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完本[异能强强]—— BY:江为竭

吃蜜[穿书]完本[穿书甜文]:本书总字数为:1093374个好书尽在 《吃蜜 [穿书]》作者:公子于歌文案谁叫你身娇肉嫩甜如蜜,看见就想吃又名《大伯哥,我们不可以这样子》,豪门狗血大戏,细腻闷骚文风,慢热!陈遇作为一个
1 页, 好书尽在
《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作者:江为竭
文案:
本文改名为《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原名《出院指南[快穿]》
>>>>
夏一南的兴趣爱好是潜伏在精神病院里装病人。
而他每打开一扇门,就可以去往不同世界,然后——
在人人可以有异能的末世,和丧尸进行亲密接触
在快♂乐的星际殖民地,和帮派大佬创造随时都有可能被炸毁的和谐都市
在前往星海的飞船,调戏指挥中心的某长官
但是为什么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总有那么一个人阴魂不散地跟在他后头!他隔壁病房的这位黎先生是怎么跟过来的?!!
黎朔:●v●
夏一南:???
正经版:
在那黑暗中涌动的,是不可名状的存在。
它是杂乱的线条,是无形的文字,是映亮了亘古时代的光源。
云雾缠绕,深渊刮起无声的烈风,它以目光审度——
你还有机会,能随意改变这个世界。
“不,我拒绝。”夏一南一字一顿说,“这场游戏,我已经赢了。”
食用指南
1.1v1轻松无虐,强强he,金手指有
2.无系统快穿,穿越的世界是互相联系的,最好不要跳hhh
内容标签: 强强 异能 末世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一南,黎朔 ┃ 配角:好多 ┃ 其它:
第1章 参商(1)
白墙精神病院。
夏一南坐在庭院里的椅子上,看林老太与空气翩翩起舞。远处秦光头正在玩皮球——至少他坚信如此。夏一南曾经试图告诉他,橘子是不能像皮球一样弹起的,结果一人分饰三角打牌的许赌神在旁说,我们也试图这么告诉他,不会有任何用的。
那时夏一南有点欣慰,觉得病院里到底有正常一些的患者。许赌神不仅随和,还非常热情,十分钟内自己的其他人格就纷纷登场,向他示好。
夏一南在的地方是病院一二楼,这里的病人都自娱自乐,人畜无害,便于管理。
如果他是医生的话,大概会觉得很省心。
吃药的时间很快到了,夏一南排队领了自己的药。这里的管理很松散,医生护士除了领薪水毫无追求,对这种听话的病人根本没有半点疑心。
况且吃药时,他们的注意力往往会被大吵大闹的林老太吸引。
这回林老太不负夏一南的期待,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你们就趁那老头子不在我身边了,就给我这个老太婆喂药!夭寿哦现在的年轻人!”
小护士一手用帕子去抹她眼泪,极为娴熟地说:“这是您先生给捎带的,瞧,这上头还有他签名。”
听说林老太清醒的时候就不识字,现在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随便画几笔也能认成自己丈夫的签名。几个护士又哄了一会,她就眉开眼笑把药服了下去。
夏一南已经趁乱把药压在舌头下,将手插在裤兜里,晃荡了几圈,等到护士各自收拾着东西,才去了洗手间吐掉。和往常一样,他在里头等了会,扯了几团纸巾丢进马桶里,才冲水。
门一打开,阴影就降在他身上,旁边厕所隔间都是空的,来人偏偏堵在了门口。夏一南平视前方,看见那熟悉的白衬衣,头开始疼起来了。
黎朔笑得很欢:“二北,好巧啊。”
夏一南露出温和的笑容:“借过。”他走向洗手台。
黎朔跟在他身后:“你上次穿的衣服还在吗?就是那个像宇航服一样的东西。”
“被他们没收了,估计烧了吧。”夏一南拧开水龙头,专心洗起手来。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想多看几眼的……”黎朔还在他身后唠唠叨叨。洗完手,夏一南冲他挺有礼貌地笑了笑,一转身就皱起眉,去推厕所的门。
黎朔今天大概是打定主意跟着他了,立马跟在后头,几乎贴在了他背上。夏一南对他经常发神经已经习以为常,准备出去甩开,然后就听见那人贴在他耳边,低声说:“以后晚点再来这里,他们开始对你起疑心了。”
夏一南的动作顿了几秒钟,然后回头一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随后推门出去,身后传来黎朔的大笑。
这天结束在林老太的一支单人探戈里头——她的观众只有夏一南和黎朔两人。
黎朔是看得兴高采烈,不时为她喝彩两声。夏一南则支着脑袋昏昏欲睡。其他人都在自个快乐地玩耍,公共电视里播着无聊的节目,和往常无差。
白墙医院里头都是单人病房。夜晚熄了灯之后,只剩下床头的电子钟有微弱的绿光。夏一南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很快又警醒地醒来。
等到两点二十分左右,第三轮的值班护士的脚步声消失后,他才利索地起身。病房门需要门禁卡加特定密码才能打开,但当他将手放在门把上,静默等待了五六秒钟之后,门无声地被推开了。
他蹑手蹑脚走在长廊,冰凉的月光铺满一地,白晃晃的。庭院的风夹杂着几声遥远的犬吠,穿过走廊尽头的窗子,掠过他身边。他准备去的208室就在不远,那是林老太的病房。
然而在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响在走廊拐角,于如此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这次也不知是哪个护士,没有按寻常的路线走,竟突然绕了回来。
医院里确实新来了两个护士,可能和其他人的巡逻路线不同。但夏一南查了时间表,她俩都不该在今晚值班。
除非是临时调了班,或者她忘了什么东西在二楼。
脚步声近了。他打开病房门需要至少五秒钟,208室靠近护士来的拐角,没有时间了。这条走廊是笔直的一条线,奔跑发出的声音太大,他甚至来不及回到自己的病房。
这种情况夏一南早就设想过,只是今天第一次碰见。他快速后退几步,站到最近的内凹病房门前,背部紧贴着门面,身子隐在门框投下的阴影中。手电筒的光从远处射来,堪堪掠过他脚尖。
他左手搭上了门把手,七秒钟之后,门打开了。
门后已经不是安静的病房,浓厚黑暗中沉闷的轰隆声传来,带了些许金属的撞击声,仿佛什么奔驰在铁轨上。冷风自那深渊底部盘旋涌出,瞬间将他的衣袖灌满,鼓吹起来。
脚步声越近,夏一南笑了笑,反身向黑暗中跃去。
第2章 歌声已朽(1)
他于一片混沌的黑暗中往下坠落,强烈的失重感让他的腿部微微发麻,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视线重新回归的瞬间,夏一南仿佛真的摔在了地面,眼前一片混乱,四肢时而没有一点感觉,时而又发着麻疼与刺痛。耳鸣淹没了整个世界,好似垂死,他大口喘息着,放松身子尽量缓和痛楚。
等到手臂稍微有些知觉后,他扶着痛到快崩裂的脑袋,渐渐耳边是越发清晰的铁轨声。大约过了四五分钟,耳鸣才完全消失,视野也清晰了起来。周围很暗,只有一盏灯挂在墙壁上,微黄的光落在地上已干涸的血上。
夏一南顺着血的痕迹,一路望过去,发现是从自己身上蔓延开的。
“……”他无声地骂了一句,用手支着地,把身子靠近灯光。手臂上伤痕累累,有钝器伤和割伤,表面大概四分之一都是淤血,主要集中在大臂。
长裤和衣衫都破破烂烂,腿上的伤也同样严重。好在伤口都不是很深,原主用碎布条简单处理过,血已经基本止住了。
他又半靠着墙壁休息了一会,环视周遭。他在封闭的环境中,大概是一辆列车,行进中正微微摇晃。车辆上没有任何窗户,他不知道外头的环境如何,醒来时面前是锈迹斑斑的铁门,身后则是成山的垃圾。
夏一南仔细看了下,垃圾一袋袋装得很整齐。他身边的三四个垃圾袋是散开的,大概是被他倒下去的时候弄开了。
腿上的知觉回来了,他扶着墙壁慢慢站起。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身旁那灯,他看不出它的材质与燃烧方式。这里多半又是超过他认知范围的世界。
他所在的躯体记忆复苏得很慢,目前连自己的身份都想不起来。现在的状况很糟糕,他不仅身体条件差,还无法确定所在的年代,继而无法确定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也不知道这里最大的威胁。
夏一南走向铁门前,那上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窗子,只是对面实在太过黑暗,看不见一点东西。门给四五道锁锁紧了,他敲了敲,感觉特别厚实。他不敢贸然推开,于是准备先待在原地休息。
列车总会有到站的时候。
就在他想要退后,坐回垃圾堆上的时候,忽而玻璃上传来一声巨响。
一张人脸紧紧贴在上头,五官被压得扭曲,直勾勾朝他笑,凸起的眼球粘到了玻璃上。
夏一南面无表情和他对视几秒钟,然后尝试性扬了扬手:“嗨?”
那人咧嘴时嘴巴占了大半张脸,獠牙毕露。他的脸已经腐烂了,介乎灰绿与黑色之间,上头有许多外翻的皮肉,几条颤悠悠地垂在下颚边。仅存的表皮上青筋暴起,里头好似还有东西在蠕动,使血管偶尔狰狞地突起。
很快那人的脑袋就被另一只手给摁了下去——那手也是同样灰绿的色彩,然后另一张脸出现在窗边。
新出现的腐尸嘴里叼着一只人手,色泽正常的那种,还有血液滴到了窗户上,大概才从身躯上被撕扯下来没多久。
夏一南乖乖坐了回去。
抓挠与撞击声传来,此前那么长时间丧尸都没能突破铁门,看来这里是安全的。而这具身子的状态太不好了,他观察了一会丧尸的动作,冲它们竖了个中指,又躺回垃圾堆上合眼休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刺耳的刹车声吵醒了。继而整个世界都喧闹起来,极为嘈杂的人声和枪声交织,还有兽类凶狠的咆哮声,皮肉撕扯开的声音。有很多东西在奔跑,整个车厢都在微微颤动。
很快澄澈而明亮的光从窗户外降临,本来兴致勃勃盯着夏一南的那家伙脑子爆开了,白色的液体糊在了玻璃上。
有人拿袖子擦了擦窗户,一张蜡黄色的脸出现在了外头。然后那人转头吼道:“还有人活着!”
随后一张破旧泛黄的纸被贴在了玻璃上,上头蓝色字迹已经模模糊糊,右下方盖了一个红章。清亮的女声隔了铁门,变得有些模糊:“我们是南车站常备军。我叫娜塔莎,编号sa107。你已经安全了。”
不管怎么样,得到治疗很重要,外头的人看上去并没有敌意。夏一南犹豫了一下,就起身,拖着步子打开了铁门。他这幅模样很是凄惨,那个蜡黄脸利索地把他背了起来,娜塔莎跟在身边,取下腰间别的喷剂,往他几处大伤口上喷了一些冰凉液体。
因为温度的原因,疼痛几乎是在瞬间和缓。外头车厢堆满了尸体,正常人与腐尸的肢体混在一起,还有暗绿色液体淋淋沥沥地滴下。
夏一南突然庆幸自己的感官还不灵敏,就算如此,他也闻到类似死鱼与臭鸡蛋的刺激味道,胃里直犯恶心。
他们急匆匆出了车厢,外头是个庞大的站台,无数全副武装的人站在外头,手中拿着枪械,其中一些身上有类似盔甲的装置。
但那绝对不是盔甲,因为装置的主体并未完全覆盖躯体,只如同一副全新的骨架,细长条状的金属支撑着四肢,旁边延展开的金属部分勉强保护了大半的表皮,只有前胸与后背有大规模的覆盖。
机械外骨骼。这个词凭空出现于夏一南脑海里。
蜡黄脸把他放在地上,娜塔莎皱着眉,就着明亮的灯光检查伤口:“有很多人为的伤口。”她问夏一南,“你的编号是多少?这是误伤,还是你们起内讧了?”
“……我不知道……”夏一南揉了揉太阳穴脑袋,皱起眉抿着嘴,做出极为痛苦的神情,“我、我对很多东西没有印象了。”
“没事,别逼着自己回想。”娜塔莎小声叹了口气,还是安抚性地轻拍他的肩。很快又有几人过来,抬着简易的担架,把夏一南送去站台深处。
路上担架摇摇晃晃,疼痛略微缓解后,夏一南的思绪清晰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逐渐涌现。
如今是启示病毒爆发的第二十七年,感染者不老不死,具有一定的再生能力,唯有脑部和脊椎是致命弱点。早在爆发的第四年,地面就被病毒感染者所覆盖,剩余人类退缩至地底,利用过往的地下设施生活。
他刚才在名为极昼的地铁上,那是市中心环线尚在运作的两列地铁之一。现在是上午十二点钟,极昼号如约到达了南车站,而此时永夜号正好在北车站。
路上夏一南听见了许多人在交谈,说的都是今天八九点钟,发生在东南车站的失联事件。那些交谈的声音太细碎,他听不清具体内容。
担架把他送到了一个类似医疗室的地方——事实上只是在车站的空地内,支起白布围起来的一块区域。里头好歹有几张旧床,夏一南躺上去时,它发出了不甘的抱怨。
很快有人来处理他的伤口,拿了许多瓶瓶罐罐与针线,随后给他嘴里塞了一块破毛巾:“咬着。”
夏一南:“……”他很想问这块毛巾被多少人咬过,但下一秒酒精已经洒下来了。
那酒精很稀,不知兑过多少水,可伤口太多了,被先处理的右手臂火辣辣地疼。很快他意识到了给他那条毛巾的作用——这里根本就没有麻醉药。
消毒时还好,缝合就显得有些漫长了,针与线穿行在肌肉里带来异样的摩擦感,血珠慢慢滚落。有些碎布片和异物尚在伤口内,得用镊子一点点挑出来。而之前战斗中的伤者有不少,医生赶时间,动作极其简单粗暴。
宁死也要OOC[快穿] 完结+番:本书总字数为:1059776个好书尽在 《宁死也要OOC[快穿]》作者:不是风动简介:桑意是谢缘名下最锋利的一把刀,从不背叛,从不自由,从无二心世人言:此子生资妖冶,又得谢氏家主盛宠,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