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杀九十九次 完结+番外完本[玄幻耽美]—— BY:青渊在水

这颗蛋的爸爸是谁!? 完结+:本书总字数为:918254个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这颗蛋的爸爸是谁!?》作者:手抓饼卷大葱文案:从前有一只小公鸡宝宝,有一天他噗~下了个大白蛋鸡爸爸愤怒不已:是谁欺负了我蛾子!鸡宝宝一脸倔强:
1 页, 《被杀九十九次》作者:青渊在水

文案
文案一:前世,薛不霁身陷囹圄,来相救的却是那个早就分道扬镳的师弟。
重活一世,薛不霁只有一个想法:要好好对待师弟。
师弟还是小包子,怎么办,那只能又当师哥又当爹,好好养包子啦。
文案二:他从深渊中重生,只为守护一个人。直到有一天,他和这个人,站到了对立的方向。
一句话简介:被杀九十九次,就是不死!
1、年下,师弟X师兄,受宠宠宠攻,甜甜甜。
2、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
3、主走剧情,感情线慢热
发了新文,求大家点一下,谢谢。
发现室友偷吻我杯子之前,我对他的印象是:理智,沉稳,又可靠。
发现室友偷吻我杯子之后,我对他的想法是:这个,痴汉,暗恋我?
大胆假设之后,我们应该小心试探。直接戳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不霁 ┃ 配角:江海西 ┃ 其它:剧情为主
第1章 第 1 章
疼!
薛不霁自噩梦中惊醒,冷汗自发际间流下。想不到只是午睡片刻,竟然又再次梦见了那透骨生寒的一剑。
好疼啊!
虽然不知怎的,上苍竟又叫他重活了一次,但是关于前生那最后一夜的记忆,终究在他的灵魂刻上了无法磨灭的印记。
那时他被妖族金刚相生擒,已经是穷途末路,只能坐以待毙。哪知道妖族杂兵传讯禀告,有一人自称是他师弟江海西,为了搭救他,于妖后都外连挑七名妖族高手!
薛不霁大感意外,他与师弟感情不算好,师父过世后两人便分道扬镳,与师弟鲜少来往,没想到临到头来,昔年故交没有一个出头,却是自己这个感情淡薄的师弟前来相救!
金刚相大怒迎敌,师弟虽然武艺高超,但绝不是这妖族第一高手的对手,果然不过半个时辰,薛不霁便看到金刚相回来,一身热汗与鲜血淋漓,手中拎着一个人头,啪地一声丢到薛不霁身旁!
骇得薛不霁肝胆俱裂!
那正是师弟的人头!
“这小子连伤吾族十七八个好手,杀得力竭了还不肯就擒。看在他这身硬骨头的份上,吾便将他的人头带来,叫他看你最后一眼。”
那千真万确是师弟的人头,薛不霁目眦尽裂,既痛且悲!师父在时,有谁敢伤他们,哪知道不过转眼间,师父叫人害死,云外青渊陷落,如今师弟又横死眼前。这血海深仇,一桩桩一件件,他此生怕是无法一一偿还了!
这才是最惨痛,最深沉的绝望!
那之后如何被妖族折磨,如何被金刚相羞辱,薛不霁却是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那一剑刺来,心口一凉,接着醒转过来,他已经回到了十六岁的年纪。
薛不霁心有余悸,摸了摸心口,下了床,穿上外衣。侍剑童子安茹听见响动,从外间走进来,为他整理衣袍。
在薛不霁关于前生的记忆中,安茹这孩子早在云外青渊陷落时就被杀了。此刻再度看到他粗壮的胳膊,满髯的虬须,粗野的嗓音,竟然还是有些不习惯。
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他死后竟然让他回溯了时空,又重新回到十六岁这一年。
说不定是老天爷见到师弟舍命相救,要薛不霁活转过来,报答师弟的深情厚谊。
薛不霁十六岁,正是师弟江海西来到云外青渊的那一年。
算一算,就在这两日了。
薛不霁带上安茹,走到日常练剑的瀑布旁。练了大约两个时辰,汗水将衣服打得湿透,一身筋骨武脉都酸胀不已。眼看天色还早,薛不霁便脱了衣服,步入瀑布下冲洗。汗湿的衣物不能再穿了,安茹已经折返回去,替他取干净的衣物来。
水声轰然,倾泻一挂飞珠溅玉。
转头看了看瀑布后的山壁,在薛不霁印象中,前世云外青渊落陷时,他是带着师弟从这瀑布后的一个山洞逃出去的,也不知那个山洞这一次还在不在。
薛不霁划着冰凉的水慢慢挪过去,一面运起护体灵气保护自身,一面拨开水草灌木,寻找那个山洞。
薛不霁的记忆果然不差分毫,那个山洞,就在瀑布左侧一射之地。
拨开垂挡的茂密草木,薛不霁走进幽暗的洞中。里面常年不见天日,空气稀薄,一阵幽深阴凉之气扑面而来。
不过除开栖息在这隧洞内的虫豕野兽,里面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东西,以薛不霁此时的功力,要进去一探也没什么大碍。
此时洞外传来安茹的呼唤声。薛不霁转身走出洞外,就见安茹手上捧着干净衣物,问道:“小公子,咦?那是什么?”
“山壁内有条隧道,应当通向上面。我入内一探,你先在此处等着。”薛不霁指了指瀑布顶端,那上面是白鹿崖。白鹿崖高有百丈,仿佛一道天堑,将滚滚红尘与云外青渊阻隔在尘世两端。
“小公子,这洞内说不定有危险,我们还是先回禀太羽道尊为宜。”
安茹虽然面容粗野,但是心思细腻谨慎,向来以薛不霁的安危为首要。但若是回禀了师父,薛不霁的盘算就落空了,薛不霁想了想,折中道:“不如这样,我带你一起进去,但你不可告诉我师父。”
看安茹还是有些犹豫,薛不霁执起腰间佩玉:“有师父所赠的灵玉护身,不会有事的。”
安茹这才勉强答应,又执意走在薛不霁身前,替他开道。
薛不霁跟在他身后步入甬道,森冷的风带着寒气,呼呼吹来,仿佛是濒死的人从喉头呜咽出最后一点生气。洞壁上刻划着道道痕迹,像是巨蛇的鳞片进出翻腾时留下的刮痕。
安茹抬头看着墙壁,脚步有些迟疑:“小公子,这墙壁上的痕迹,看起来似乎是什么带麟甲的巨兽进出时摩擦出来的,依小人看,还是不要进去了。”
“放心,风里并无腥腐秽气,巨兽早已不在了。”薛不霁快步走到安茹跟前:“你就跟在我身后,不必害怕。”
安茹还想挡在薛不霁身前,但是隧道越来越窄,坡度也越来越陡,只能容一人通过,他无法越过薛不霁。
手脚并用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视野骤然开阔,眼前是个天圆地方的洞窟,高约十尺,宽有百丈。然而如此广阔的空间,却已被一具高高耸峙的森冷骨架堆得满满当当。
一具蛇骨。
前世薛不霁从这洞隧内逃出去的时候,便已见过这具巨蛇骸骨,因此倒没什么惊讶。薛不霁身后的安茹却是第一次见,顿时惊得倒抽一口冷气,叫道:“好一条长虫!”
看这巨蛇骸骨,应当是远古莽荒时期的一条大虫,不知祸害过多少生灵,即使是死了,那粗壮的蛇牙上仍带着险恶的冷光。
薛不霁绕过场内巨大的蛇骨,蛇骨后面有一个小洞口,走近些便能感觉到有风吹拂进来,显然离外面已经不远。
就在此时,一阵细微的声音跃入耳中。那是兵器交锋的激烈撞击声。薛不霁拉住安茹,循着声音跑上前去,听着上方愈发清晰的交斗之声。
那是三柄穷凶极恶的刀!与一把疲惫不堪的剑!
铿铿铿铿——!三刀会一剑,铿然作金石之声!急速碰撞之声灌耳,凛冽杀伐之气扑面,教人几乎能亲眼看见这一场恶斗!
剑是好剑,可惜持剑之人已是强弩之末,一剑比一剑疲软。刀是狠刀,三刀客越战越酣,淋漓的刀锋下尽是凶狠杀招!
薛不霁正侧耳听着地面上一场酣战,推测究竟是谁在白鹿崖顶会战,犹豫是否要出手。却在此时,地面上传来一声孩童的叫声!
持剑之人已是穷途末路,却似乎被激发出一股血勇之气,原本已见颓势,越来越迟钝的剑,竟然再度快了起来。
难道……
这孩子是师弟?
算算时间,边五叔将他护送过来,就是这两日。
这白鹿崖下的三圣山布了阵法,除非是熟悉之人,否则寻常人也进不来。白鹿崖上那位极有可能就是边五叔!
边五叔是师父以命相托的好兄弟,对薛不霁也十分亲厚,为人十分仗义。他受人所托,为了将师弟送来,连命都丢了。
也正因为此,师父见兄弟战死,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红了眼拎着剑出去砍了一圈,杀得满衣尽染血色,从那之后,云外青渊再无宁日。
可以说,师父被人害死,云外青渊陷落,一切的根源都由今天而起。
边五叔,边五叔!薛不霁心中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心如擂鼓,这一次,边五叔的性命,自己或许可以设法救下!
薛不霁思及此,心中激荡。只盼着快快见到边五叔,赶紧将他救下,只怕迟了一刻,他又要与前世一样,力竭战死!他转过身,对安茹附耳道:“你去带我师父过来。”
见安茹面色犹豫,薛不霁推了他一把:“快去!”
安茹转身沿着来路离开。薛不霁听了听上方地面上的打斗之声,看来边五叔就要支撑不住了。
以薛不霁十六岁时这粗浅的功夫,冲上去与这三名刀中佼客搏杀不过是白白送命,究竟要怎么救人?
转头看了一眼窟内蛇骨,薛不霁转过身走过去,静静与那高高昂起,顶着窟顶的蛇头对视。不知是不是薛不霁的错觉,竟见蛇头上黝黑的骷髅眼儿间有绿火一闪。当薛不霁再细看时,那静静耸峙的雪白骸骨内又别无他物。
或许是他眼花,管不了那么多了。
薛不霁取出腰上佩着的灵玉,念出御蛇口诀,就在那一瞬间,后背心一热,接着充盈的灵气自灵玉内逸散而出,承托着灵玉缓缓浮起,越过薛不霁的头顶,渐渐升至与蛇头相等高度。
薛不霁催动口诀,让充盈的灵气缓缓深入蛇骨灵窍之内。蛇骨一点点撑起窟顶,只听见卡啦一声,乱石泥土哗啦啦落下,薛不霁连忙提气,几步越上蛇骨七寸之处,一手抓住巨蛇骸骨,继续催促蛇骨破土。
接着便是天崩地裂的轰然一声巨响,蛇骨终于冲破地面!霎时间碎石泥土兜头泼下,将薛不霁劈头盖脸打成一个泥人。
这碎石披落之间,光线陡然一亮,地面之上,四合暮色和着苍翠山林涌入视野。
视线一晃,薛不霁已随着蛇骨高高耸立在半空中,地面上打斗的四人陡然遇见这等变故,都已暂时收手,静观其变。
薛不霁身在半空,只能看见地面上有个小孩童的影子,正被一个浑身浴血的汉子护在身后。这汉子一身血衣,在苍青蔓草之间尤为显眼。
此时暮色染红了四野,竟与他的一身血衣化为一色。
另外持刀的三人虽然暂时收手,却呈合围之势,将他去路堵住。
四下里还倒着十几具尸体,看来在他听见声音赶来之前,这血衣人已战了许久。
“阁下何人?”一名刀客嗓音沙哑,刀锋朝外,向薛不霁喝问。
“取尔等性命之人!”
第2章 第 2 章
用不着多说废话,薛不霁催动口诀,霎时间飞沙走石,天地变色!巨大的蛇尾一扫,凌厉攻势间,那三人连忙闪避。五叔也连忙抱起小孩童躲开,跃到一丈之外,冲薛不霁嚷道:“那位御蛇的高人,烦请看准了再出招!”
薛不霁脸上一红,这控制蛇骸的口诀还是前世被他搭救的一位异人所授,薛不霁鲜少用到,这灵气又并非出自薛不霁自身,因此操控起来不是十分灵巧顺手……
而且不知是不是这尸骸太过巨大,对灵气的消耗也太大了。师父送薛不霁的这块灵玉内的灵气原本可供薛不霁淬体三年,现在看来,能支撑三刻钟便算不错。
三刀客见情势生变,互相递了个眼色,且战且退。显然是担心鏖战太久,薛不霁还有后援,打算先行抽身。薛不霁却不许这三人就这么走了。若是他们回去,带了更多的人过来,那么以后也没有太平日子了。
薛不霁大喝一声,蛇尾一扫,霎时间飞沙走石,烟幕蔽眼,不能视物。薛不霁暗道一声不妙,就在此时,烟尘中一人宛如鬼魅,身法如电,一刀砍向薛不霁后心。
薛不霁心道:好快!好诡异的身法!当即脚步一错,侧身避开,伸指在刀上一弹。只听铮地一声,刀背竟然颤动不已,失了准头。
来人嗬嗬两声,声音嘶哑如同老者,缓缓开口:“点苍碎雪指!看来这位少年郎是太羽道尊风上青的徒弟了?”
薛不霁上下打量这名老者,饶是他前世在江湖上行走了十年,也看不出这老者来历。其时江湖中人人都习得淬体之法,大部分人于三四十的年纪便可淬体有成,那时不禁肌骨强健,体魄强于普通人数十倍,更可延缓容貌衰老速度。就比如薛不霁的师父风上青,功力深不可测,外貌看上去也不过是二十七八的年纪。
而这名老者看起来却已年介六七十,要么是他到了这个年岁还未能淬体有成,要么便是个已有一百多岁的老妖怪了!
薛不霁心中一凛,知道此番是遇上了劲敌。
这老者好眼力,一语便道破他的指法来历。这点苍碎雪指,乃是风上青的独门指法。他昔年在雪山中行走,见到不少粗壮树枝教冰凌压得弯曲断裂,心生怜惜,欲为这片苍松除去冰雪。但是若已刀剑劈砍,容易伤着松枝,若用指法弹树,虽能除去冰雪,却也会毁伤树干。于是他创出这门点苍碎雪指,可将指法劲力传至松树末梢,震碎冰雪,却半分不会毁伤松树。后来为了迎敌,太羽道尊又将指法分为三式,第一式,可将对手与兵器尽数毁伤;第二式,可毁伤兵器而不伤对手;第三式,可毁伤对手而兵器无恙。
可惜薛不霁不过学到了第一式的一两成,是以指法一击之下,只能震得刀尖乱颤,失了准头。
“既然知道这里是太羽道尊的地头,还不快快退下。若是我师父来了,保管叫你等三人命丧九泉!”
坐等飞升完本[修仙甜文]—:本书总字数为:1638228个 《坐等飞升》作者:雾十文案: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颜君陶是人人羡慕的先天灵体,一呼一吸都在涨修为六百岁就成了圣,飞升大荒;六百零一岁……死于大荒崩塌侥幸重生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