藩王每天都在上淘宝 [强推]完本[系统年下]—— BY:张小一

奈何江湖里完本[古耽]——:本书总字数为:721366个好书尽在 《奈何江湖里》作者:妍笑一柄重出江湖的宝剑,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一段一往而深的情缘苏潋陌以为,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棋子,却发现,原来第一个走入绝
1 页, 好书尽在
《藩王每天都在上淘宝》作者:张小一
文案:
谢景安是个胸无大志的淘宝小店主,
有天一觉睡醒变成了小藩王!
本以为能吃香喝辣,左拥右抱,嘿嘿嘿。
结果……每天光是吃饭,都要发愁。
好在他有淘宝系统,搞科技、搞发展、搞搞基。
不仅填饱了肚子,还走上了人生巅峰!



PS:本文背景架空,朝代部分参考唐朝,尽力考据但所学有限,若有误请指出拒绝人参公鸡
内容标签: 年下 系统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景安 ┃ 配角:林言 ┃ 其它:淘宝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谢景安是个胸无大志的淘宝小店主,带着淘宝系统一觉睡醒后变成了被发配的穷鬼小藩王,本打算偏安一隅吃香喝辣,谁知道穷的每天连吃饭都要发愁,好在他有淘宝金手指,搞科技,搞发展,努力提高封地GDP,提升百姓幸福感,发展封地的同时也逐渐成长,一不小心成为受百姓爱戴的贤王,还走上了人生巅峰!本文文风细腻,情节张驰有度,人物立体丰满,封地步步为营发展的同时主角的感情顺其自然,故事循序渐进,又诙谐有趣,读起来让人心生愉悦,值得细细品味。
第1章 糟糕的穿越
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特别是太阳即将下山那会儿,云霞满天,整个天空金灿灿的,太阳的余晖照射在身上也不再是炎热,只是暖洋洋的让人犯懒,再加上徐徐微风一吹,当真是惬意非常。
当然,如果是在家门口就更好了,只是可惜,谢景安抬眼看了看身边静若寒蝉的几个下人,没忍住叹口气,穿过来好几天了,他到现在都没能接受穿越了这个事实。
重点是他一直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穿越的,既没出车祸,也没发生任何意外,只不过跟平常一样处理完淘宝小店上的新增订单然后上床睡觉,结果一睁眼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穿越的这具身体倒是挺好,大周朝当今皇帝的三子顺王谢平,字锦安,因其母异常貌美,自己又与年轻时候的皇上老爹十分相像,所以哪怕性格暴戾,好逞凶斗狠也颇受宠爱。
只不过这个颇受宠爱已经是过去式了,谢景安也不知道原主怎么想的,居然在附属国朝拜那么重要的场合当着皇帝老爹和文武百官的面,将前来朝拜求娶公主下嫁的附属国王子生生打断了一条腿,惹的皇上暴怒,文武百官弹劾,然后就从长安这个繁华的帝都发配到了莫州这个异常贫瘠的封地上。
要是光是贫瘠也就罢了,可偏偏原主辖下十三个州不止贫瘠,还跟番邦两个蛮族做了邻居,一个紧靠妫州,不时南下劫掠一番,另一个时刻威胁着檀州蓟州平州三个州,几乎每年秋收之时就会过来烧杀抢掠一番,完全把这三个地方当成了练兵场和粮仓。
最糟糕的是原本这三个州之外三百里处还有一道易守难攻的重要军事关隘檀平关,可却在六十年前蛮族大举南下时丢了,导致防守边关的大军不得不驻扎在檀蓟平这三个又小又贫瘠的下州。
所以谢景安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是,不止封地穷,还十分危险,毕竟原本算是一道天险的檀平关在蛮族手里,檀平关距谢景安封地最北边的三个州不过三百里,蛮族又多是骑兵,进可攻,退可守,檀平关一日不从蛮族手里夺回来,谢景安的封地就一日不能安稳,说不定哪天一觉睡起来蛮族的骑兵就打到王府外了。
这就是为什么谢景安穿成了一个藩王却还宁愿不穿越的原因,虽说他在穿越前只是个普通人,经营着一家饿不死也不怎么赚钱的淘宝小店,可至少不缺吃少喝,也没有生命危险。
可现在呢?身份是贵重了,走到哪里都有人躬身行礼,但是生命朝不保夕啊,先不说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光是谢景安的两个邻居就要命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穿都穿了,又穿不回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谢景安又叹气一声,眼看着太阳彻底落山下人们在管事的带领下将灯笼一一点燃,便从椅子上站起身,慢悠悠的回到了花厅里准备用膳。
因为封地贫瘠,晚膳很不丰盛,再加上这个时代调料的匮乏,所以膳房呈上来的饭食卖相既不好看,味道也不怎么样,这让吃惯了现代色香味俱全饭菜的谢景安异常想念现代五花八门的各种小吃。
怀念着现代的繁华,谢景安没滋没味的吃完了一顿饭,原本打算跟前两天一样去书房看会儿书,多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结果屁股刚要抬起来,就有管事进来通禀:“启禀殿下,魏长史和刘主薄求见。”
听到这两个人,谢景安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因为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他自从穿越过来就一直避免与太多人接触,每天就窝在这个不大的王府里在不引人怀疑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套话,不过由于这个时代的交通太不发达,消息闭塞,他除了了解到皇室和王府的一些信息,对整个时代大背景所知甚少。
不过好在他穿的这具身体是个藩王,尽管他要看书这事儿让王府的下人以及管事非常吃惊,但碍于他的身份,也没人敢想什么敢说什么,所以虽然波折了点,但总算让他了解了个差不多,而且他穿越过来窝在王府也窝的够久了,丑媳妇还要见公婆,他是时候和王府的属官们见个面了。
谢景安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面上波澜不惊的冲通禀的管事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道:“让他们在书房等候。”
管事下去通传,谢景安又在花厅里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准备好在这个时代好好生活了,才站起身,往书房走去。
谢景安在莫州的王府说是王府,其实并不大,占地不过几亩,整个王府的房舍加起来也不过百余间,除了谢景安所住的东院和作为客房的西院,其他几十间屋子皆被他从长安带来的管事下人以及亲事府和帐内府的宿卫扈从所挤满。
按照他的品级这个王府自然够不上标准,可他的封地实在太穷了,别说拨银钱给他修建新的王府,就是想将旧王府修葺一番也没钱,不过好在穷归穷,但面积大,辖下十三个州加起来相当于半个河北,最东边的沧州外就是辽阔的渤海,海里的物产有多丰富不用说,还具有十分重要的运输和军事价值。
谢景安只要想到穿越前临海城市的繁华就觉得浑身满满都是干劲,从无到有发展出一座城市啊,简直没有比这更有成就感的事了,更何况还不是一座,而是整整十三个州。
带着这种期待的心情,谢景安去了位于东院东北角的书房,他到的时候已过而立之年的魏长史和刘主薄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魏长史身材矮胖,刘主薄身材颀长,两人一见到谢景安先是恭敬的躬身行了一礼,待谢景安说了一声免礼在宽大的椅子上坐下后便迫不及待的道,“启禀殿下,太子殿下来信了。”
太子来信?谢景安有些意外,毕竟他如今不比从前,按理说依太子的身份理应近期内对他疏远才是,没想到原主的母妃惠妃还没来信,太子的信倒先到了,不过反常必有妖,谢景安心里戒备,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接过魏长史呈上的信,一目十行的看起来。
信倒不长,只是果然如谢景安所料,并不是问候他这个皇兄的,而是有事相求,并且按信上所说事也是小事,完全是谢景安举手之劳,只是就是因为小事,反倒让谢景安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谢景安捏着信沉吟,还站在一旁的魏长史和刘主薄却看着谢景安望穿秋水,又耐心的等待了一会儿,眼见谢景安依旧没有将信的内容有告知他们的意思,便有些担忧的互望了一眼,魏长史更是上前一步道,“太子殿下的信可是让殿下有什么为难之处?”
谢景安没有回答,只是将信随手递过去,“你们也看看吧。”
短短的一封信两人很快传看完毕,只不过与谢景安不同,两人对信的内容没有丝毫吃惊之色,仿佛早有预料。
谢景安看的心中纳罕,正在猜测两人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就听刘主薄道,“殿下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还能有什么打算,谢景安淡淡道,“太子既然有事吩咐,本王岂有不办之理?明日派几个扈从带上王府的令牌到檀州将人接过来就是。”
在谢景安看来,他这处置应该是合情合理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谁知他话音刚落,刘主薄就道,“殿下且慢,微臣以为,殿下还是亲自去一趟檀州唯好。”
亲自去一趟檀州?谢景安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更是有些不可思议,想了一会儿,模仿原主的脾气沉着脸道,“刘主薄莫不是大白天发癔症了,不过是个被流放的罪民,本王能派人去檀州将他接回都已经是大发善心,你如今却要本王亲自去接,本王倒是要听听,这罪民有何奇特之处,竟能让你觉得值本王亲自去接。”
原主对外的形象就是秉性暴戾,看着俊秀斯文,却经常一言不合就与人大打出手,在长安这近二十年,上到皇子,下到勋贵大臣,就没有他不敢打的,所以骤然这么一发火,饶是魏长史和刘主薄有了心理准备也吓了一跳,只是劝诫的话既已出口,硬着头皮也要说下去。
刘主薄道,“殿下有所不知,这罪民林言虽然出身不显,如今又有罪在身,却是个天赋奇才,不止心灵聪敏,更有天生神力,现今才十六岁就能拉开两石弓,待假以时日,必然又是一员虎将,太子殿下就是因爱才之心才将他带在身边,再者说,微臣建议殿下亲下檀州也并不只是为了林言一人,殿下可知宋良此人?”
别说宋良了,就连什么林言什么大臣也一概不知,不过原主本身就是个对朝政什么都不清楚的糊涂蛋,所以谢景安也没什么包袱,老实的摇了摇头。
刘主薄作为顺王府掌管文书的属官,显然对自己这位顶头上司颇为了解,见状面色不变,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一一说出来,“宋良此人在朝中虽声名不显,也不是什么重臣,却实打实是员虎将,自康平六年投军起,短短十二年参加大小战事近百次,亲手杀敌数百人,若不是他长相不够周正,早就是一方统帅,不过他如今官阶也不低,任职中郎将,镇守平州,檀州蓟州负责边防的将领皆出自他的麾下,以他唯首是瞻,也正是因为此人,大周朝这些年还算比较安稳,蛮族每次南下无论多来势汹汹都被他牢牢挡在檀蓟平三州之外,不像檀平关刚丢的那几十年,每年临近蛮族的几州都会被劫掠一番,不止财物被搜刮干净,就连人也会被掳去当做奴隶,那时候几个州几乎都是十室九空,也就是宋良宋将军被派来镇守边关,百姓的日子才好过一点。”
第2章 贫瘠的封地
刘主薄将宋良此人娓娓道来说了个清楚,末了叹息一声,显然对封地贫瘠的现状也很是忧愁,谢景安听的感同身受,但心情却是比刚才好多了。
毕竟他最担心的不是封地穷,而是危险,作为一个穿越过来有金手指的现代人,穷不怕,他可以利用现代的一些科技慢慢发展,可危险就不行了,若蛮族真是每年秋收之时都过来劫掠一番,那他再怎么发展都是敌人随时可以下嘴的一块肥肉。
难怪刘主薄会劝诫他让他亲下檀州,看来跟他担心的是同一件事,以他封地的现状来说,能打的武将的确要比文人更重要些。
了解了刘主薄的良苦用心,谢景安也不好意思再模仿原主的脾气对他横眉冷对,不过也不敢和颜悦色,毕竟他是冒牌货,就算性情扭转也要有个循序渐进,所以谢景安只是脸色稍缓依旧态度冷淡,淡淡道:“既然刘主薄说那林言和宋良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又都是虎将,那本王亲去一趟也无不可。”
“这样吧,”谢景安道,“魏长史就留下来主持封地秋收事宜,刘主薄陪本王走一趟。”
两人能劝动谢景安亲上檀州就已经是意外之喜,对他这个决定自然不敢有异议。
送走两位王府属官,谢景安就将王府总管柳忠喊来说了明日就要去檀州的事。
托原主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福,尽管柳忠对这事很是反对,可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到底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就下去开始准备,原本安静的王府就因谢景安这几句话开始忙碌起来。
其他人忙得脚不沾地,谢景安倒是闲的不得了,习惯了穿越前不到零点不睡觉的作息,即使穿越过来有段时间了,依旧不能适应天一黑不到八点就上床睡觉,所以洗漱了一番在床上躺倒之后,谢景安闭上眼睛假意在睡觉,实则在脑海里忙着研究跟他一起穿过来的淘宝。
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的一样,谢景安也不知道这淘宝是怎么跟着自己过来的,反正只要是他想到淘宝二字,这淘宝界面就跟幽灵一样会突然出现在他脑子里。
不过淘宝虽然还是那个淘宝,却跟穿越前还是有点不一样,首先是聊天功能不能用了,无论谢景安怎么尝试,那个对话框就是没反应不跳出来,然后就是他淘宝小店上上架的几种商品,他也没操作什么,就自动下架了,他尝试了几次重新上架,收到的提示都是此商品不存在,再就是多了个仓库。
这仓库是真仓库,谢景安一开始还惊喜的以为能当储物空间使,甚至幻想了一下以后两军对垒,双方都弹尽粮绝了,结果他从空间里拿出一批又一批的物资,生生将敌人气死,结果试了几次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什么储物空间,那就是个仓库,只要是放到仓库里的东西就会自动在淘宝小店上上架,甚至淘宝还非常贴心的做了商品详情,图文并茂,跟在仓库里的实物是一模一样。
天才编辑[第一部] 完结+番:本书总字数为:786692个好书尽在 《天才编辑》作者:o白野o文案:不知来路的神秘编辑庄墨,加入濒临倒闭的《新绘》杂志社,找到被退稿五回的小作者任明卿,签下了他的人身约:“从此以后,你写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