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蜜[穿书]完本[穿书甜文]—— BY:公子于歌

快穿我揣着一个怀孕梗完本:本书总字数为:277646个《快穿我揣着一个怀孕梗》作者:产奶的公牛好书尽在 文案震惊!火大!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野男人干的?!陈小言是一个作家,且是一个脸皮厚出天际的作家此“优点”可由某人
1 页, 好书尽在
《吃蜜 [穿书]》作者:公子于歌
文案
谁叫你身娇肉嫩甜如蜜,看见就想吃。
又名《大伯哥,我们不可以这样子》,豪门狗血大戏,细腻闷骚文风,慢热!
陈遇作为一个优秀的直男,穿越到同性可婚的耽美文里,成了个除了好看没有别的优点的花瓶受,有一个很爱他的丈夫。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掩藏自己的优秀,做一个称职的花瓶。
第二件事,就是老老实实地走剧情,完成诸如“绿茶婊”,“抱大腿”,“女装唱戏”,“真面目败露”等一系列雷人狗血戏码。
第三件事,就是让自己的丈夫早点爱上别人,成功离婚。
奈何丈夫竟然不舍得离,他只好另想办法。一家之长是大伯哥周海权,如何让大伯哥更讨厌自己,然后把自己撵出去?
更或者,如果自己成了个勾搭大伯哥的妖艳贱货,这婚难道还能离不成!
凶悍刻板封建大家长洁癖攻 vs 身娇肉嫩小清新口不对心受
注:特别狗血!!! 和谐社会,不存在违法关系。看了就知道。
受的职业是乾旦,因此本文比较高大上的宗旨是宣传传统国粹文化!!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遥,周海权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四月的南城,似乎要迎来一场雨,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水汽。
陈遇半裸着胸膛站在穿衣镜前,白衬衫的扣子从领口开始扣起,一颗一颗,然后是领带。深蓝色的领带,系上之后他又犹豫了一会,伸手扯掉了,又解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锁骨处不知道怎么挠伤了,看起来像是道暧昧的吻痕,勉强遮住。
他套上裤子,赤着脚站在镜子前看了看。
正经又有点随意,挺符合他如今肖遥的人设!
陈遇穿到《豪门男媳》这篇狗血耽美文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他如今的身份,是肖遥。
他看《豪门男媳》真是出于偶然。他平时也很少看小说,就是那天无聊,小说区里翻看了一会,结果就看到了这篇文。
他是被这小说的名字吸引到的,心想男人还能当媳妇?好奇害死猫,他就点开看了一会,没想到越看越狗血,各种老套狗血情节雷的他头皮发麻,不过这作者牛逼的地方就在于,虽然雷的人外焦里嫩,但就是让人忍不住看下去。尤其前面十几章写周海荣和肖遥的故事特别好看,好评无数,结果作者笔锋一转,忽然又出来一个受,作者才放话说,原来这个肖遥,是炮灰受!后面出来的才是正宫!
这一下读者就不干了,吐槽无数,这作者也牛逼,接受不了批评,撂话说自己不写了!
小说虽然大概是坑了,但炮灰受肖遥的故事还是完整的。如果知道自己会穿到这篇小说里,他当时肯定把这本恶俗耽美文当世界名著一样逐字逐句,认认真真地看一遍,然后再给作者刷一万遍留言,求他给肖遥一个好结局!
因为原著里的肖遥,有点惨。
这个肖遥属于城郊贫民区出来的,父母双亡还欠下一屁股债,家里实在还不上,只好亲自出马钓金主。皇天不负有心人,周家的二公子周海荣看上了他,嚷着要娶他。
就和所有言情和耽美文里的纨绔少爷一样,周海荣作为《豪门男媳》的男主,在遇到正牌受之前,那也是花花公子一个。不过众多蓝粉中最让他着迷的,还是肖遥。
肖遥,白面红唇,五官清柔,人间四月的春光都比不上他,文里形容他的词句很多,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就是说他“娇怯怯,清纯的一逼”。
清纯受肖遥和周海荣的爱情故事,总结起来,就是一个纨绔少爷和一个作天作地的绿茶婊的失败初恋故事。
没错,虽然周海荣是个纨绔子弟花花阔少,但以前是个只懂啪啪啪,不知道什么叫爱的男人,难道他以前上床都是跟不爱的上?不知道,反正原作者是这么设定的。
于是乎,周海荣就成了偶像剧里常见的阔少男主设定,遇到肖遥,才知道什么是爱。
这一爱不得了,天雷勾地火,被肖遥迷的七荤八素。肖遥虽然外表娇怯怯的,但内心却是个很有心机的人,把一个单纯的富家子弟玩弄在手掌心里。他知道周家是豪门中的豪门,他这种身份要嫁进去不容易,也知道周海荣这种纨绔少爷,对他不过是新鲜而已,吃到嘴里也就腻了,所以他一直吊着周海荣,非要等办了婚礼之后,再和周海荣啪啪啪。
没得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周海荣竟然也答应了他。肖遥也是很作,一开始他只是看中了周海荣的钱和周家人的身份,人家喜欢他,他不让人家碰,后来正牌受出场,周海荣变心了,他又喜欢上周海荣了,种种原因之后,对着滔滔江水就跳下去了。
跳江,这梗很狗血很带劲,作者更新到这里的时候,底下的评论哇哇叫,个个被这狗血洒的兴奋爆,结果作者写他“众目睽睽之下纵身一跃,瞬间没入江水之中……”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傲娇又玻璃心的作者断更了!
强烈怀疑这是作者因为评论区对正牌受不大友好的评论,导致他对炮灰受的无情摧残!
想起这些来肖遥就头大,这种命运预知了一半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今天是周海荣第一次带他进周家的日子,要和周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们一起吃饭,顺便在席上告诉大家,周海荣他们俩,准备结婚啦。
他记得肖遥在这顿饭上是出尽洋相的。他是贫民出身的孩子,即便认识周海荣之后,也跟着周海荣吃过几次西餐,去过几次高档餐厅,自己也突击训练过,但骗得了外行人,却骗不了豪门世家这些金贵男女。
“你不用紧张,有我呢。”周海荣温柔地对他说。
这是他头一回到周家,下了车子之后,仰头看,只见一栋黑色铁门,两旁的柱子和墙上爬满了青青黄黄的攀藤,腐朽而庄严。
周家大宅在半山上,坐落在南城紫檀路22号,占地两千三百多平米,是南城为数不多的古堡式建筑之一,后面是长夏山,前面是大江,环山聚气,面朝大江,都说周家能如此煊赫,靠的就是这块风水宝地。
周海荣体贴他,怕他尴尬,所以来的有点晚,进去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他们了。因为周海荣提前通知过,所以周家这些人难得聚齐一次。周家是豪门世家,兄弟姐妹很多,长女周彤,下面三个弟弟一个妹妹,老大周海权,老二周海荣,老三周海东,小妹叫周思语,今年才十二岁。
大家伙都知道周海荣为的是什么事,周家人没几个能看上肖遥,也就周家四妹,很高兴地领着肖遥去参观,二嫂二嫂的,叫的肖遥脸都热了。
“大哥没回来?”周海荣脸上带着笑,又有些犯怯的样子,问他大姐。
周彤摸着刚做的指甲,问说:“现在知道怕了?”
“二哥,原来你给我找的这二嫂,长这个模样啊。你口味变了呀,我记得你以前喜欢的,不是这种型儿啊。”
“嘘……”周海荣紧张地看了肖遥一眼,“少胡说八道。”
周海东笑了笑,摸了桌子上的烟,去阳台上抽了,一边抽一边斜眼去看正被周思语领着看照片的肖遥。楼梯旁的墙上,挂满了周氏家族的照片,最古老的照片要追溯到民国了。快要看到二楼的时候,听见周思语甜甜地喊了一声:“大哥。”
肖遥扭过头来,就看见有个男人从楼上下来。
周海权长相不如周海荣帅气,但五官更立体冷峻一些,额头饱满,鼻梁高挺,个头也更高一点,腰杆笔直,很男人。
肖遥忙俯身点头,不等他说话,周海荣就兴奋地跑了上来,说:“大哥,我跟你介绍,这就是肖遥。”
“您好。”肖遥很乖巧地微笑。
周海权点点头,却没多说什么,人设问题,不是这周家大哥的错!
作为《豪门男媳》里的男配,周海权在本文里的作用大概就是封建大家长……周家的老子死的早,周彤不管事,长兄为父,周海权在周家说一不二,一般偶像剧里封建家长该有的人设他身上都有,比如,威严,古板,脾气差,动不动就拍桌子,最喜欢拆鸳鸯。
豪门规矩多,讲究食不言寝不语,这顿饭吃的很是安静,以至于周海荣开口说他要和肖遥结婚的时候,显得非常突兀。
“这个事,你缓缓再说。”周海权冷冷地说。
“我们俩准备去登记了。”周海荣说。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啪”地一声,餐桌震的盘子咣当响。
拍桌子瞪眼睛的,当然就是周海权。肖遥忍不住去看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不知道手心硌得疼不疼,封建家长也不是容易当的。
周海荣纨绔子弟,不怕天不怕地,就怕他长兄,桌子一拍,他就怂了。
“好了好了,以后慢慢说,啊。”周彤打圆场。
这顿饭吃的悄无声息,只有偶尔肖遥的刀叉切到盘子上,发出刺耳而尴尬的声响,周家人侧目而视,大哥周海权的脸色就更黑了。吃完了之后,周海权先站了起来,然后看向肖遥:“你跟我来。”
周海荣露出很紧张的神色,抓住了肖遥,肖遥拍了拍他的手,温柔地说:“没事。”
周海权要喊他干嘛,当然是上演传统偶像剧常见戏码!
“说吧,”到了书房之后,周海权扯开衣领,往沙发上一坐,翘着二郎腿说,“开个价吧,你要多少,才肯离开老二?”
肖遥露出一种“真爱无价,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爱”的表情,说:“我和海荣是真心相爱的。”
“你知不知道老二现在没上班,一直都是靠家里养的?”周海权语气凶悍,说,“他要是被身无分文地撵出去,你也跟着他么?”
肖遥红了眼眶,说:“跟。”
周海权这种大男人,最见不得男人哭,见他红了眼眶,嘴巴动了动,冷冷地说:“你哭什么?”
肖遥也不说话,梨花一枝春带雨。
周海权:“你……你出去吧。”
肖遥红着眼出来,还要对周海荣说:“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一副忍辱负重的可怜模样。
周海荣脸有点红,送肖遥出去的时候一直在跟他道歉,说:“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说服我大哥。”
肖遥心想:“你说服不了,我和你大哥的设定就是相看两厌!”
不过他也只能点点头说:“我相信你。”
周海荣眼眶湿润:“我就知道,你最体贴了。”
周海荣叫了家里的司机送他,回去的路上就下雨了,春雨细如牛毛,整个城市都雾蒙蒙的。肖遥靠在椅背上,打开了一点窗,四月的雨有点冷,街道上刚开花的海棠,都被打落一地的破碎细小的花瓣。这顿饭吃的真受罪,大概是出身不一样,他其实理解不了原作肖遥这种一门心思往豪门挤的心态,什么萝卜什么坑,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能有什么好下场,嫁过去也是做炮灰。
他和肖遥真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他虽然出生在单亲家庭,但母亲把全部心血和家当都用在对他的培养上,会英日法三种外语,写得一手好字,画的一手好画,钢琴和架子鼓都手到擒来,跆拳道已经是黑带,最重要的是,上天还给了他一副好皮囊,从初中开始,他得到的奖状挂满墙,收到的情书按摞算。
所以人家穿书都是穿的越来越好,他倒好,穿成了一个除了好看没有别的优点的花瓶,还是个炮灰受,绿茶婊。
肖遥,是个绿茶婊,外头娇怯怯梨花一枝春带雨,关起门来就扎小人。虽然做了豪门男媳,却是注定个炮灰男媳。
这个肖遥,最后当然会给正牌受绕道,因为他不如正牌受有主角光环,人家主角受可是“集清纯与诱惑一体”的极品受,不像他,娇娇弱弱一朵白莲花,看起来“床上只懂得躺尸”,“一辈子就接受一种姿势”,朴素到人神共愤。
一颗纽扣一颗纽扣地解开,裤子也脱掉,肖遥脱光了衣服,在换上睡衣之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个肖遥看着清瘦单薄,但该瘦的地方瘦,该肉的地方肉,尤其纤细匀称的腰,还有两个好看的腰窝,腰身凹,倒显得屁股翘。
连他这个直男看了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这小腰……
啧。
第2章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肖遥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小区是老小区了,每家每户的铁窗下面都有很长的斑驳锈迹,因为年头久,小区里的树木都很高大,四月树叶新绿,透着斑驳阳光,雨后的早晨,阳光也带着水湿的香气。
他起来洗漱完之后,就拿了个拖把在浴室里一通捣鼓。
周海荣接到他的电话赶过来之后,看到的就是一片汪洋,这是老房子了,防水特别差,水漏到楼下去了,楼下的人上来,正在骂人。
“你干什么?”周海荣一步踏上去,看向那正掐着腰骂的中年女人。
楼下的邻居看了他一眼,见他衣着光鲜,态度这才好了一点:“你去看看,我家天花板漏成什么样了。水管坏了,你倒是去修啊,家里都是水,养鱼呢!”
周海荣作为头脑简单的纨绔少爷,人生秉承着一个观点,天底下所有的纷争都是因为金钱没有给到位,于是钱包一掏,简单粗暴:“这么多,够了么?”
那女人眉头一皱:“你干什么,有钱了不起啊!”
周海荣又添了几张:“够了么?”
那女人一把抓过他手里的钱,斜斜地瞪了肖遥一眼:“我跟你说,下不为例,就这点钱,都还不够我收拾房子的误工费!……真是的,吊了有钱人,干嘛还住这破地方?”
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完:本书总字数为:854688个好书尽在 《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作者:江为竭文案:本文改名为《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原名《出院指南[快穿]》>>>>夏一南的兴趣爱好是潜伏在精神病院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