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之貌美如花[系统]完本[种田甜爽]—— BY:地生花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 完结:本书总字数为:586419个好书尽在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作者:绿头菜 文案:妈哒,明明说好扮演台词不超过十句的路人甲,为什么离开主角就病危,这日子没法过了……咳咳咳……快把我的氧气罩拿
1 页, 好书尽在
蛮荒之貌美如花[系统]
作者:地生花
文案
残酷的原始蛮荒社会,部落之间为了争抢资源,相互掠夺,每位成年者都要经过祭司的洗礼仪式,选择是成为雄性还是雌性。
才穿越的原非,被部落遗弃,在快要一命呜呼的时候,与一个貌美系统绑定在了一起。
cp:外表禁欲内心乐观积极奋斗皮皮虾小酒窝受(皮一下很开心)&身强力壮狼狗腰内心戏特别多的痴汉攻
几年后,原非即将就任部落族长。
但就在祭司为他洗礼的时候,部落被攻打了,他被迫接受别族部落祭司的洗礼,古老的腾浮现在他额角,他成为了一个雌性。
岐:“马上又要春天了,努力播种,还是没让自家的雌性下崽QAQ”
原非:“生不出来不是我的原因”
岐:“……是我不够努力”
原非:“……”
1、强强联手撒糖,征服原始蛮荒
2、架空世界,请考据党不要深究,作者逻辑死,放飞自我,开心就好。
3、无生子
4、蠢作者玻璃心,三观不合的请勿喷,你好我好,大家好,有缘下本见~
文案废,总之这是一篇话不多只知道干的忠犬痴汉攻暗恋小受,并努力把小受变成媳妇的故事。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非 ┃ 配角:蛮荒吃不饱大小喽啰等等 ┃ 其它:
第1章 停滞的3月1日
原非点了支烟,香烟厚重的味道让他脑袋无比清晰冷冽。
3月1日,他像平时一样上班,加班,下班,跟着发小到大排档吃东西,最后看着发小被砍死,等凌晨一过,他迎来的不时3月2日,依旧是3月1日。
时间停滞。
他已经重复了5次3月1日的生活。
对面桌子,他的发小杨易安脸上挂着笑。
原非实在笑不出来,对着死在自己面前5次的人,他实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试过让杨易安别出门,或者把人邀请到了自己的家里,甚至提前叫好救护车,在5天内,他尝试了五次方法,然而,就像是戏谱已经排好,做再多的措施,终究是无效的。
杨易安会死,而他每天都要机械的重复着3月1日的所有事情。
他朝后靠到椅子上,下巴扬起,对着天空缓缓的吐出长长的烟圈,好一会,他才动了一下,把还有大半的烟熄了,扔进桌子底下的塑料垃圾桶。
既然剧情已经设定,那只能跟着剧情走。
于是原非双手抱臂,透过挂在鼻梁上的镜片眯起他那双锋利又漂亮的眼珠:“我已经连续加班了一星期,现在已经快凌晨,我请问,你非要在大排档吃夜宵,从身体机能上讲我认为一整天没有进食的胃排斥抵触这些东西。”
喧闹的大排档,烟雾缭绕,在嘈杂热闹的地方,灯光打到他毫无表情的脸上,衬得眼珠带着湿漉漉的水光,折射出灵动光泽。
周围的笑闹,赤胳划拳的人们,酒杯碰撞的声音都似乎堙没在了耳边。
“我们都快一个月没见了,今天要不是我在门口蹲点,你说说你那么忙,我那见得到你。”杨易安拿出几张湿巾,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油腻腻的桌子,大排档的桌子都并非太整洁干净,即使在他用完一包湿巾后依旧闪着和之前一样的油光。
原非把严谨的衬衫扣子解开几颗,裸/露的两条锁骨线条舒展又白皙得触目惊心,把卷得并不是很整齐的袖子重新卷上,他看了一眼手腕上手表的时间,离凌晨还差15分钟。
原非是一名法医,案子都是一件接着一件,出差也是频繁,能和发小聚在一起的时间确实不多。
“好吧,我最近确实太忙,只要你不介意我妨碍到你和你女朋友独处,还有,不要试图对我撒狗粮,我拒绝的同时会踢翻你的狗碗。”他说着把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摘了下来,五官因此也变得清晰柔和,少了丝冷漠,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温暖,冷漠与阳光这两种相反的气息,却能在一个人身上相互交融而和谐,属于原非的独有气质。
老实的杨易安盯着他笑了起来:“一把年纪说这些也不害臊。”
原非像是陈述一份尸检报告一样:“我虚岁二十七,男人三十一枝花,我现在还是打骨朵的年纪,对此,你有什么异议。”
杨易安:“……”
大排档那边,杨易安的女朋友方小怀左手端着一个摞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右手拎着一碗温热的海鲜粥,她样子温温柔柔,又黑又直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她把手中的海鲜粥放到原非的面前:“大法医,赏脸尝尝。”
原非露出笑容道:“谢谢。”他并不经常笑,此刻笑着,右边脸颊会有一个浅浅的梨涡,和他冷漠的五官有些不和谐。
碗里的海鲜粥熬得还算鲜,原非吃了两口就放下了调羹,他的指尖因为蹭到油而泛着细微的亮度,对面的杨易安和方小怀正在你一口我一口的相互喂食。
3月1日,也就是今天,他们将要通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
原非看手腕的表,距离凌晨还差6分钟。
“原非,我们决定下一月结……”
“啊!啊!”杨易安没说完的话被大排档突然爆发出的声音打断,几乎是同时,原非站了起来。
“碰碰”的声音,一伙人在大排档开始闹事,口里骂着不伦不类的脏话,手上或多或少都拿着铁棒和长/刀。
杨易安胡乱的在身上找手机:“报,报警。”
“乖乖呆着。”原非越过桌子抓住他的手:“不想第6次被砍就消停点。”
杨易安:“???”第6次?被砍?
原非的车就停在马路边上,他带着两人上了车,从兜里拿出手机报警,透过后视镜看坐在后座上的两个人,手指在手机的屏幕上摩挲:这次关车里了,应该就不会被砍,明天大概就能是3月2日。
他启动车子,从喧闹的大排档出发,然而,原非多想了,在他盯着手机屏幕的时间,即将是凌晨的时候,一辆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车险些撞了上来。
原非转动着方向盘,手臂似乎被无限拉长,车道上硬生生滑出一个曲线的弧度。
“砰!”车窗碎裂的声音。
周边的喧闹叫嚷一片,混乱不堪的思维已经脱离,他能感觉自己被杨易安拖着出了车。
“原非,你醒醒!醒醒!”杨易安把人平放在地上,打电话叫救护车,方小怀掩着嘴掉眼泪。
混乱的街道,当杨易安身后闪起一把长/刀,原非的思维意识仿佛回笼,动作语言似乎被一点一点的放慢。
他不禁在想,这是演电影而且还是科幻灵异风格的,怎么到哪都有刀追着杨易安。
几乎是身体比意识先动了起来,原非一手揪住杨易安的衣领把他往旁边拽,身子砸到地面发出骨骼撞击的声音。
一个狰狞的男人,拎着一把长/刀,从他的五官面目及精神状态,原非分析,这人有精神病的概率超过80%。
为什么一个有着精神病的人大半夜的还在街上游荡又或者为什么他就恰好拿着长/刀要砍杨易安,理由都不重要了,因为那把长刀还是见了血,只不过换成的对象变成了原非。
死亡只是在一瞬间,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感受到剧痛,呼吸急促,耳边能听到自己放大的喘息声,逐渐升高迅速消失,沉入无底的深渊。
气息消失。
“滴”系统成功启动。
掉在不远处的手机,时间显示凌晨00:00,半响00:01,3月2日。
第2章 初入蛮荒
密密麻麻幽深的树林、灌木,蜿蜒翠绿又充满危险,早晨的露珠正随着日出而慢慢的挥发,绿色的野草上的一滴露珠随着叶脉凝结在叶尖,即将缓缓掉下,一片黄色的圆叶接住了它。
圆叶被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托住底部,上面已经有了将近一半的水。
原非小心翼翼的用手捧着,把圆叶口对折,喝下了他收集了一早上的水。
这点水并不足以补充他身体里的水分,而且这具身体……
他把手里的圆叶放下,拨拉拨拉乱草的头发,他现在这具身体整个缩小了近一一圈,大致目测只有八九岁,一个被驱逐抛弃差点被当成肉干的野人。
就在几天前,原非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围着一群明显看上去不是和他一个品种的人类,裸/着上身,手臂上有着繁琐复杂的纹路亦或者是刺青图腾,腰间围着兽皮、稻草,有的甚至全身赤/裸,他们身体黝黑,连那个地方也不可避免,就像是干巴巴的老树皮。
并没有多长时间给原非多观察情况,因为围着他的几个野人脸上的表情明显不对,眼中的冷漠与周身野蛮的气息近在咫尺,在那一个瞬间原非的脑袋是空白的。
“噗”的声音,额角上一阵温热,铁锈的味道让他慢慢转动眼珠,看向刚刚就发生在他旁边的情景。
在他身边一个和他差不多一样高的小孩,被一把石斧砍成了两截,喷涌出的鲜血染红了草丛也溅到了他的脸上,过于刺激的情景,这具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这个的手已经断了,他做不了战士,只能做食物。”那具小孩的尸体被拖着下去,砍成几段,肚子的内脏被几下掏出来丢到草丛中,剩下的都挂在了树上,树枝上还挂着一些红通通的肉条,有部分已经风干。
原非已经震惊到被扯翻在地压住后颈骨才回过神来,他湿润的眼珠变得锋利:“你们这样是犯/法的。”他想这么说,但说出的语言连他自己也听不懂。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引起周围野人的注意,他们打量着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推语言,原非能清楚的知道他们说的。
“这一个,没有外伤,是哪家的孩子。”
“木答家的,这是他家最小的孩子,他身体不强壮,在我们迁移的路上肯定熬不过去,木答就把他送过来了,之后,希望能得到一条腿作为食物。”
那个手里拎着石斧的野人,盯着他像是一块食物,点点头,随后高高的举起手中石斧。
原非在这一刻感受到真实的死亡气息,他瞳孔盯着那把石斧,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跑!
手里抓到一块湿乎乎的石头,原非抓起反手就朝拎着石斧的野人砸去,没有任何犹豫,在后颈骨的粗糙的大手松开的瞬间转身就朝茂密的草丛堆里跑。
原非反应很快,以至于几个宰杀他的野人在愣了一会之后才追上去。
“别,别去。”
草棚里一个年老的头上戴着五彩羽毛,手里拿着一根骨杖的野人出来了,他浑浊的目光盯着原非逃逸的方向,像是诵经一般举起骨杖,喃喃自语:“出现了,出现了,引导蛮荒统治的人神。”
已经一整天或许更久没有进食的胃让原非在喝下一点点水之后持续干呕,蔫头蔫脑的靠在一个杂草不是很多的土堆上。
他已经在这个幽深的树林里走了很长时间,连一个野果也没有看到,这具身体年纪太小,过于挨饿导致已经不足以支撑原非实行他想做的求生的一切,身体在极速衰弱,内脏似乎全部挤压绞紧,他知道他需要食物,仅仅是在几分钟的心里建设之后,原非慢慢动了动身子,他趴在土堆上的小小的虫洞面前,用树杈从里面掏了掏,在掏出几条白色肥肥胖胖的幼虫之后,弄掉头部,随即丢进嘴里……
身体的适应能力比想象中的差,这出乎原非的意料之外,他以为这具野人小孩的身体应该已经适应生食的环境。
意识越来越模糊,原非不禁想:生活就像强↑奸,既然反抗不了,就享受好了,享受再一次死亡的过程。
第3章 系统启动
“滴滴滴滴”的声音,让靠在土炕上的人动了动,原非费力睁开眼睛又闭上。

思维能清晰的听到声音,原非这次困难又快速的睁开眼睛。

原非本能的饥饿感让他对脑海中闪现出的声音内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过渡干涸的嗓子发出粗砺的声音:“你,你有吃的吗?”

这时原非的手指动了动,他拨开了腰上的草裙。
系统:
修养良好的原非难得用所剩的力气爆了个粗口:妖你个脑壳!我是男的,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系统:?????
***
声音吵得原非脑仁疼。
系统:“怎么会这样,这和剧本不一样,你怎么会是个男的,我的一女N男计划,我的宿主怎么是一个系着草裙,不穿内裤的男野人?!”
男野人。
原非:“……”
貌美系统:“QAQ,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原非的声音冷静得不可思议:“如果你不是我过渡饥饿幻想出来的,请发挥你的用处,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需要食物。”
脑海中嘤嘤的声音小了许多,貌美系统擦干眼泪,好半天才说话:“我可以让你肤白貌美,身娇易推倒,只要是美的一切我都可以做到。”它说着还故意害羞了一下:“哦,对了,各种私\处保养都可以。”
原非:“你不要说话了。”
系统:“……我里面有任务规定,完成任务可以兑换商品。”
所谓的任务其实就是使用系统,使用一次根据不同程度分别得到不同的点数,现在原非得到了吃的,就是他刚刚花费了100个点得到的一块养颜美容的全麦土司面包。
原非在系统兑换中查看了,只有500以下点的商品解锁可以兑换,500以上的还没有解锁,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纵观500个点以下的商品,唯一可以吃的就是全麦土司面包,别的都是什么脱毛膏、润肤露之类的,而且商品兑换过一次就不能再兑换了,全麦土司兑换过一次,已经呈现出灰色的状态。
保护少爷的最高准则完本[快:本书总字数为:1132069个好书尽在 《保护少爷的最高准则》作者:烦龙龙文案遭遇意外,乌鸦和苏生落入一个奇特的空间,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完成刻印给出的任务在危机四伏的任务世界,如何保护好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