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待君完本[耽美]—— by:吻竹

听说你做了我的表情包 完结: 《听说你做了我的表情包》作者:八刀文案( 敲黑板:这是一个脑回路不同常人,浑身都是缺点的小受在被女友抛弃后遇到了愿意宠他一生的小攻再被狠狠调♂教的故事!请别再以审判官的上帝视觉批判小受三观不正,如果正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与花待君》吻竹
文案:
你留下的彼岸花我细心照顾了两三年却从没见它有开花的意思,正如你走后从来没有要回到我身边一样,从相识相知到相恋不过短短九月时光,我以为我可以在日复一日的时间里将你忘却,可是你却像烙印一般烙在我心上忘不掉,也抹不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正轩,王翕 ┃ 配角:阿凯,师姐 ┃ 其它:彼岸花,
第1章 初识
在大叔离开的第三个年头里我写下这本书,不为别的,只为祭奠我那曾经懵懂稚嫩却又无比幸福难忘的……爱,情……
其实大叔不老,不过比我大了五岁而已,虽是不老可是大叔拥有着25岁的年纪四五十岁的心理和三十多来岁的外表!
为什么叫他大叔这个问题比较严肃,因为我和大叔的相识并不是那么友好,甚至可以说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大叔的名字很好听,是个为数不多的的姓,传说中可是颛顼的后代!
“童”,百家姓后一百多位去了,认识大叔前我的脑海里除了少林寺里那个大坏蛋童大宝以外真的就没有再有关对于这个姓氏的了解了!
大叔是个餐饮连锁店厨房的总厨,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大学却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成日里不上学跟着一帮混混打架收保护费等等!
大叔是处女座,而我是双鱼座,这是一个两情相悦百分之百的星座,可是处女座的井井有条面对双鱼座的散漫无所谓,擦碰出的火花也不少!
和大叔认识完全就是个意外之外的意外,大叔是四川的,我是浙江的,茫茫人海能相遇,我想一定是有特别的缘分!
咳咳!
以前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但是再怎么魂淡但依旧是爸妈眼里的宝贝儿子,虽然爸妈眼里有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恨铁不成钢!
清晰的记得那天是跟人在排挡里吃饭,隔壁桌的人根本不在意还有我们这桌,朋友好言好语过去劝说叫他们声音小点,谁知那玩意儿居然得寸进尺,直接说要是他们不答应我们要怎么办!
凉拌!事实证明能动手就尽量别逼逼!嘴巴不行拳头总是行的!
…………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砸了脑袋昏在地上,排挡大哥一个电话我就坐上了警察叔叔的车,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到局里做完笔录被狠狠训一番后就被放出来了,毕竟我这头上手上受伤流的血还是有点多还的去处理一下,这不刚一出警局就看见大叔一身的西装革履从车上下来!
大叔那种独有的高冷禁欲气质瞬间吸引了众多少女的目光,可能我这一身的血也是个焦点,一时间我俩就都变成了众人议论的谈点!
大叔扫了我一眼又回到车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我后与我擦肩而过去了局里,我吐了一口唾沫十分不爽的把纸巾抽出来擦拭手上的血渍,奈何血液已经干的差不多了根本擦不掉!
差不多走了个四五百米吧,我来到河边,通过河水的倒映我才看出我这特么是有多狼狈,白色短袖上是一个个淡淡的脚印,脸颊和额头又红又肿,手臂,背上和胸前的皮肤被玻璃划出一条条口子,其实伤口也不深,刚好能流血的那种!
这么狼狈的模样我想要是回去被老爸老妈看见指不定被骂的有多惨,那些个朋友此时一个也没在身边,天气有些热,我起身看着河水突然想,反正这么狼狈干脆下去洗个澡吧!
刚站起来想要跳下去我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一个重心不稳我们两人都摔在后面的石子地上,周围陡然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我一脸懵逼,大叔按住我的手翻身坐在我肚子上,咳咳,这姿势不解释!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大叔皱着眉头问我,口气自然是带着怒气的!
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感情这些人看我这么狼狈当我是要跳河啊,我怒吼道,“滚开,不要你管!”
“你就这么死了对的起你父母吗?自己闯祸不负责任你还是个男人吗?”大叔责骂道!
我想用脚踹但是根本踹不到他于是我大吼,“谁他妈跟你说老子要跳河了,老子这不是要擦血吗?”
大叔细长的狐狸眼一愣,可能是意识到我可能真不是要跳河,我以为他会起来谁知道他反手就给了我一耳光说道,“在我面前充老子,活腻歪了你!”
我懵了一下瞬间就不乐意了,扭动着身体就要跟大叔干架,谁知这王八蛋又狠狠抽了我一巴掌问道,“你再动一下试试!”
以我两年的混混经验告诉我,这王八蛋铁定是练家子,要不就是退伍军人,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我是懂的,于是我故意装出很疼的模样说道,“你妈……我背疼,流血了!”
其实也确实是疼,都他么是石子嗝着能不疼吗?
后来大叔领着我去了医院交钱让医生给我清理伤口,医生从我后背的伤口里夹出玻璃渣子疼得我眼泪水直飙,尽管如此我也拒绝包纱布,因为觉得有些丢人!
但是我是拗不过大叔的,等我包扎完以后大叔已经不见了人影,嘴角还有些疼,我心想这个王八蛋抽了老子两巴掌,等我再遇见他非要抽回来不可!
在外面晃荡到三更半夜才回家本就是为了躲开爸妈,谁知道老妈和妹妹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我看着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小翕,你怎么才回来!”尽管我再怎么蹑手蹑脚还是把妈妈吵醒了!
“哼,还知道回来!”老爸悄无声息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怒意十足的模样看着我!
“呀,哥你怎么了?受伤了?”老妹像故意的一样声音加码!
我瞪了她一眼说道,“多什么嘴!”
“又出去打架了?小翕啊,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你这样妈妈很担心你啊!”妈妈拉着我包扎的手无奈的哭泣道!
“哭什么!还不是你给惯的!”老爸一语吼住哭哭啼啼的妈妈!
我正要开口骂过去老爸又说道,“我让你堂哥给你找了个工作,休息两天就给我去上班,书就别念了,浪费钱!”
不得不说我还是有点怕我爸的,爸爸一般都是和蔼可亲很好说话的,可是若他真生气了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亦或许是小时候被打多了我对严肃时候的老爸也没敢顶嘴,不过现在谈到读书的问题我就乐意了!
我确实不想再读书了,每天都面对那些课本实在是看着就头疼,有时候真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它!
现在说是让我不读书出去工作想想其实还有些小激动,让我继续上学简直比上刀山火海还难受!
现在想来我并不是不喜欢读书,而是很反感学校里的条条框框,上课不准上厕所,老师说的不对不能顶嘴,一言不合就请家长,要么就是体罚……
作者有话要说:
初新人开坑,希望朋友们能喜欢,大量发表意见或者建议,
第2章 相逢
堂哥是在温州那边做酒店的,说是认识我们这里的一个总厨所以打算把我介绍到哪个人那里去!
在家休息了四五天后堂哥回来带着我去他朋友那里应聘,结果他朋友不在店里,所以只能我们自己看,店长带着我让我选择的部门有好几个,厨房,吧台,服务员,传菜,等等……
我看了看,不管是服务员和传菜,只要是在外场那就意味着我要直接面对顾客,端盘子收拾桌子什么的肯定不适合我,就我这脾气分分钟能把客人桌子给掀了!
还有就是厨房,厨房的油烟那么大,Z省的夏天光是上桌吃饭都热的汗流浃背更别说让我呆在火炉边上,我都怕我的汗水把火炉的火给浇熄了!切菜什么的就更别说了,我以后可不做家庭妇男!
那么剩下的就是做吧台了,这个确实不错,工服好看,做出来的西点产品什么的很好,咖啡拉花甜品水果简直不要太合我胃口!
这种装逼技能一旦学会以后还愁没妹子勾搭吗?于是我愉快的决定了就是吧台了,既能吃又能看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第二天一早我就后悔了,妈的早上九点就上班,我还的搭公交坐差不多十五分钟才能到,加上我起床刷牙洗脸穿衣服的时间也就是说我八点就得起床,忽然就觉得人生没爱了!
然而好死不死的,我第一天就迟到了,这个真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没想到早上的公交不仅堵车还挤所以等我到店里时已经是快九点半过了!
吧台老大问我怎么迟到我也只能如实交代,然而得到的回答是,“都是借口,你现在还在实习期,如果表现不好是会被解聘的!”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我特么有脑子有手脚还会被你解聘?简直说出去不要太丢人好吗?
“你跟总厨认识?”吧台老大也就是阿凯问我!
“总厨是谁?”我问道?
“童正轩!”阿凯回答!
我摇摇头表是不认识,阿凯耸耸肩道,“哦,原来是你哥认识啊!”
我再次摇头后阿凯带我去了办公室给了我一叠资料拿出纸和笔让我把那一叠资料抄下来,我眼睛都快亮瞎,本以为出了学校可以不用再提笔写字,没想到他妈的还是逃不掉这个诅咒!
“抄完了给我检查,画红线的地方记下来,要考的,今天就给你消化这些,明天带你熟悉公司环境和工作环境,后天培训吧台知识,慢慢来,看你的吸收能力,现在工作不好找,你自己努力,我这里没有后门这种东西!”
我觉得阿凯可能有些看不上我这个初出茅庐还一身坏毛病的萝卜头,然而通过后来的相处我觉得阿凯人是很不错的,直到现在我还会时不时去找他喝酒聊天!
天知道那一叠的公司背景公司资料公司员工制度等等抄的我有多心塞,我连上学写作业也从没如此认真过,背书倒是容易,我记性还是不错的!
正当我伏案义愤填膺的抄着呢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迎面而来的男人让我目瞪口呆!
大叔那天真的超级帅,上身是白色为主黄色封边的厨师服,胸前的左边口袋里插着一只钢笔,右边绣着店名,左袖上的袋子里插着一双筷子和一个汤勺,立领上绣着一条黄龙,一条西装裤一双休闲皮鞋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在进入办公室还没注意到我的时候摘掉厨师高帽,头发有些乱了他便用手随意拨了拨便打开文件夹看起来!
就在此时我肚子好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早上顾着来报到早餐都没吃!
大叔这才注意到我略带疑问的说道,“嗯?来还钱的?”
我没好气的问道,“你在这里上班?”
大叔点点头看见我正在抄资料走近一看,“你来这里上班?你不会就是王雨的弟弟吧?”
我点点头,大叔摇摇头啧啧啧的打量着我说道,“看来我们还挺有缘份!”
“滚,不想看见你!”我再不想搭理这家伙,顾自己坐下继续抄资料!
忽然肩膀传来一阵剧痛,大叔冷冷对我说道,“再敢跟我说脏话我保证把你胳膊卸了!”
我疼得眼泪水都快飙出来了,想要挣扎却发现大叔掐的更用力,我点头认怂大叔这才放过我!
“三百块的医药费记得还我!”
大叔说完就不在搭理我,我气的要死捏着肩膀恨恨的看着他,可当我看见大叔一丝不苟的脸时忽然发现我好像有点忘恩负义,那天可是大叔带我去的医院!
不对,我干嘛给他开脱,大不了到时候钱还给他就是,他打我的巴掌我还得打回来呢!
一时间办公室里除了笔尖接触纸的摩擦声和资料翻页的声音再没了其他!
结果是到现在我欠他的钱没还,他欠我的巴掌我也没打!
等我写完资料后发现已经是十一点半左右正是午休开始的好时间,我肚子刚才还有点儿饿,现在已经饿的没感觉了,抬头看了看大叔发现他还在边看边写一些资料,打了个呵欠我打算眯一下,毕竟今天起太早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不知是谁摔了还是敲了下桌子,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叔也不看我顾他自己收拾资料,我刚要骂妈呢阿凯便开门走了进来,大叔看了我一眼和阿凯打了个招呼便出去了!
我心想刚才的声音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吗?他听见阿凯走来的脚步声了?
“写完了吗?”阿凯问我!
“早写完了,我在看红线的部分!”我揉着眼睛回答!
“那我问你答,等会儿要签字,我给你解读一下公司制度!”阿凯说完拿来小黑板和白板笔开始讲解!
十二点二十多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大叔淡淡说道,“吃饭!”
阿凯答应说好然后便带着我去了员工餐厅,说实话,这场面是在有些壮观,清一色的工作服,一人拿着一个餐盘排队打饭,看到这情景我仿佛又回到了我们学校的食堂!
吃完饭我又回到办公室,听阿凯继续给我讲解公司制度,下午的时间便这么过去了!
期间我问阿凯,“吧台长,刚才那个是谁?”
“他是这里的总厨,平时不怎么说话,我还奇怪你和他认识你不去厨房来吧台做什么呢?”阿凯回答!
“他人怎么样?”我问!
“不太好相处,不怎么说话,很严厉,总归人还是不错的,你别招惹他不然后果很严重!”阿凯说道!
“那…………我要是告诉你我这身伤就是他打的你信不?”我放低了声音问道!
阿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还淤青的脸,“你们有过节?怎么回事,看他刚才很淡定啊!”
“呵呵呵呵呵,都是意外!”我怪声说道!
“你哥和他关系不错,你和他打过架你哥知道吗?”阿凯八卦问道。
我摇摇头表是我哥不知情阿凯吸了口气道,“培训完了你可以回去也可以留下来看看,但是不要在店里乱晃!”
我借口有事要早点回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过了下早班的人五点下班我得提前离开,毕竟我这副尊荣实在不适合公开露面!
作者有话要说:
都说开篇是关键,然而我开篇从来没写好过,后续会慢慢好起来,望大家继续支持!九十度鞠躬?
第3章 安慰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在漫长的培训中度过,练微笑,练站姿,练一些基本问题的应对以及消防知识使用以及摆放位置,还有就是练刀!
让我映像深刻的是那时候阿凯为了让我练刀工把我拉去厨房切萝卜的可怕经历!
吧台有专门使用的刀具以及砧板,我目前的任务就是每天早上拿着砧板和刀去厨房帮厨房切萝卜!
说实话,我在家里那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我唯一擅长的就是煮面和泡面,切菜什么的真的很少碰。
二十岁傻不愣登的我抱着砧板和刀去了厨房,一袋五十多斤的萝卜放在操作台看着我,改刀阿旺随便给我说了下怎么切切多大以后就再没搭理过我!
我一个人拿着削皮刀把萝卜一个一个去皮,然后在破开最后再一刀一刀切!
可是不一会儿,我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厨房,大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看我握着流血的手指头沉着脸不顾我疼得扭曲的脸掰开手一看淡淡说道,“掉了块指甲而已!”
我的天啊,要不是所有人都看着我我一定狠狠揍一顿这个王八蛋,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大叔让其他人继续干活,他去仓库里找来一块创可贴给我贴上说道,“继续切吧!”
“你在逗我吗?你知道这有多痛吗?我不切了!”我怒吼,这回众人没搭理我,当时我以为这些人都是些没心没肺没心肝的!
“不切就走,不会拦着你!”大叔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我几乎是带着眼泪站在原地,方才教我切东西的那个改刀走来伸出手说道,“你看我的这些伤口,全都是切菜切的,我知道切到手指甲很痛,我们拿刀的人都知道这很痛的,这里谁没有被切过,想要学成一样东西不付出点代价收获不到东西的!”
“可是他至于那么说吗?”我火冒三丈!
“总厨脾气就这样,也就你是吧台的,要是你是厨房的早叫你滚蛋了,总厨只是不喜欢那种受到一点挫折就谈放弃的人,没事,慢慢切,都是这么过来的,晚饭能不能吃到萝卜就看你的了!”阿旺说完就顾自己忙去了!
818兵王穿越的那些事儿 完: 《818兵王穿越的那些事儿》作者:莫邪文案:代号‘黑豹’的特种兵王薛湛穿越成定远候府二爷的长子,仗着上头有世子堂兄撑家门从小招鸡逗狗不务正业,十三岁还没满就敢留封家书夜里启程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许是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