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编辑[第一部] 完结+番外完本[职场爽文]—— BY:o白野o

藩王每天都在上淘宝 [强推:本书总字数为:1354266个好书尽在 《藩王每天都在上淘宝》作者:张小一文案:谢景安是个胸无大志的淘宝小店主,有天一觉睡醒变成了小藩王!本以为能吃香喝辣,左拥右抱,嘿嘿嘿结果……每天光是
1 页, 好书尽在
《天才编辑》作者:o白野o
文案:
不知来路的神秘编辑庄墨,加入濒临倒闭的《新绘》杂志社,找到被退稿五回的小作者任明卿,签下了他的人身约:“从此以后,你写的每一个字,都属于我。”
三年后,庄墨以连城大文娱部与新绘网联席总裁的身份,坐在中国作家榜颁奖典礼的现场,仰望任明卿接过榜首桂冠。
身为编辑,只有一项职责:找好作者,把他操火。
主CP:霸道编辑攻x天才作者受
副CP:傲娇大神披马甲伪装新人攻x不知对面是偶像大大成天骂他是狗的小编辑受
1、本文不隐射任何现实存在的作者、公司和榜单,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2、本文所有CP设定为编辑x作者,为防站错,特此剧透。
3、章节末非作者本人撰写,特此感谢提供帮助的各位编辑老师与分享经验的大神作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职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墨,任明卿 ┃ 配角:田恬、玄原、舞蓝、烈火哥、叶瞬、白殇殇、徐静之 ┃ 其它:情有独钟业界精英职场爽文
第一卷:新手上路
第1章 编辑是一个操蛋的工作
田恬从来没有想过,舞蓝竟会是个男人。
田恬今年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拍完毕业照就忙不迭坐上了开往B市的高铁,来京宇办理入职手续。这和着急就业没有半点关系,纯粹是因为他想见舞蓝。“去B市见舞蓝”这个念头,已经在他脑海里盘桓了整整八年之久。它指使田恬在高考填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文系,也指使田恬一毕业就大无畏地做上了北漂族。
要问田恬是怎么认识舞蓝的,说来也是孽缘。
田恬初中那会儿,正值纸媒的巅峰期,报刊亭上陈列着形形色色的杂志,从军武到历史,从漫画到小说。其时最受欢迎的期刊,就是面向青少年的小说月刊——《新绘》。《新绘》有多火?每个月15号,《新绘》发行的日子,报刊亭外能排起乌泱泱的长队。谁要是腿脚快抢到一本,全班上下但求一看,接下来好几个礼拜都有人帮忙做卫生,别提多有面子了。
田恬那个时候读书不行,读闲书却比谁都积极。在杂志上一期不落地追完了玄原、四海纵横的十洲三海系列,还上赶子填了读者调查表寄回去,比写作业还认真。
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天,田恬竟盼到了主编舞蓝的亲笔信。那是编辑部策划的新栏目,在创刊两周年之际,让主编选择一名小读者互动。
每个月有120万本《新绘》从B市运往全国各地;每本《新绘》在每个班级上要流经五十人之手。在这6000万翻阅人次里,一个不起眼的他,收到了做出《新绘》之人的亲笔信。
田恬至今仍记得那个夏天,他从信封中抽出粉红色波点的信纸,上头那漂亮的行书,每一个字都像是在闪闪发光。
十四五岁的青春期少年是世界上最自命不凡的动物,他们只消一点点鼓舞,就能陷入隐秘的热恋。田恬就在那个瞬间,情窦初开。他从此不再满足于一问一答地填写读者调查表,充当6000万小读者之一;他开始把自己视为舞蓝的知己,指名道姓地给她写信。在短短几个星期里,他从一个语文不及格的男孩,迅速成长为一个会写诗的男人。虽然一两年以后,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他和李白的差距需要转世才能弥补,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总要给舞蓝写点什么。
舞蓝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不经意的回馈竟会招惹到这样一位意志坚强的男性,以至于每个月雷打不动地将自己的日记、周记、读书笔记以及蹩脚的诗寄给自己。田恬的毅力起先并没有得到回复,因为这看上去太像骚扰;但科学研究表明,在任何一桩事项上花费十万个小时,最终都会成功——不久之后,舞蓝出于惭愧,成了他的笔友。这就好像有个人孜孜不倦地在微信上发你好,总有一天你会发他一个表情,毕竟邮政时代没有拖黑一说。
很多事情往往有一个胡闹的开始,却有个童话般的结尾。
他们的通信,持续了八年之久。
舞蓝从一开始的强行笔友,到后来享受起与田恬分享人生,最后变成了习惯。虽然生活总是这样操蛋,但有一人可以倾吐,有一人可以风花雪月、诗书酒茶,实在是桩幸事。
遂互引为知己。
遂在八年之后,在招聘上吩咐人事部——那个叫田恬的,编辑部要!编辑部要的!
单纯的田恬自然不知道这些职场上的阴暗交易,他只是连蹦带跳地走进了京宇的大门,在电梯里挺胸抬头,抹了抹自己的头发,整了整自己的衬衫,像是即将出发去迎亲的新郎。
电梯门叮地打开,眼前是有些晦暗的格子间,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被光柱打亮的地方灰尘飞扬。目力所及之处不是书、就是纸;走道上左一箱右一箱的杂志没人打理,妨碍交通;格子间里也荒无人烟,看上去荒废已久。田恬虽然沉浸在甜蜜的暗恋之中,却还是忍不住从心底里升起一丝隐忧,这怎么看怎么都是要倒闭了。说起来,他也很久没有买《新绘》了……
“新来的么?”一个漂亮男人从格子间里探出头来,一手拿托盘,一手端咖啡,看上去正在早上九点喝英式下午茶。他的英俊十分具有亲和力,他也深知自己的优势,笑容尽可能地温柔,以至于看到他的一瞬间,整个编辑部都在田恬眼里提亮了一个色度,让他瞬间警惕了起来。这种嘿啦嘿啦笑得人畜无害的漂亮男人在舞蓝身边工作……不,他要相信舞蓝,他不能做小鸡肚肠的男人。
“主编的工作室在那边。”漂亮男人指了指走廊尽头。
“哦……谢谢。”
经过茶水间,田恬迎面撞见个穿运动背心和紧身短裤的男人,正一手拎着一箱A4纸做深蹲。
“一、二、三、四……早啊!”他活力四射道,“新来的?以后每天跟着我出操吧!”
田恬:“……?”
虽然是夏天,穿短裤短袖也没错,但是穿着全套健身装备来上班……不过他的身材确实像个健身教练呢。他不会就是个健身教练吧?所以编辑部里为什么会有个健身教练啊?!
田恬心里惦记着健身教练,忘记舞蓝的办公室落地窗外整理一下发型。
很快,他发现他也不需要整理发型了。
因为,坐在主编室里的……
是个男人。
田恬从来没有想过,舞蓝有可能是个男人。
她的字迹如此清秀,她的文笔如此哀婉,她的心思细腻得像根头发丝,经常为了一点点小事在深夜里愁肠百结。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可不像是个犹豫纠结之人。他气定神闲地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当田恬推门而入的时候,只从报纸边缘露出一只眼睛,心不在焉地扫了田恬一眼,然后继续翻阅当天的本周开卷数据榜单。男人用敷衍的肢体语言表明着:虽然他可以随便应付进门来的这个玩意儿,但他显然没什么兴趣露一手。
这个玩意儿,也就是田恬。
田恬被激怒了。他是个刚出校园的菜鸟,对社会所知甚少,所以把自尊看得重于千钧。如果有什么事情比“舞蓝是个男人”更糟糕,那一定是“舞蓝是个男人,他还对我不感兴趣”。
“我是新来的编辑。”
男人这回连从报纸边缘探眼都懒得做:“哦。”
田恬一把将背包摔在桌上,落座时震天动地:“我是为了你才来京宇的,你没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男人这下终于正眼看他了,眼神中既有意外,也有怜悯。他缓缓放下报纸,仔仔细细地对半折叠,然后双手交叉放在上头:“新来的编辑……你了解编辑工作么?”
田恬想要听的当然不是工作问题,他是来谈个人问题的,但是突然的工作问题还是提醒了他——现在他和舞蓝是上下级的关系。他的心情很快由盛怒转变成了心虚,努力回忆着过往信件中舞蓝曾经提到的点点滴滴:“平时要积极收稿、催稿;稿子收上来以后,审稿,通知作者退稿或录用;完成杂志稿件的校对,辅助美编排版;做单行本的话,要策划选题,监督作者创作,作者写完之后送审出版社、拿书号,最后送印厂印刷。”
男人频频点头,对他的无知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等他再也憋不出一个字来之后,男人简单粗暴道:“编辑的工作就是:找好作者,把他操火。”
田恬:“……?”
“这不是一份容易的营生。一般的工作,你努力,就会有收获,但这在编辑这个行当中完全行不通。编辑是一种附属工种,需要依附于作者,编辑本身不创造价值,作者才创造价值。这就好比家庭主妇指望她早出晚归的丈夫,不论你家务干得有多好,你能过上怎样的生活完全取决于他在公司里表现如何,这是你无法控制的。编辑遇上怎样的作者,跟女人挑选怎样的丈夫一样,本质上是种赌博。成功与否,靠的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所以这工作某种程度上是一门玄学。
“既然是附属工种,你也很难在这一行里名利双收。你听说过古往今来无数伟大的作家,可你有曾听说过,他们的编辑是谁么?没有。没人关心编辑。你做出再好的书都不可能名流千古,因为书脊上只印作者名。至于发家致富,那更难了。写书的人千千万,有几个能维持家用不被饿死?你运气好碰上一个两个天赋异禀,他们又有多大的几率可以平安顺遂地坚持到大红大紫?到时候他们吃肉,你喝汤,也算不上什么来钱的营生。
“而且伺候作者是天底下第一等麻烦事。什么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跟文人比起来那都不算什么。文人总是自命不凡,心高气傲。他们一文不名的时候,觉得自己过得那么苦全然是因为你太无能;等他们飞黄腾达,这功劳又是他们一个人的了。你挖尽脑油捧红他们,从他们那里领一个子儿,他们就觉得你要得太多。大红大紫后把编辑踢开的大有人在,他们在自己的书里义正言辞,丢下笔可别太白眼狼。你操着当爹的心把他拉扯大,却要陪着孙子的笑脸,最后是下堂妻的下场,这就是一个编辑悲惨的一生。”
田恬目瞪口呆,瑟瑟发抖。他才第一天上班,而他的未来已经被摧毁得一干二净了——天知道他本来只是想要交流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的。这出很有意义的入职指导,成功地让他反思起自己为什么要入职。经历过一阵迷惘自后,他倔强而赌气地说:“好吧,但我还是想试试做出《尘烟笑》这样的书,捧出玄原大神这样的作者。”
男人的嘴角流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那就好好干吧。兴许哪天你就培养出了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呢。”他说得如此轻巧,并且再次端起了报纸,让这份安慰显得格外不可信且无足轻重。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哀嚎:“你说什么?!主编出事了?!”随即就是一顿手忙脚乱。半分钟后,漂亮男人推门而入,“你们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和烈火哥要去趟医院,主编出了点事……”
“一起。”男人蹙眉,离开了他的位置。
田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哪个消息更劲爆一点:“主编住院?那你是谁?”
男人施舍了一个居高临下的眼神:“我也是新来的,今天第一天上班。”
田恬:“……”
作者有话要说:
纸媒编辑就是想选题、做策划、找稿子、看稿子、和美编磨设计、做校对、出片、写宣传案、做图书预售、销售及售后维护工作。
网编则是挖掘作者资源、维护作者关系、签约有潜力的作者、发现更好的作品,定期策划选题等。
最重要的工作,没有之一:催稿。
第2章 你永远不知道跟你文爱的是人是狗
四个男人叫了辆滴滴前往附近的医院。漂亮男人代表杂志部简短地欢迎了两位新员工,顺道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他叫叶瞬,是《新绘》的文字编辑;而健美先生是《新绘》的执行主编,笔名’烈火如哥’,看来他的笔名和他的品味一样独树一帜。
一路上,前座的烈火哥不停地打着电话,神情非常焦虑:“人救回来了么?哦,还在手术中……脑淤血???送过来的时候浑身赤裸,脖子上有很明显的勒痕?!”
“她上吊自杀?!”田恬倒抽一口凉气,心疼得一把抱住前座座椅,“她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烈火哥神情凄凉:“大约是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的缘故……”他们某位台柱子的新书首印20万册,因为政策原因紧急召回,现在全部堆在仓库等着化浆,导致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副主编带着核心编辑团队出走,市场部和发行部跟着老板娘跳槽创业,他原本就非常担心主编想不开跳楼自杀,没想到噩梦成真。
田恬:“……!”如果说刚才的入职指导只是让他觉得站在了悬崖边上,那么这下则是直接把他往悬崖下推,还在他脖子上套了个绳结。
“公司的运转没有任何问题,你不要吓唬新人。”叶瞬朝烈火哥比了个眼色,然后对吓成鹌鹑的田恬露出镇定自若的笑容,“主编受了点情伤,他刚刚离婚。”
烈火哥后知后觉地把主编的不幸归结为个人问题,进而由衷地感到自责:“他前一阵子因为离婚情绪低落,我忙着收稿,没有及时开导他。如果我当时就把《自我训练:改变焦虑和抑郁的习惯》拿给他看,也许他就不会那么想不开了。”
“等等等等……离婚?!主编前段时间离婚了?!”田恬本来更想问她什么时候结的婚,但在这个档口似乎不合时宜。
猞猁创业日常 完结+番外完:本书总字数为:898031个好书尽在 《猞猁创业日常》作者:江湖太妖生文案:一朝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半死不活的猞猁身处危险重重的丛林之中!还好有空间在手,眼看着就能走向兽族巅峰……可是谁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