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死也要OOC[快穿]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强强]—— BY:不是风动

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完:本书总字数为:854688个好书尽在 《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作者:江为竭文案:本文改名为《精神病院救世日常[快穿]》,原名《出院指南[快穿]》>>>>夏一南的兴趣爱好是潜伏在精神病院里
1 页, 好书尽在
《宁死也要OOC[快穿]》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桑意是谢缘名下最锋利的一把刀,从不背叛,从不自由,从无二心。
世人言:此子生资妖冶,又得谢氏家主盛宠,恐是床榻之臣。
桑意:好哒。
然后他穿了,系统胁迫他穿梭各个世界,任务是——和谢缘谈恋爱。
桑意:?
桑·正经·意表示自己对长官绝无非分之想:“谈恋爱是不可能的,我会让他认出我,把我从快穿世界里救出去的。”
从此,桑意踏上了企图用OOC自救的不归路。(OOC:out of character,即偏离所扮演的角色,崩人设)
然而——
“您不觉得我可疑、被掉包了、不是本人吗?您想知道我是谁吗?”桑意披着各色马甲,崩人设崩成皮皮虾,做着最后努力,“您的梦想是什么?您怀疑过世界的真实性吗?”
“不觉得,宝贝,你不可疑,你很可爱。”谢缘笑眯眯。“有你在,这里就是真实的。”
①先婚后爱,娇惯受x总督攻(攻前期渣)
②我把你当金主你竟然想跟我谈恋爱,戏子受x梨园老板攻(玻璃渣出没慎。)
③相爱相杀,绝世花妖受x佛修国师攻
④师徒年下修真,清冷师尊受x小狼狗徒弟攻
⑤冷酷城主俏军师,回到现实世界。
1.轻松基本甜苏,偶尔有微量玻璃渣,1v1非典型快穿,谈恋爱为主。攻受联手,无所不能。
2.快穿世界均为古代背景,一卷书一世故事,攻快穿而不自知。就是两个人披上马甲谈恋爱啦~
3.已修,不接受KY和杠精,主世界和快穿世界里攻受都只有彼此,再问供养么么哒。
内容标签: 强强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意,谢缘(谢然) ┃ 配角:系统 ┃ 其它:快穿,系统
第1章 .皮一下的章节标题
“已为你锁定攻略目标,请知悉。你的任务是:让他爱上你,并对你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这句话是最终目标。”
“嗯。”
“警告:目前OOC指数为百分之十六,OOC指数过高会导致你的身份遭到怀疑,请自行调整。”
“哦。”
“严重警告!OOC指数已达百分之七十八,请立刻调整。一旦你作为快穿者的身份暴露,本个世界中的任务进度将清空,你将迟迟不能返回现实世界。”
“我学过西洋文,OOC不就是崩角儿么,戏院茶馆里崩过角儿的人多了去了,大惊小怪。”
“最后警告,OOC指数已达临界值——”
“你歇着吧。”
———————————————————————
桑意将长刀从地上拿起来,刀柄在被雨水浸湿的岩石上刮出沙沙的声响。
俯身时,他看清了眼前的人。男人无声无息,双目紧闭,背后靠着一副染血的铠甲。这里是边境交战处,外族进犯多年,终于一朝战败。外人的视线所及,横尸遍野,一片死寂,虽然下着瓢泼大雨,但每一寸呼吸都让人觉得烫。
桑意把他扶正,扒了他的衣服,用袖中短匕给他挑开伤口中的砂砾草刺。雨水顺着伤痕汩汩流下,淡红的水流擦不干净,桑意单手夹着撑开的伞,想了一会儿后还是把伞放下了,半跪下来,让伞面将他们二人都挡住。
谢缘在迷蒙中听见了刀刃刮擦的清脆声响,一下一下,机械重复,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抓,握住了一个温暖纤细的手腕,而后听得一声有些嫌弃的声音:“别乱动。”
态度不是很好。
声音压低了,也听不出来是什么人。
谢缘稍稍睁开眼睛,望见自己身处一方伞面遮挡的天地间,伞上有点墨江山。近在咫尺的是一张俊朗清隽的脸,年轻人面容严肃,并未分给他半个眼神。
“你是谁?”他艰难发问。
年轻人并没有给他回应,过了一会儿,伤口处理完毕,他站起身来,将伞拾起,随口道:“一会儿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正东三里地有你们的大本营,莫去西北,那里有流寇。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谢缘:“……”
他身受重伤,睁眼时见到身前有人,本以为会是一段不治时遇见贵人的佳话,没想到眼前这人显然不打算送佛送到西,只是顺手治一治罢了。
他浑身疼痛,动都动不了,而这年轻人给他简单包扎过后,竟然真的这么走了——
走出好几十步过后,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冲回来把伞放在了他身边,接着拍拍手,抬脚准备溜。伞留下来后,他的背影在雨雾中远离,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这场秋水云天里。
谢缘决定抢救一下自己:“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若是你……”
若是你能将我安全带回金陵,我能给你一生荣华富贵,保你此后无忧。
他停顿了一下,他胸肺也受了伤,呼吸时牵动伤处,说话困难。
年轻人果然停下了脚步,回头望过来,眼神有点疑惑,好像他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
“我知道啊。”
紧接着,谢缘就听见他报菜名似地报出一大串话:“这一世你是江浙总督,年纪轻轻,深受皇帝恩宠,官场上左右逢源,战场上几无败绩,长得好,身家干净,全金陵的姑娘都想嫁给你……
“唯一的缺点是性格阴沉,还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你的夫人其实是个男子,因为你当年落魄时,受到一位将军的提携,唯一的代价就是与他们家不中用的儿子结成契兄弟,庇佑他不至于受人欺负。”
谢缘听着,有些发愣。
有一瞬间,他顺着记忆回望过去,恍然间以为年轻人说的话都变成了现实的场景,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这些场景中阴沉的居多,明朗的几乎没有,最清晰的反而是此时此刻:一个陌生人撑着白底点墨江山的雨伞,立在他面前,垂眼看他。
听说将死之人会看到走马灯,他发烧烧得糊涂了,也疑心这年轻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仙者,要引他上路。天地间只剩下雨水滴落的声响,与那年轻人温和的声音。
“嗯……还有,”桑意从袖子里摸出一段小抄,认真念道,“但是你们感情并不和睦,你在外征战五年,基本没回过家,估计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忘啦。兴许你是很厌恶断袖的那一类人,也兴许……算了,话不多说,我该走了。”
谢缘缓过气后,总算还是借着疼痛晓得自己身处现实中。
他低声道:“请公子留步。你如何知道这些事?你我原本认得吗?”
听了这话,桑意顿时不走了。
他回头蹲在他面前,左瞅瞅右看看,晃得谢缘眼花。
“我当然认得你啦,只是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可能不太认得我。”
桑意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谢缘的肩膀,“介绍一下,我就是被你抛弃在深闺里的那个小娇妻,你开心不开心?”
谢缘:“……”
他震惊地睁大眼睛,想要再将眼前人仔仔细细打量一遍,但年轻人已经熟练地在他肩颈处劈了一记手刀:“睡吧睡吧,保存体力,乖乖等人来救你。”
黑暗中睡意袭来,谢缘在失去意识前,只来得及将他最后一句话听进耳中:“认不出也没关系,老大,我话只能讲到这里,你慢慢去悟好了。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我,我等着。”
第2章 .先婚后爱小白菜(已修)
桑意并不知道谢缘何时能认出他来。
在现实中,谢缘镇守江陵,是江陵的城主,他是他身边的一枚小军师,两个人安安稳稳过日子。然而青天降祸,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突然出现,将他十几年如一日的人生完全颠覆,自己朝夕相处的长官陡然变成了不认得他的陌生人,与他一起在不同的世界中轮回百世;他自由受限,还要听命于系统发布的任务——让谢缘爱上他。
他纵然从他的书童做起,暖床如同家常便饭,然而那也只是他的职责之一,是为谢家出力的一部分,从未有过别样的心思,遑论情爱。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旅程,但也只能暂时蛰伏。
系统道:
桑意问:“我不喜欢他?”
系统:
“他呢?”

有些棘手。
桑意点头表示明白,而后再问:“那么,在这个世界中,你能为我提供哪些便利呢?”

桑意自动屏蔽了他看不懂的那三个字,再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头让系统给他传送了一碗家门口的刀削面,慢慢吃完后,搁碗起身。
大致了解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后,他屏退身边人,自己换了件衣服,出门拐个弯,往正堂中走。那里整整齐齐站着几列家丁与侍女,一并垂头等待着他的检阅。
自打回了将军府,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打发以前的贴身仆从离开,并筛查了一遍家中的下人,只留下一片忠心、老实敦厚的人们。除了洒扫清洁外,禁止任何人出入自己的院落,以免不相干的人怀疑引起事端。
第二件事便是认真工作。
从系统口中得知自己这一世的形象后,桑意表示保留意见。本来当个纨绔没什么,他也不是做不来纨绔模样,但要他对着一片枯叶黯然泪垂、手指擦破点皮也能晕倒,这就有点困难了。性情易感,身体娇贵,也不是这么个娇贵法。
为了提早修补形象,顺便拐弯抹角地在谢缘那里刷一点暂时还不存在的好感度,他又过上了在书房、卧房两点一线的日子,每天精神抖擞地写报告、改条例、拟奏折,这些事都在三五天之内完成了,闲下来后他没事干,又把往年积压的旧账翻了出来,开始比对江浙一带往年军需粮草的数目,这一比对,就让他查出一大串手脚不干净的人,克扣了不少银两,做的假账能堆成山。
桑意摸了摸下巴,抓了个家丁问:“江浙这一块的确是谢缘最大,我就算干出什么事,他也能摆平的是吧?”
家丁抖抖索索的:“职衔上是您最大,然而是这样的,总督大人他大约做事更多一些,所以也……”
桑意“哦”了一声,又顺藤摸瓜地查了几天,揪出几个背景不太深厚、根基也不稳固的贪官污吏,打包了叫到将军府上来问话。
他施施然地端了杯茶,挨个谈话:“谢总督忙着打仗没时间查,不代表我不会查,各位这几天就呆在我这里,将以往的账目汇报一遍罢。”
一群人如遭霹雳,一时间摸不清他的底细,只以为谢缘放了话要整他们,吓得笔都握不稳当,更别说对比着再做一次账了。
桑意眼见着无人辩解,深感无趣,便将那一堆发黄的账本收回来翻看,认真叹道:“你们府上,缺我这样的算术人才啊。”
众人:“……”
没过几天,桑意又叫了几批过来报告的人。他如法炮制,守着一帮人做会计题,搞得得整个将军府哀鸿遍野。
有人过来探口风,关起门来问这么大阵仗是怎么回事,桑意握着笔诧异道:“问我?粮饷盐铁这一块若是做不好,圣上首先要责问的是谁?”
众人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便见他一脸的理所当然:“是江浙总督,我的夫君呀!想到他会被圣上责问,我的心就疼得紧,一抽一抽地疼,夜不成寐,辗转反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此前不爱是吗?桑意冷静地想,那么他便演个神魂颠倒出来,爱到生死不能,爱到无可救药,爱成一朵只为谢缘开的小红花,谁见谁瞎眼。
他不喜欢这种永无自由的快穿形式,他希望谢缘能够有朝一日记起他们彼此的现实身份来,认出他来,有了队友,这样他们还有从系统手里逃脱的可能。
但问题是,怎么才能让谢缘认出他来?
他不能直接告诉他他是谁,那样会被系统惩罚。他只能崩人设,行事反常,并且处处提醒着他们现实中曾经拥有的回忆,让谢缘察觉他的可疑,怀疑他、追查他,看清楚他的每一层暗示。这是唯一渺茫而暂存希望的办法。
系统:
桑意淡淡地道:“OOC、崩角儿也是手段。人心复杂,岂是数值能衡量的。有时候,细水长流抵不过热烈的改变,若是按照这一世城主与我都是对彼此冷冰冰的性子,那么到死都擦不出火花,请你知悉。”
系统:
桑意慢慢勾出一个笑容:“……好。”
北诏战事平定,谢缘归家指日可待。桑意看天光正好,每天睡到自然醒,醒后便带一个随从出去走走逛逛,挑着买了许多东西。
随从不解道:“少爷,家中也没有外人要来,买这些东西是要作甚?还是成套的,您以往不是最厌烦逛街吗?”
桑意抿着嘴笑:“谁说没有人回来?我给夫君买呀,他大约会喜欢。”
“少爷,这身衣服确是要裁两套么?”
“不,每种颜色都来一样。”桑意眨巴眼睛,“我不知道城主——我是说夫君,这一世——时节喜欢看我穿什么颜色呀,这样稳妥,总有他喜欢的。”
“少爷,那这副茶具……”随从吞了吞口水,“虽然家中已经有了,但是因为老爷要回来,可能喜欢,所以为他也准备一套是吧?”
桑意投去赞赏的目光:“不错,你很有悟性。”
查账事件告一段落后,桑意又叫了几个侍女询问:“考考你们,我平日里惯常喜欢什么?答出者有赏。”
侍女见他翘着二郎腿,一副风流模样,这几天来看着也不太正常的样子,还以为自家少爷遭了魔怔,便战战兢兢答道:“您喜欢……吟诗饮茶,抚琴下棋,好养花,爱吃糯米糖。可,可是有什么吩咐?”
桑意认真道:“那你们记住了,从今以后我爱听曲儿包角儿,要喝最烈的酒,养最肥的猫,读市面上卖得最好的武侠小传,吃麻辣蝲蛄鱼。”
男配上位指南[快穿] 完结+:本书总字数为:943701个好书尽在 《男配上位指南[快穿]》作者:悬楼文案:小说界有那么一个传说,出车祸死的人,不是穿越就是重生了季珏温觉得他现在的情况可能比以上还要糟糕,因为他,遇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