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触即发]生死相随完本[bl同人]—— BY:很帅气的波特

[伞修]少年纪事完本[bl同人:本书总字数为:221710个 《少年纪事》作者:舒璃食用说明:好书尽在 这是一篇专注甜和治愈的长篇伞修同人其实说是伞修橙更恰当,因为亲情占了很大比重,但是,会有私心的恋爱情节慢热
1 页, 好书尽在
《生死相随》作者:很帅气的波特
(1)初次CP不可逆
(2)结局必HE不可伤
第一章
天台上,荣初居高临下,把玩着那把精致小巧的勃朗宁手枪,好整以暇地看着吓得魂飞魄散的杨羽桦。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把一切都给你。”杨羽桦浑身颤抖,布满沟壑的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鼻涕,双腿一软向荣初跪了下来。
“放了你?当年你弑兄屠嫂的时候可曾放过我的父母?杀人灭口的时候可曾放过我的姐姐?”荣初嘲讽地笑着:“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丧家之犬一样向我摇尾乞怜。叔叔,你这样我很难办啊。难道,你没听说过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荣初眯了眯眼,眸中狠戾闪现:“现在,你的时辰到了,该轮到你下去向我的父母和姐姐赔罪了!”
他举起了枪,慢慢拉开保险闸:“好好享受一下最后一丝阳光吧,1…….2……..“荣初拉长了声调,满意地看着杨羽桦抖成筛糠一样卑躬屈膝的身体:”3……“”砰!“枪响了,却是被猛然冲进来的阿次打偏了准头,子弹射在一旁的空地上。“阿次,你敢跟我动手!“荣初怒不可遏。”大哥,我……“阿次自知理亏,心急如焚却不知该如何跟大哥开口。“阿次,你来救我了,来救爸爸了!你是爸爸的好儿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阿次,我求求你,快带我离开这里。”杨羽桦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又哭又叫地拉扯着阿次的手臂。
阿次心中一酸,已然向荣初跪了下来。”阿次,你,你竟然为了仇人向我下跪,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荣初忍不住低吼道。阿次自觉无言面对大哥,低下头哀求道:“大哥,阿次从来没求过您,就这一次,阿次求您,求您让我跟他说几句话。”荣初心中一痛,二十五年的冰冷生活,这个弟弟却还是这么容易被情义所累,连对仇人都是一腔赤诚,对杨羽桦是,对杜旅宁也是。荣初怒极反笑道:“好,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你千万别忘了死去的父母和姐姐!”
阿次心中痛楚难当,却仍是缓缓转身扶起了杨羽桦。“阿次,你是爸爸的好孩子,是爸爸的挚爱之宝,爸爸这么多年没白疼你,你快带爸爸离开。”杨羽桦靠在阿次身上,泣不成声地恳求。阿次只觉得胸口窒息得几近麻木,眼泪毫无知觉的掉了下来:“爸爸,你去自首吧,去把日本人的阴谋说出来,把当年杨家的惨案公布出来,让那些恶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杨羽桦猛地推开了阿次,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胡说什么,你知不知道那会要了我的命!你怎么能让爸爸去死呢!”阿次只觉心如刀绞,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强忍住眼泪道:“爸爸,我还是愿意叫你一声爸爸。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做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爸爸,你去自首吧,只要你肯把事实真相公布出来,阿次,阿次愿为你戴孝扶棺。”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想死,阿次,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怕死!我,我不能……”杨羽桦失声尖叫着,仓皇地向后退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爸爸小心……“阿次惊叫道,杨羽桦一脚踏空,身体直直向楼下坠去,阿次抢过去抓住他的手,一起摔下楼去。“阿次!”荣初冲过去冲着楼底大喊,几乎要跟着阿次一起跳下去,阿四拼命抱住他:“老板,这里是四楼,不能跳啊,我带兄弟们下去救,二先生他吉人天相,一定没事的!”荣初瞬间清醒过来,对,阿次那么善良,一定吉人天相,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他,他不能有事。荣初推开阿四,慌慌张张地向楼梯奔去。
从四楼天台一路坠下,阿次翻身把杨羽桦护在怀里,幸好周边树木繁茂,一路摔跌下来,中途被树枝几经阻挡,到落地的时候,阿次竟然还保持着一丝清明。
阿次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痛得厉害,后脑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渗出,手臂和腿上被擦伤的很严重,左腿应该骨折了,胸口也一阵尖锐的痛。他勉强翻身坐起,急急看向怀里的杨羽桦:“爸爸……你没事吧?”由于摔在阿次身上,杨羽桦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冲击,只是被吓得失了神智。阿次感觉到杨羽桦浑身都在颤抖,裤管湿润一片,竟是小便失禁了。杨羽桦双眼毫无焦距,只紧紧地抓住阿次的手,反复的说着:“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不要死,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刚刚经历了杨羽桦差点死掉的惊险,阿次心中一片不舍与柔软:“好,我带你离开这里,但是你也要答应我,要去自首,好不好?”“带我走,带我走,求求你!”杨羽桦痛哭流涕,紧紧的攥着阿次的手臂。阿次咬牙忍下手臂的剧痛,踉跄着站起来,护着杨羽桦向旁边的街道跑去。
从四楼一路狂奔下来的荣初呆呆看着地上一滩血迹,哪里还有阿次和杨羽桦的身影,担心、恐惧、愤怒交织在一起冲击着他的大脑,他觉得自己要疯了。这是谁的血?阿次那个混蛋,这种时候竟然还护着杨羽桦,命都不要了吗?在他心里,我这个大哥又算什么?父母和姐姐的仇又算什么?“带兄弟们去找,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们受了伤,跑不远!“”是,老板。“阿四一刻不敢耽误,带着几个弟兄分头去追。
第二章
好累,快呼吸不过来了,阿次觉得眼前一片花白,只是初冬的暖阳,却晃得他睁不开眼,脚下在机械的跑着。杨羽桦此刻完全被恐惧占据,像一头孤狼紧拽着他,勒得他喘不过气来。身后有声音传来,是大哥吗,追来了吗?糟了,不能停,阿次咬牙逼自己护着杨羽桦奋力向前跑,意识却渐渐抽离了身体,终于双腿一软倒了下来。
“阿次,阿次……”杨羽桦尖叫起来,看着不远处追来的人,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终于放开了阿次,跌跌撞撞向前跑去。“二先生!二先生!”阿四焦急的唤着阿次,不行,人已经没了意识,彻底昏了过去,看样子伤势不轻。他不甘的望着远处杨羽桦的身影,挥手让身旁的弟兄帮忙一起小心的把阿次抱起,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把二先生送到老板那去。
“胸骨断裂、左腿骨折、四肢大面积擦伤,内脏有不同程度震伤,脑部创伤,有淤血可能。”夏跃春小心地替阿次进行检查,不由皱紧了眉头,现在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他沉声对阿初说道:“他需要马上手术,你做好抽血准备。”
阿初茫然地点了点头,此刻他心乱如麻,在看到伤痕累累的阿次的时候,他的满腔愤怒转为了惊痛与担忧,小心从阿四手上抱过阿次,便一刻不敢耽误赶去了春和医院。路上他已经给阿次做了简单检查,伤势不容乐观,杨羽桦竟然就这样抛下阿次独自跑了。好个父子情深、视儿子为心头至宝的爸爸!阿次你看到了吗,你用命去护着的这个人,二十五年前杀了我们的父母,二十五年后杀了我们的姐姐,现在又将重伤的你撇下独自逃命,他是你的敌人,你的杀父仇人!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傻!荣初抑制不住眼眶的酸涩,泪水直直掉落下来,滴在阿次的脸上,可是阿次却不睁开眼睛,忍心让他伤心欲绝,痛哭流涕。
相对荣初的神思恍惚,夏跃春一刻不停地指挥着护士对阿次就行救治,针头刺进了阿初的血管,通过血袋又滴进了阿次的血管,血液相连的两兄弟此刻一个生命垂危,一个失魂落魄。
伤势暂时稳定了,手术修补了一部分的损伤,但内脏的恢复和脑部的淤血却需要长时间的治疗和休养。荣初坐在病床边,看着昏睡中脸色苍白的弟弟,总觉得那人此刻毫无生气,轻轻一捏就会碎了。“老板。”阿四轻轻走了进来,荣初点点头,走向窗边,阿四在他耳边轻声道:“发现了杨羽桦踪迹,现在要不要……”阿四做了个抹脖的动作。荣初低声道:“先关起来,我迟点再去处理,还有”他转头望了望病床上的弟弟:“这件事,不能让二先生知道。”“是,您放心。”阿四得了命令,低头退了出去。荣初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床边轻抚着弟弟的额发,对不起阿次,我们和杨羽桦之间的血海深仇绝不能就这样抹去,大哥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我们的父母和姐姐报仇。你,你不要怪大哥。
第三章
病房里异常安静,除了各项仪器偶尔发出的“滴滴”声响,荣初守了一天,阿次的各项体征已逐步稳定,看样子明天该醒了。夜长梦多,杨羽桦的事不能再拖了,不说别的,光是眼前这小混蛋要是知道了,还指不定再闹出什么动静来,他决不能再让阿次受伤害了。父母和姐姐的仇要报,他必须手刃仇人,昨天让阿四把人暂时关押在郊外一间平房,就是考虑到在警察局不方便动手杀人。医院四周也有日本人的眼线,把阿次一个人留在这里实在不放心,吩咐阿四留下好好照顾阿次,荣初轻轻为弟弟掖好被角,亲亲了他昏睡中紧闭的双眸,快步走了出去,该给韩副局长打个电话了。
阿次只觉这一觉似乎睡得昏天暗地,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二先生,您醒了。”阿四快步走过去,轻轻按下想坐起来的阿次:“您伤到了胸骨和内脏,老板吩咐这段时间只能让您平躺。”大哥……阿次头脑瞬间清醒过来,当时自己晕了,爸爸不知道怎么样了,大哥一定很生气,对了,大哥怎么不在?难道……“我大哥呢?”阿次急切道,声音透着病人特有的虚弱与无力。“老板有急事出去了,二先生您有事?”
阿次脑中警铃大作,大哥既然不在病房,那爸爸一定是在大哥手里。费力动了动双腿,左腿被打了石膏,动弹不得。“阿四,我饿了,有没有吃的?”“二先生,您稍等一下,阿四马上下去买。”看着阿四快步出了病房,阿次勉力撑着坐起来,胸口一阵闷痛,他咬了咬牙,伸手去扯腿上的绷带和石膏。
不到一刻钟阿四就揣着热粥回到了病房,鉴于这位二先生不安分的前科,他实在是不敢离开太久,好在他回来时看到阿次好好的躺在病床上,才略略松了口气:“二先生,您躺着别动,阿四喂您喝吧。”“阿四,我有一件很紧急的事要跟大哥说,你能不能帮我把他找来?”
阿次注视着阿四,表情凝重。“这,老板说处理完事情就会马上回来,您还是等等吧。”阿四为难道:“要不……您告诉我,我找人替您转告老板?”“不,事关机密,而且非常重要,我必须马上见到大哥。”“这,可是老板吩咐我留在这里好好照顾您。”“这里有护士,还有跃春的保护,不会有事的,事急从权,不能再等,你快去找我大哥。”阿次的表情不容拒绝。阿四想了想,这二先生现在伤成这样也动不了,兴许真有什么急事:“那我快去快回。”阿次点点头:“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大哥。”
等阿四走出病房,阿次翻身下床,忍下胸口和左腿的痛意,拿起一旁的衣服,蹒跚着悄悄跟了上去。
杨羽桦关押的地方不算近,好在阿次一出医院便拦了辆黄包车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阿四后面。七弯八绕看着阿四进了一间平房,阿次甫一落地便听到了一声枪响,不祥的感觉瞬间弥漫了上来。
“阿四?”刚刚处理完杨羽桦的荣初转头看向匆匆忙忙跑进来的阿四,心头猛的一跳:“阿次出事了?”“不,二先生醒了,说有急事要见您。”荣初松了口气,什么事这么着急,刚醒就要见我,难道是……糟了!荣初一转身,便看到扶在门口的阿次,心里一阵发虚,快步上前把人扶住,轻声责备道:“伤得这么重怎么跑出来了,不要命了。”阿次没有回答,只愣愣看着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杨羽桦,他的额头有一个大大的血洞,大片的鲜血弥漫而出。
第四章
荣初心下焦急,这个木头阿四,也太实诚了,特意赶在阿次苏醒前处置杨羽桦,就是不想让小混蛋直面这个场面:“阿次,别看了,杨羽桦杀兄灭嫂、卖国求荣,死不足惜,你不必为这种人难过。”阿次没有说话,仍是静静看着满室的血腥。“阿次,你别怪大哥,杨羽桦这种人不值得你伤心。他已经招认了与日本人一起犯下的罪行,我让韩副局长来这里,就是为了要将真相公布出来,将阴谋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旁的韩副局长闻言走过来,略略弯腰恭敬道:“二少爷,杨羽桦已经全部招认,老爷和夫人终于大仇得报了。”“阿次,你听见没有,你看着我,你看着大哥,我们才是最亲的亲人,杨羽桦是我们的仇人,国家的罪人,他不值得你如此!”
阿次抬头看着大哥焦急而担忧的脸,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怪大哥吗?这件事本来就是自己的错。自己一生追求信仰,党旗下宣誓保家卫国,驱除敌寇,却原来,自己一直认贼作父而不自知,母亲是日本奸细,父亲是杀父仇人……“阿次,你是爸爸的挚爱之宝,爸爸爱你。”“阿次,你是妈妈的孩子,哪有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呢。”“阿次,说你爱我,我从五岁就开始教你说爱我了。”……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原来我的人生竟只是笑话一场。阿次眼神渐渐空洞,脸上浮现出淡淡笑意,嘲讽而绝望。“阿次,你怎么了?”荣初突然觉得心慌:“你别吓大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大哥带你回医院。”紧紧把阿次抱在怀里,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安的心安定下来。阿次任由荣初抱着,慢慢阖上了眼睛。
重新处理完伤口,荣初看着病床上昏睡的弟弟,心里始终悬着,阿次含笑的样子在眼前挥之不去,阿初能感觉到,那是一种放弃,带着决绝的味道。荣初握着阿次的手,把头深深地埋在手掌间,那冰冷的触觉让他惊心:“阿次,对不起,大哥知道你对杨羽桦的感情,却没有办法保护好你,请你原谅大哥,大哥真的……别无选择。”大仇得报,沉冤得雪,多年的夙愿得以达成,却是以伤害唯一的弟弟为代价,荣初没有预想中轻松的感觉,只觉心口反而像被刀割一般疼痛无比,眼泪滑落下来,浸湿了阿次的手掌,无声无息。
[西游]齐天大圣首席经纪人:本书总字数为:281664个好书尽在 书名:[西游]齐天大圣首席经纪人作者:日照唐聪聪穿越前正看着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张口闭口就是“吃俺老孙一棒”后来他穿越过来问孙悟空:“你怎么不说你的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