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将军在下完本[古耽]—— by:一颗青梅

香格里拉完本[耽美]—— b: 《香格里拉》作者:春日负暄文案:不知道怎么定义真硬汉年上攻x表面乖巧实则蔫坏其实挖到底还是软糯受第01章 袁钺回来的时候天已经要蒙蒙亮了,老旧的小巷子里安安静静的,偶尔有几声犬吠,在夜里传得很远怕吵了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将军在下[重生]》一颗青梅
文案:
是双!向!暗!恋!梗!不是!横!刀!夺!爱!梗!
本文又名#死了也要谈恋爱,谈到世界充满爱#
姓时,名何弱。
是个将军,挂了。
是个将军,死了又活了。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时何弱发现自己重生变成了自家手不能提、风不能吹的二哥!!
更更可怕的是,跟自家二哥(划掉)—自己谈恋爱的是在他七岁那年断言他活不过十八的殷书欢!!
—阅读须知—
1、1V1。HE。脑洞之作,放飞自我,不要较真,无法考据。
2、CP:时何弱X殷书欢。
骨子里犟外皮子软的伪书生真将军重生受。
骨子里软外皮子美的真神医没重攻,攻还有个隐藏属性-腹黑,待开发。
3、是双向暗恋梗不是横刀夺爱梗!(X3强调)
4、心愿是世界和平,渣作者努力成长中,哪里写得不好还请温柔抽打T T。
内容标签: 重生 宅斗 欢喜冤家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何弱 ┃ 配角:殷书欢 ┃ 其它:恋爱
第1章 楔子
入眼是紫檀雕花床床顶,身上盖的是锦绣软被。
还好,没死。还活着。
这一点,十分值得骄傲。
十八好年华,儿郎自当有所为!
时何弱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地坐了起来,语气自是说不出的得意:“还说老子活不过十八,我活到九十九你信不信?”
时何弱口中所说的断言他活不过十八的,乃是时府上—时何弱的父亲时启章,在时何弱七岁突然有一天眼前发黑昏了过去差点就再也没醒过来,请到府上来救时何弱性命的小神医。
为何这么说?因为殷书欢当年被请到时府时,不过也就只比七岁的时何弱大了四岁而已。
其实当初时何弱的父亲是要请殷书欢的师父—殷丹青。无奈当时去的不巧,殷丹青不在,只留了个自己的徒儿。
情况危急,为了自家宝贝儿子的性命,时启章自是顾不得那么多—死马当做活马医,哪怕有一线生机都不能放过。
且说这殷书欢作为殷丹青唯一的亲传弟子,本领虽不一定及得了他的师父,但总归有些盼头。
但事实上,年仅十一岁的殷书欢不仅把七岁的时何弱从鬼门关那拉了回来。甚至在后来的行医生涯中,成就高于他的师父—殷丹青。殷丹青被称为“华佗再世”,而殷书欢则得了个“赛华佗”的名头。
这些且都按下不提,且说那十一岁的殷书欢不仅救了七岁的时何弱,甚至连时何弱这恼了十一年的名,也是拜这位“赛华佗”所赐。
时何弱作为蒙国镇虎将军的儿子,自是从小性格跳脱。平日最厌之乎者也,到了七岁也迟迟不入学,但时父素来疼爱时何弱,更觉这孩子性格飞扬洒脱,不喜受束缚,更有他小时候的影子,反不责怪越发随着时何弱去了。而因这时何弱没入学,他的名也就一直拖着未取了。
这下子可好,让十一岁的殷书欢给时何弱取了名。殷书欢说时何弱,命格过旺,性子又过于刚直,易招小人易受难,若想活得长久些安稳些,则要取个偏柔些的名方可。
原本是取了时和若这名,“和”字调命格,“弱”字减性戾。后因时父又挂念时何弱的生母,这两字取了时何弱母亲—何弱水的姓名。
时何弱自是不喜这名,无奈在这事上,他一哭二闹还是三上吊,时父都坚决不肯,只好作罢。
这怨着怨着,自是怨到了殷书欢的头上。
想当初,七岁的时何弱躺在榻上刚刚被救了回来,眼睛还不是很能把东西完全看得清楚,就朦胧只见殷书欢一袭白衣的身影。
鼻尖闻得到有点略苦却清新的药草味。听得到有人似在说话,声音好听得如同玉石相击。
这样的人会长什么样子?
时何弱努力睁开眼,却因长时间眼睛浸于黑暗,突然睁开,看的东西都自带光圈效应。
殷书欢负手而立,白衣不染,松生空谷,身姿斐然。他侧对着时何弱,正与时父在说些什么。
时何弱的第一个反应是:自己府上何时有了个跟仙女似的人物?
接着这位白衣仙女说:“时将军,恕我直言,时公子本就自娘胎而出带了些病根,现在又中了如此剧毒,已然伤了五内。本源不佳,外邪又入,且又年幼,所造成的损伤已无可挽回。纵然万分呵护……终难逃过十八命劫。”
这仙女的声音怎么不像女的……?对了,她说了啥,什么伤五内,什么损伤已无可挽回?什么和什么?
前面的话太长,时何弱的脑子才启动,反应不过来。
但最后一句,殷书欢为医者,医者父母心。要告诉时父,这样一个结论,他自是中间犹疑许久才缓缓道出,给够时父缓冲时间和做心理准备的时间。同时也给够了他不知道已经醒了的时何弱脑子缓慢开机的时间。
难逃十八命劫?时何弱脑袋瓜子把这句话翻译了一下:你丫的,你时何弱活不过十八。
前面那句,时何弱自己加的。
“你大爷的!”
你说谁活不过十八的?我还要上战场,驱南奴,收复北河二十六州,我时老虎的名字以后还要写在史册上被万人敬仰的!你说谁呢!你哪家的?有本事来打一架啊!
可惜后面这些时何弱都来不及说,他只骂了一句,然后从床上滚了下来,继续昏……
被取了这样一个娘里娘气的名字,被断言判定活不过十八岁,被逼着读书以调和心性,被禁令不准插手军中事物,要静养身体……
殷书欢!我是上辈子挖了你家祖坟的吗!
时何弱一忍,再忍,终于忍到了时机的到来。
一月前,时何弱出门与好友李将军的四儿子—李长笑在聚贤阁吃酒聊天。李长笑提起朝廷最近在愁派什么人去北境,自己正要自告奋勇去报名,父亲已经同意。眼下自己倒是愁起了要用什么法子对付那十二小国集结起来的十万大军。想问讨教讨教时何弱可有什么法子没有。
时何弱武学方面的天赋是非常人能比的,对于打仗带兵之道更是熟谙其理,满脑子的热血斗志。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带兵出征,保家卫国。最后在青史上留下辉煌的一笔,为后人所敬仰。
只无奈,天不随人愿。
时何弱噼里啪啦给李长笑出了三四个方案,听得李长笑是目瞪口呆,拍案叫绝。
却不知,在那聚贤阁里,还有一人,也听到了时何弱此番精彩无比的言论。
而那人正是当日恰好在暗察民情的当今太子—楚子瑜。
楚子瑜回宫后立刻像当今皇上力荐了时何弱。
时何弱知道原委后,自是一口应了下来。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等这一机会等了多久?北境之战,定要凯旋而归。
但时何弱是个重情重义之人,知道自己的好友李长笑也本欲参加此战。更何况也是他提了,自己才有机会知道此事。于是时何弱还是请旨让李长笑担任此次北境之战的主帅,自己为副帅。
李长笑与时何弱同样都为将门之子,两人也都年少气盛,将才横溢。只是李长笑不像时何弱般受诸多限制,他的才华锋芒毕露,上京皆知。而私底下他却常常愧叹不如时何弱。可见,若不是时父这般束缚那般限制,时何弱也定是京师有名的少年将才。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李长笑与时何弱的情谊自是越发好了。
而另一方,后知后觉的时父自是听了自家儿子要出征的消息,气得不行。半夜都顾不得会惊扰圣听,知道了便立刻要进宫求圣上收回恩令。时何弱自是知道自家老爹会有这个反应,守在门口,就等着自己爹出门的那一刻。
时家老爷子才一只脚踏出门,门外时何弱就两个膝盖跪了地。
态度坚决:“若爹执意不让孩儿此行前去,我宁长跪于此不起。身不能死战场,儿郎不若猪狗乎?”
时家老爷子差点没气得一口气背了过去。
“我知父怜我,忧我性命,十八年来呵护备至,唯恐我有半分受损。可父怜我之志哉?折鹰翅囚于笼,拔虎爪困于柙。孩儿再也受不住了!”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软硬兼施,时父终于败下阵来。只求时何弱能够在家中过完十八岁的生日再走。这事并不过分,毕竟到出征北境,还有许多事要准备,少不得七八天的,而时何弱的生辰眼下又近,自是允得的。
时何弱从没把殷书欢说的那句活不过十八岁,放在心上。反而越发坚定信念:自己一定要活得长长久久,起码比殷书欢要久!
作者有话要说:
提早开文了,并不是因为存稿充足,相反的是因为存稿严重不足……
发出来希望自己能有压力去码字……微博上说本来八点半发,结果我忘了自己兼职一事了,囧
谢谢@早早小天使在开文前就投的雷,也谢谢小天使们在作者菌开坑前的预收。
码字很孤独,你们的评论和收藏是我不坑的动力。
所以评论什么的不要客气地向作者菌砸过来吧,不然作者菌会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单机……好痛苦。
第一次写重生文,节奏有点慢,前奏有点长,(不过你们要相信后面节奏会快起来的,铺垫什么都是为了主角受复活之后谈恋爱干大事做准备!!)
最后: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此句来自诗经《秦风·无衣》
第2章 第一章
顺利过了自己的十八岁生辰,今日又能骑马出城,远征北境。再不久,就能凯旋而归。
此后我时何弱便是蒙国冉冉升起的一颗白虎星!谁能拦我?
离箭已在弦,一发定乾坤!
雄赳赳气昂昂,心情多欢畅。
“哈哈哈……”时何弱觉得此刻是自己十八年来最美好的一个早上,外头天还未完全亮透,阳光透过窗柩洒了进来。
还能见到太阳,真好。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真怕自己就这样一睡不醒,再也看不到一早的太阳了。
虽说没把殷书欢的话当真,可也不是完全没放在心上,完全没有顾虑,毕竟殷书欢什么名头?
赛华佗啊!赛、华、佗、!怕也还是要怕一下的嘛。
稍微怕一下表示礼貌。才算对得起殷大神医这响当当的名头吧?
昨个生日宴上,时何弱还担心殷书欢这被自己活生生地“打了脸”会不来呢。却没想到到底还是来了。
不来又惦记,来了又嘚瑟。
时何弱提着酒就冲殷书欢去了,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怎么样,殷大神医。爷我说要活到九十九的!”
痞子气十足。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时何弱向来这副德行,左一个爷右一个老子,市井气十足。时老爷子教训了几次也不见悔改。
时何弱表示:没办法,谁叫他殷书欢长得跟个仙女似的。自己正经不起来。结果自是被时老爷子又狠狠抽了一顿。
面对时何弱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殷书欢早已习惯,波澜不惊,神色坦然,面上的笑容温和有礼,双手递过一个礼盒:“公子说得对。在下在这里,祝时小公子十八岁生辰快乐。区区小礼不成敬意。”
嗯?你这是忘了自己当初信誓坦坦说过小爷活不过十八了吗?殷大神医?
时何弱接过殷书欢递来的小盒子,一边打开一边道:“小爷我记得谁当初说我活不过十八来着?”
殷书欢刚想开口提醒时何弱,礼物是要回屋之后拆才合礼节,话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一抹淡淡的笑:罢了罢了,要是真能循规蹈矩,这时何弱也不是时何弱了。
只是……这礼物……
“这是什么玩意?长命锁?!”时何弱的脸色非常不好,一脸不可置信地盒子里装的东西提溜了出来。
确定这不是送给小孩子的玩意弄错塞到自己这里来的?
给你个机会,还来得及解释,解释了,咱俩还是好朋……阿呸!
殷书欢,你这辈子就是来克我的吧?!
长命锁,锁千秋,驱邪佞,保平安。
似是料得到对方是此番反应,殷书欢面上的笑意不变,反倒是无意识的嘴角上勾更甚:“还望时小公子收下。”
收!收!收!我收你爷爷个大头腿!我收?!
时何弱一把掀开自己的枕头,拿起压在枕头底下的长命锁。
好歹是人家送自己的礼物,不收不太好,不收白不收,收了又不少块肉……
总而言之,时何弱还是没骨气地收了。
“明日卯时,我来为小公子你送行,还望小公子到时候不要赖床。”
仿佛昨日某人贴在自己耳畔所说话的情态还历历在目,呼出的带着酒香的热气酥麻麻的触感还咸明,自己的心突然跳得很快,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也卷土重来。
时何弱不耐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分明是昨个的事,怎么今个想起来还是这副德行。耳朵也莫名发了烫。
时何弱打算不去理会这样说不出也道不明的奇怪感受。
还是赶紧爬起来,好好装束一番。第一次出征,样子一定要够气派。
时何弱拍了拍自己的脸,一把掀了被子,打算下床。
然而在被子被掀掉的那一瞬间,时何弱突然觉得自己两腿间凉嗖嗖的—
发生了什么?他他他……尿裤子了吗?
时何弱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指尖黏沾了不知明的白浊液体……
待时何弱的脑子迟缓地反应出这是什么的时候,下一刻他的脑子又乱成了一锅浆糊……
是谁昨夜入梦,白衣翩翩,兰芝玉树。三千青丝如瀑,眼中潋滟生娇媚,薄唇轻启低吟漏……
讲道理,还不如尿裤子!
做春梦遗了精已是够羞耻的,对象怎么还是个男人,怎么还是……
“何弱,你醒了吗?”
时何弱如遭雷劈,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禁闭的房门,呆若木鸡。
殷书欢什么时候改姓曹了?
还有殷书欢不是一向叫他小公子的么?今个叫什么何弱?撞鬼了吗?
“何弱?何弱?你在吗?”又是三下叩门声。
“在在在……穿衣服!穿衣服!你你你……别进来!千万别进来!”时何弱顿时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跨步就要往下跳。
不行,他得去堵住门,千万不能让殷书欢那个家伙进来!
然而时何弱刚从床榻上跳到地面上,忽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突然就浑身失了力向地面倒去。
而门外的殷书欢似是听到了这番动静,立刻推了门进来。
时何弱最后所见到的画面,就是殷书欢平素微笑待人,遇事一直沉着镇静的脸上似是带了几分慌张的模样向自己跑来,口里还叫着他的名字—何弱。
完了,要是殷书欢知道他梦|遗了怎么办?他说尿床这可以蒙混过关吗?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时何弱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这般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匿名网友提问:#怎么办啊,做春梦还被另一个当事者(男的)撞见了,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释或者蒙骗过关的啊!!在线等!!急死了!!#
1L—
不要怂就是干:看我ID,说明一切。同意点赞。
赞(6666) 回复(666)
2L—
解释就是掩饰:看我ID,还解释个鬼啊!解释有个几把用啊!解释完说不定连几把都没得用了,这种时候不要怂啊,我站楼上。誒?对了楼主男的女的啊?
赞(2333) 回复(233)
3L—
楼主是男的:看了前两楼的回复,我特意去看了楼主的资料!!性别显示是男!!厉害了!!楼下知不知道楼主是0还是1啊??对了,楼主我也赞同我的楼上,不要怕!加油!比心~
赞(999) 回复(99)
4L—
赌五毛楼主是0:三楼我赌五毛楼主是0,还有谁也要站啊,五毛一次,五毛两次,有没有价更高的?
赞(444) 回复(44)
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某楼主:……
第一次尝试写小剧场的作者君,躺平等抚摸。虽然写一点都不好T T
第3章 第二章
时何弱死了,不负殷书欢“赛华佗”的名声—死了。
死得猝不及防,死得理所当然,死得不明所以。
一世囚楼完本[耽美虐恋]—: 《一世囚楼》鹿夭大人文案:这是一个关于囚禁和被囚禁的故事---你所认为的囚禁,是什么样的呢?被迫待在黑暗的囚室里,带上沉重的枷锁,身体被牢牢束缚,挣脱不了,也逃脱不掉还是心灵被执念侵蚀,思想被过去囚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