都很少吃。柳肆臣家的米还是他爸妈寄回来的粮票买的,他爸妈工资都很低,但是粮票布票给得足,用不完都往家里寄。柳肆臣想着什么时候能吃点红烧肉就好了,从他出生到现在五年了,每年吃肉的次数依然是两只手能数的过来。
等柳肆臣洗了澡后柳爷爷已经给他中午睡觉的小竹床撑好了蚊帐,他爬进蚊帐里,惬意地躺好,冲着爷爷喊了一句“爷爷你赶紧去洗澡,等会水不热了。”
柳爷爷应了一声,心里好笑,这孩子越来越像个小大人样了。
柳肆臣拨弄着胸前的一块翡翠吊坠,手上微微刺痛了一下,这才发现柔嫩的小拇指上被划了一个小口子,可能是在溪水里玩耍时碰伤的,此时被翡翠的棱角一压,又冒出了点血迹,正好涂在了吊坠上。
这块吊坠是他出生后就带在身上的,据说是他们柳家传家宝,柳家再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变卖掉,吊坠是个不规则图形,好像没有刻意雕饰过,不过翡翠本身水头很足,翠绿欲滴,晶莹剔透。柳肆臣赶紧把手指头放进嘴里舔干净伤口,没有注意到蹭到吊坠上的血迹慢慢消失了,就好像被翡翠给吸收了,整个翡翠吊坠变得更加光亮水嫩,好像要滴出水来一般。
我一点也不倒霉 完结+番外:本书总字数为:984685个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我一点也不倒霉》作者:拆字不闻文案:*cp:精分缺爱的攻×小倒霉的受本文又名《倒霉蛋也有春天》《你是我心里的小灯泡》倒霉蛋宋煋是经过大风浪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