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颗蛋的爸爸是谁!? 完结+番外完本[生子甜爽]—— BY:手抓饼卷大葱

修仙之乡村笔仙完本[修仙耽:本书总字数为:937784个 《修仙之乡村笔仙》作者:春风遥文案: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自古天苑出仙人天苑一派能屹立千年而不衰,原因有二:一是它的掌门人,二是招揽散仙直到有一天,一位自称是散
1 页,
《这颗蛋的爸爸是谁!?》作者:手抓饼卷大葱
文案:
从前有一只小公鸡宝宝,有一天他噗~下了个大白蛋
鸡爸爸愤怒不已:是谁欺负了我蛾子!
鸡宝宝一脸倔强:打洗我也不说!
愤怒的鸡爸爸带着鸡宝宝走上了找渣男报大仇的道路
这是个雄赳赳的大鸡精带着气昂昂的小鸡精一边找渣男,一边捉妖拿怪坑蒙拐骗的故事
妖怪的年龄算法和人类不同哦!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鸡爸爸,鸡宝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姬巴巴有七个哥哥姐姐,老大叫姬大,老二叫姬二,老三叫姬三……
这也就意味着到了姬巴巴这里他就应该叫姬八了。
因为这个糟心的名字,姬巴巴在他前十六年的人生中受尽了小伙伴们的嘲讽和讥笑,终于在十六岁那年,他获得了改名字的机会和权利。
这不是因为姬巴巴的老爹老娘良心发现,而是姬巴巴他在十六岁那年稀里糊涂生了一个,蛋。
没错,一个白皮个儿大滚瓜溜圆的蛋,任凭姬巴巴的老爹老娘怎么严刑拷打,姬巴巴就是不说这颗蛋是谁的种。
年轻的姬巴巴抱着蛋哭得直打鸣:叽蝈蝈!姬宝宝是我的蛾子!我一只鸡也可以养大他的!叽蝈蝈!
把老爹气得也直打鸣。
儿子未婚先蛋还找不到罪魁祸首,一生极爱面子的姬老爹觉得丢脸极了,他姬傲天的儿子让人白睡了还带了个种,这让他姬傲天在鸡界,不,家禽界怎么混?别的鸭子会怎么看他,大鹅怎么看他,他还怎么在其他鸡面前抖威风?
一怒之下姬老爹不顾姬老娘的哭诉把儿子赶出了家门,“你,你这不肖子!你给我呱出去!呱!”
忽视姬老爹一秒变青蛙的尴尬场面,被赶出家门这件事真的是姬巴巴意料之外的,他以为最多被姬老爹打几顿骂几天,哪想到就这么被赶出了姬窝。
姬巴巴哭了一夜,哭得粉嘟嘟的鸡冠子都软嗒了。
好在姬巴巴小小年纪,也是硬骨头,他背了个小包袱,抱着他的大白蛋毅然决然地呱了,此后16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为了以示决心,姬巴巴给自己的名字也改了,从姬八变成了姬巴巴,原本是想干脆一点,改名叫鸭巴巴一步到位,又怕给无辜的姬老娘带去不可言说的麻烦,遂作罢。
姬巴巴走的那天早上,除了隔壁一直明恋他的鸭五五,没有其他家禽来送他。
鸭五五哭着说:八,你只要告诉我那个混蛋是谁,我,我愿意和你结婚,养大你们的蛋!
姬巴巴翻了个白眼儿,仰天打了个鸣:叽蝈蝈!对不起我不和嘎嘎叫的生物结婚。
鸭五五哭得更厉害了:上次我跟你求婚你明明还说不和嘴巴宽的生物结婚!上上次你说不和脚上有蹼的结婚!
姬巴巴没理他,抱着蛋,倒错着两条小短腿儿飞快地走了,不带一丝留恋。
鸭五五哭着唱:啊~哈,去吧没什么了不起……寂寞的鸭子也可以不要你……
虽然姬窝里鸡宝宝多得有时候连姬老爹姬老娘都分不清谁是谁,经常给这个喂过了又提溜过来喂一遍,撑得鸡宝宝直翻白眼儿,但是平胸而论,姬巴巴的成长还是受尽了宠爱和关怀的,从小到大他每次被小伙伴们拿名字开玩笑的时候,姬大姬二他们就蒲扇着大翅膀把嘴欠的小伙伴一顿胖扇,揍到走哪儿小伙伴们都只敢叫八哥,不敢造次。
刮风了下雨了姬老爹总是一脸威严地站在门口,大翅膀撑得高高的,训斥还在疯玩的鸡崽子们快来老爹的翅膀底下躲着。
姬老爹大大的翅膀那么温暖那么厚实,他们躲在里面不管打多大的雷下多大的雨都不怕了……
而如今,他却被赶出去了,姬老爹的大翅膀永久对他关闭了……
姬巴巴回想着家里鸡的好,哭得直抽抽,他亲了亲怀里的大白蛋,哽咽着说:“宝宝,爸爸以后只有你了,等你长大了你犯什么错爸爸都爱你,你是爸爸一辈子的宝宝!叽蝈蝈!”
当年从鸡鸣山下来时发过的誓还言犹在耳,姬巴巴却觉得自己可能要违背自己发过誓言了。
什么一辈子的宝宝,他现在很想把这个不肖子团吧团吧丢垃圾桶里自生自灭!
“说!这颗蛋是谁的种儿!”
姬巴巴正和他一辈子的宝宝姬小小在五面漏风的出租屋里对峙着,姬巴巴坐在破了个大洞的沙发正中央,姬小小站在他一米外的地方,头低得恨不得缩进胸腔里,整个散发着一股子我错了但我就是不说你打洗我好了你骂洗我好了的欠揍信息。
他们中间的一个破木椅子上放了颗蛋。
没错,一个白皮个儿大滚瓜溜圆的蛋。
姬小小瞅了一眼蛋,又瞅了一眼姬巴巴,把头低了下去,一句话也没说。
姬巴巴出离愤怒了,他拿起蛋作势要扔出去,姬宝宝一把抱住他的腰,眼泪一秒就来,哭喊道:“不要扔我的宝宝!爸爸求求你了!叽蝈蝈!姬宝宝是我的蛾子!我一只鸡也可以养大他的!叽蝈蝈! ” 姬巴巴眼睛直抽抽,怎么感觉这话这么熟悉……?
姬巴巴举着蛋,忍住怒火和姬小小商量,“那你告诉爸爸,这颗蛋是谁的,你告诉爸爸爸爸就不扔。”
姬小小嘴巴紧闭,哭着摇头。
“这是你自找的!”姬巴巴把胳膊一抡,就要把蛋往墙上甩,姬宝宝吓得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了一句“叽蝈蝈~”,接着只听噗的一声,刚刚还站在原地里大男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拼命要往姬巴巴手臂上蹦的网球大小的小胖鸡。
小胖鸡胖得毫无曲线可言,除了鸡头那一部分,整个身体跟圆规画的一样,一身黄澄澄的小绒毛,鸡冠子小到几乎看不见,只能在头顶依稀看到黄毛里隐隐约约露出的那点红嘟嘟的颜色。
小胖鸡的黑豆眼里满满都是眼泪,哭得直飚水,两条小短腿儿徒劳地在地上蹦?,“爸爸爸爸求你了不要扔!爸爸求你了!”
眼见儿子连原型都保不住了,姬巴巴的心也不是铁打的,他长叹一声,把蛋丢到了沙发上,小胖鸡嗖的一声蹦到蛋上,小短翅膀尽可能地张开,将几乎和他原型一样大的蛋牢牢地护在翅膀下面,“叽蝈蝈!宝宝不要怕,爸爸保护你!”
姬巴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和自己十七年前做的一模一样,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老子他妈的造了什么孽啊!”
这一天,姬巴巴深刻地体会到了当年姬老爹知道儿子未婚先蛋时那一刻的愤怒,激动,和……心疼。
明明前一天还窝在自己的翅膀下撒娇打滚的小宝贝,突然就生了个蛋,被祸祸了还死命维护那个人渣,作为一位父亲,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心疼?
是夜,姬巴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离家十七年,从没有哪个夜晚他如此地想念姬老爹姬老娘,想念姬窝,想念大哥二哥三姐四姐五姐六哥。
第2章
想当年他也才是个16岁的小鸡崽儿,被赶出家门后,带着他的宝蛋蛋四处流浪,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
姬小小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破壳的,他们躲在一个24小时自助银行里,他把包袱里最厚实的两件衣服垫在蛋下,一分一秒也不敢把眼睛移开,就这么盯着蛋盯了4个多小时,看着蛋慢慢地从裂开一个细小的缝到姬小小奋力地顶开蛋壳,听到全身都没几根毛湿漉漉的姬小小发出第一声细小而清脆的:叽~
他觉得自己之前吃过的那些苦都化作了这一刻的甜美,爸爸妈妈不要他没关系,那个害他未婚先蛋至今没有露面的人渣不要他没关系,他还有眼前这个小小的发着抖的可怜虫儿,他们父子俩以后就是这个世界上联系最紧密的人,他是爸爸,这个小鸡崽儿是他的儿子,他们永远也不会分开。
从此懵懂的姬巴巴就带着儿子姬小小跌跌撞撞地在鸡鸣山下的人类世界生活了下来。
人类世界的生存法则和鸡鸣山完全不同,在鸡鸣山他是鸡鸭鹅见了都要抖三抖的八哥,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没事儿和路过偷嘴的麻雀精们打打架,或者去偷看大哥和隔壁的鹅小七亲喙儿,小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下了山他才知道在人类世界想要吃饱不是跺跺小爪子扇扇肥翅膀就有人把好吃的塞嘴里的,要干活要挣钱才能吃饱。
刚下山的那两年,他和他家鸡宝经常饿肚子,他还好毕竟是大人了再饿都能忍着,鸡宝毕竟还是个宝宝,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天能饿八顿,整天翘着小红嘴儿哭着说饿,哭得他心都碎了,为了养活鸡宝,他搬过砖——不小心砸了脚一毛钱没挣到,送过快递——送错地儿被投诉还倒贴了200块罚款,替小学生报复同学——被那个明明才上小学4年级却牛高马大足足有150斤的同学打哭了,帮气势汹汹的大房跟踪小三儿——发现小三儿也是个苦命的受害者把身上仅剩的50块钱给了小三儿让她给孩子买口好吃的。
挣过的最大一笔钱是给一个90岁喜丧的老太太当孝子,他充分发挥了他的长项:哭,从早上六点多哭到中午十二点多,哭得是鼻涕眼泪稀里哗啦,把主人家的女儿都给哭得眼泪婆娑的,忍不住问他:“小兄der,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跟姐说,姐能帮你的就帮你一把。”
姬巴巴嘴巴张得能看见扁桃体,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没地儿住,没钱吃饭,我和我儿子都要饿死了呜哇哇哇娃娃。”
好心的大姐给了姬巴巴5000块钱巨额酬金,还帮这对父子在城中村找了个住处,500块一个月的小破房子,姬巴巴带着儿子一住就是十几年。
现在的姬巴巴不能说苦尽甘来吧,好歹是能吃饱穿暖头有遮瓦了,逢年过节也能整一大桌子好吃的,偶尔有个大点的进项,还能给姬小小换个时髦点的手机,鲜亮的衣服,姬巴巴觉得这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其乐无穷。
他都想好了,等姬小小考上大学他就跟着姬小小去上大学,在学校附近支个摊子,姬小小去哪他就去哪,等姬小小结婚生蛋了他就自己找个深山老窝孤独终——
好吧,不管是人类还是精怪,当爸爸的都喜欢在崽子面前把自己的晚年预测得无比凄惨,同时还要用特别期待特别可怜的眼神儿看着自家崽子。
崽子们若是坚定地表示爸爸我离不开你就算不娶媳妇不嫁人我也要养你,那就着了这些爸爸的道儿了!他们目的就是你的漂亮话。若是像姬小小这样,稳抓重点直击灵魂,当爸爸的就立马不会操心自己的晚年怎么样了。
“爸爸,我不要上大学!我不想上学!”
开始操心自己会不会还没活到晚年就被自家的臭崽子气死了。
没错,我们的姬小小从小就是个厌学的坏鸡崽儿呢。
姬巴巴能容许他如此放肆么,那肯定不能了,从姬小小上小学开始,他们家附近的邻居每隔三五天都能听到姬巴巴拖鞋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姬小小屁 股的声音。
为了搞定自家儿子的厌学问题,姬巴巴是绞尽了脑汁抓秃了头发,每到期末的时候姬小小怯生生地把0分2分8分最高23分的试卷拿给他签字,姬巴巴就控制不住自己抡拖鞋的手。
“你这死鸡崽子,怎么这么笨这么笨!你爸爸我当年在鸡鸣山每次考试都考一百分!你考8分你是不是我儿子!”
“呜呜呜呜你骗人你明明连茄子的茄都不认识念了好多年的加子你怎么可能考一百分嘛呜呜呜呜呜呜。”
这样总是稳抓重点直击灵魂的鸡崽子很有可能也活不到上大学的时候就被爸爸打shi了。
至于姬巴巴当年在鸡鸣山到底考多少分,这真的是个秘密,请容许姬巴巴先去吃个加子烧肉再回来探讨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样,国家九年义务教育救了姬小小一命,他还算安安稳稳地从初中毕了业,然后在姬巴巴拖鞋底的威胁下,又哭着上了高中。
姬小小上高中的第一天,姬巴巴在自己的摊子前是老泪纵横。
咱儿子上高中了,高中的卷子都是150分的,光选择题都60分,猜也能猜出个20分吧!老子再也不想在0分2分8分的卷子上签字了,祖师爷说在0分2分8分的卷子上签字有损阴德啊!
路过的邻居们纷纷回头看姬巴巴擦眼泪,“小姬你这是怎么啦,儿子又考2分啦?”
旁边一个挎着菜篮子的老大姐立刻反驳:“怎么可能,高中才刚开学,小小就是有那个本事也没地儿考去啊。”
“我没事我没事,”姬巴巴擦擦眼角,仔细看了看一脸关切的老大姐,突然一拍桌子说,“姚大姐,我看你脸色不对啊!”
姚大姐立马放下菜篮子,小跑到他的摊子前,“哪儿不对哪儿不对啊,小姬你快给我看看,我怎么说我这两天眼皮子老跳呢!”
姬巴巴左右观察了一下姚大姐的脸,摸摸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掐指一算,道:“你前几天是不是在家里打破过一个碗?”
姚大姐一拍大腿,“是啊!小姬这你都能算出来?”
姬巴巴闭上眼睛,故作深沉地摇摇头,“这个不详啊,这样吧我给你张符,你贴在碗柜上,保你逢凶化吉万事如意——10块钱一张,童叟无欺。”
姚大姐爽快地从钱包里掏了十个大硬币放到姬巴巴的桌子上,拿着符高高兴兴地走了,“好好好,谢谢小姬了啊,真神了,啥都知道。”
姬巴巴把钱收兜里,低头对地上正在咔嚓咔嚓吃着花生的灰毛大老鼠说:“谢谢你了啊灰毛,这几天多帮我跑几家,小小刚上高中,我想给他买身新衣裳。”
灰毛举起右前爪,摆了个ok的手势:“木问题木问题,对了天冷俺也想要个毛坎肩??。”
被杀九十九次 完结+番外完:本书总字数为:719062个《被杀九十九次》作者:青渊在水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文案一:前世,薛不霁身陷囹圄,来相救的却是那个早就分道扬镳的师弟重活一世,薛不霁只有一个想法:要好好对待师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