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无厌 完结+番外完本[未来耽美]—— BY:辞桑

怀安观完本[修真甜文]——:本书总字数为:433849个《怀安观》作者:气清景明好书尽在 文案第一篇文,以前也没写过,试试吧!刻薄慵懒接地气攻 X 善良天真小痞气受人情练达即白眼,花样吐槽是冠军师徒内销,修道打怪抓鬼
1 页, 《贪得无厌》作者:辞桑
好书尽在
文案
当世界只剩一人,你跪下亲吻他的衣角。
求而不得日思夜想→得偿所愿神魂颠倒→貌合神离心如刀绞。其实比较纯情。
未来背景。甜甜甜的暗黑向不试吃一口么,大概是黑芝麻味的BE。
不长,每晚七点更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你,乔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乍逢
你睁开了眼睛。
你一动不动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苍白的天花板,像是要从那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僵硬里看出一点新鲜的意味。
但是没有。
你熟悉这里的一切,包括阳光照进来的角度和风铃摇动的韵律。
每天都分毫不差。
你恹恹地闭上眼,倒数——三、二、一。
风铃准时准点地响了。
你嗤笑了一声,起身,走进洗手间,洗漱。
洁净的镜面倒映出你的样子,你悲哀地发现你连自己头发翘起的弧度都烂熟于心。
你恶狠狠地吐出漱口水,水在洗手盆里四散溅开。你忽然很想看鲜血喷薄而出,弄脏镜面,留下道道斑驳的样子。
而更令你无法忍受的是——你发现自己见过,用自己的血。
那天的风铃也在幽幽地响,你听着轻快的铃声,微笑着,一点点用剃须刀割开了自己的脖子。
这有点疼,不过你喜欢疼痛。
这让你感觉你还活着。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那天的血并没你想的那么红,也并没有像你想的那样,唰地冲天而起,下一场淅淅沥沥的血雨。
它只是慢慢的、接连不断地顺着你的脖子流啊流,浸透了你的衬衫,染红了你每一寸肌理,那时的你盯着衬衫,心想,真脏。
不过没关系,一觉醒来,又还会是那件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衬衫了。
瞧,你现在正穿着它呢。
虽然你又冒出了这个想法,并且你知道吸取了上次的经验,你会把这次的做得更好,把它做得像场盛宴,要漂漂亮亮的。
不过你想起昨天——或者说上一个今天看到的,还是有些遗憾地放弃了。
也不一定放弃,看昨天看到的东西还在不在吧,要是不在,也还是可以继续死的。
你吹着一首荒腔走板的小调,慢腾腾地收拾完了自己。
直到房门咔的一声闭合,你下意识一抬腕表,发现竟然比平时迟了那么多。你站在昏暗的走道里,才蓦地意识到自己或许是有点紧张。
和一点儿小小的期待。
只是一点儿。
来到空荡的大街,你仿佛有点怕似的,并不留意四周景象,只是匆匆地走。
走过静悄悄的超市,走过静悄悄的饭馆,走过静悄悄的公路,走过静悄悄的土坡。
及至滚滚江水遥遥在望,你才吐出一小口气,速度慢了下来。
窄窄的江两岸漫开大片的绿草地,你远远地看见有个小墨点缀在青草之中,看不真切。
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你身体已经自作主张,先一步替你松了口大气。
接着,你的脸又不顾你个人意愿,自顾自地漾开了一点笑意。
是既你命令它冷笑、嗤笑和狞笑之后,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微笑。
那个小墨点逐渐延伸立体,看得出是个人了。
很奇怪的,随着越来越近,你的注意力竟然从他身上渐渐转移,分得出心思注意周围了。
他躺在一棵树下乘凉,或是睡着了也说不准——昨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已经通通忘掉了,更遑论他是睡是醒这种细节。
你记得的只有那份热烈的心情。
不敢置信、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又迫不及待,热烈得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的心情。
以你的灵魂为引,让你死灰复燃的心情。
唯一留下的画面,只有初见时他一臂枕在脑后,一臂懒懒盖在眼睛上。听见响动,他微微挪下手臂,露出那双朦胧的浅褐色眼睛。
然后他眯起眼,朝你笑了一下。
像是陷在泥泞里,透过肮脏的河水和浮尘,看到的褐色的阳光。
有着暗暗沉沉的温暖。
你已经完全不记得昨天到底和他说了些什么,想来也大抵都是些语无伦次的车轱辘话。
你不停地说,不停地说。以至于那不太像聊天,甚至也不像倾诉,你只是在呕吐。
把一层层积在心底的东西,不管不顾地呕吐出来。不在乎他有没有听懂,甚至不在乎他有没有听。
你只是在寻求回应,想看一些生动的、你还没有习惯、还没有厌弃的反应。
你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生命力。
你们一直聊到深夜。就坐在草地上,坐在星空下,坐在夜风中。
你看着时针一点点走向十二,你不安,又不那么不安。
在秒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最后一圈时,你盯着表盘,一个念头模模糊糊地划过你脑海。
就算只有一次也好……至少,那个笑容,可以让你坚持得更久一点。
不要那么快腐烂掉。
轻风掠过树梢,草地上的光斑轻微地晃动起来。
你被带回了现在。
你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那片静谧的光影,光影之中躺着他。树影婆娑,连带着他脸上也晃着一两个小小的亮点,阳光轻巧地跳跃着。
你数日以来第一次想——一切真的是一样的吗?仅仅是在单调地重复着吗?难道每日来到此地的都是同一缕清风,携着同一株花的香吗?
你不知道。但你愿意相信不是,愿意对明天如期前来的风,报一点儿期望。
有人把一切赋予意义,于是一切才有了变化。
于是从此有了乐趣。
你闭上眼,细细感受了此刻罕有的平和。恨不能把它储存起来,在长的望不到尽头的夜里,再拿出来一点一点地品。
等你再度睁眼时,那人已经坐起来,正不慌不忙地看着你。
他也不站起,也不挪开,就隔着三步距离,仰着头,面上带着些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怔怔地跟他对视了好一会,半晌才如梦初醒地坐了下来。好歹和他齐平,不用他一直仰着了。
你搜肠刮肚找了一番措辞,没想到最后出口的,竟然只有一个单薄的“……嗨”。
愣头青极了。
那么一瞬间,你仿佛看到了宿命。好像无论多少次,只要站在他面前,忐忑地想要搭讪时,脱口而出的,总是一句无措的“嗨”。
简单得简陋,又好像囊括了所有。
你所说得出的,说不出的;知道的,不知道的。
他听了这么个招呼,却既没有回答,也没有笑。他的面部肌肉不自觉地绷紧了,露出了一个似悲似喜、复杂难言的表情。
整个人的生气好像都被这一句冒着傻气的“嗨”提了起来,聚在眼里,刹那间一并绽放开来。
这无言的绚烂让你沉默下来。
他却开了口:“……今天是个好天。”
你和他一起抬起头。
晴空之上铺陈着一层洁白的薄云。绵软的云层像是把阳光也软化了,它暖融融地洒下来,给万物点上了一层糖霜似的亮色。
你忽然想,虽然这天昨天是这个好法,今天是这个好法,明天也仍然是这个好法,可到底,好还是好的。
让人愿意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它……无论是第多少次抬头。
谁知他继续说道:“好久都没见过这么好的天了,让人怎么也看不够。”
你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昨天,你们坐在这里,也曾并肩仰望过天空。天也是这么蓝,云也是这么白,阳光也是这么柔软。
一切都没有变,只有你知道一切都变了。
他不记得。
你试探着说:“你觉得我……有点儿熟悉么?”
他顿了一下,旋即漫不经心地笑开了,反问道:“哪种熟悉?是揭盖如故的熟悉还是“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的熟悉?”
你眼皮跳了一下。
就听见他说:“……是似是故人来的熟悉。”
之后再没人说话。
你像是昨天倾吐得太多,已经把灵魂都挖了出来,今天心里空荡荡的,没什么想说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原来只有你困在时间里。
你又不甘,又难过,又仿佛生出点欣慰。
原来只有你困在时间里。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写完了,每晚七点更。
第2章 邀请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过去,他每天都出现在河岸,你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陪伴,然后被遗忘。
无论如何,你是记住的。
你知道了他叫乔轻,知道他喜欢海蓝色,喜欢雨声,喜欢黑塞,知道他感受不到无人的周遭有什么奇怪,知道他有着连贯的过去,和也会依旧连贯的将来。
你还知道他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剔透,分外迷人。
你大多数时候懒得去想,但有时也会疑惑。你和这一隅好像被世界遗落的一角,终日只在不断重来,一直没有别人,为什么突然就会多了他呢?
他就像这天的附属品一般,你每天遇到的只是“这一天”的他,明天的他走入正常的明天,只有你仍被重置,重回这天。
他回到了正常的世界,还会记得这段奇怪的过去吗?还会记得你吗?
你不知道,就跟你再不会问他对你有没有一点熟悉一样。
你们偶尔一言不发地一起看着天空,偶尔躺在草地上把一天都睡过去,但多数,你喜欢和他慢悠悠地聊天。
话题跳跃,没头没尾没逻辑,想到什么聊什么,十有八九都是你问他答。
虽然你有时候也想说说自己的事,但思来想去,发现也没什么好说的。
多不过“忘了”二字。不是忘了仍是五彩斑斓的过去发生过什么,就是忘了发生时那时明快的心情。
太多重复的日子了……这些日子是一把锉刀,把你生生磨掉一层血肉,连灵魂都染上了狰狞的灰色,再回不到过去。
刚发现日子不断重复,整个世界只剩自己时,你慌过乱过。
进每栋楼,入每个房间,声嘶力竭地呼喊,无能为力地哭泣。
然后渐渐进入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你好像终于接受了这个无理取闹的现实,接受了世界只你一人。
接受了被时间遗弃,被时间掩埋。
你看书,打游戏,运动,睡觉。
但是很快就都厌倦了。
你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开车,在无人的高速路上超速狂飙,不眠不休地开整整一天的车。
你想知道你最远能去到哪里。
你知道了。并且你发现你无论多想多努力,也再没有多一秒的时间给你走得更远。你能跋涉到的地界只是那,永远是那。
你开始寻求刺激。飙车、蹦极、跳伞之类的,什么刺激玩什么。
但是当刺激泛滥,就麻木了。
你最终迷上了上网,去看微博、论坛,疯狂地渴求别人遗漏的只言片语,就像是有人在跟你交流一样。
可是,可是,永远没有回应。
然后某一天,它开始了。
你站在高楼楼顶,俯瞰这座死去的城市。你不知道为什么,只想纵身一跃。
你不想寻死,至少你自己觉得你不想,你只是想试一试那种感觉。虽然你蹦过极,懂得极速下落的感觉,但是,你想,你还没摔成一滩烂泥过。
你还蛮好奇的。
于是你踏了出去。
失重,风声,坠落,疼痛。
第二天,你醒来,第一个念头是,原来摔死的感觉是这样的。
第二个念头是,这狗日的日子还没结束啊。
第三个念头是,那今天,就潜进深海,看看海底的颜色吧。
也不用再上来了。
你只有在濒死的时候,才感到自己还活着。
多么讽刺。
“我来这,其实是因为想起了以前听过的童话。”你薅了把草,对着光一点一点地掸根上带起的泥土,“什么又凶又猛的大狗对着影子狂吠,最后还被影子的岿然不动气得下水,想和它打一架。”
掸草没什么意义,但你做的很细致。
视线从草上转移,你专注地盯着乔轻的眼睛,一弯嘴角,轻声说:“……最终淹死了。”
“所以呢?”乔轻平静地听完,反问道:“你也想来跟影子打一架,回味一下童年?”
“那倒不至于,”你说,“就是想看看河水,尤其想看上面失真的影子,究竟该长什么样。”
乔轻意外地挑起眉,“没见过?”
“突然忘了。”你答。
乔轻上上下下打量了你一番,然后评价道:“正常人干不出这事,你干还挺正常的。”
你哈哈一笑,手一松,草尽数落在你振动着的胸膛上。
笑完,你才说:“突发奇想多难得啊,不实践太可惜了。”
毕竟你有足够多的时间。
你不怕麻烦,只要能留住一些鲜活的感觉。好奇、想念、留恋、愉悦,恐惧、苦闷、失望、痛苦。
你喜欢它们。
虽然它们都是消耗品。
有些事你突然想跟他聊聊,不聊怕忘了。惊喜也是很珍贵的东西,你想记得久一点。
虽然他不懂,也记不住。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说,“想到一句话。”
乔轻逆着光,看着你。
“——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那么,”乔轻阖上眼,轻轻地反问,“我是神,还是光?”
你没有回答,乔轻也没有再说话。
是一段平静而安详的沉默。
有一点儿柔软。
你仰头看着迷蒙的日光,不知被哪触动了,骤然脱口而出:“去吃饭么?我做。”
你们两两对视,然后你慢吞吞地补上:“虽然我不太会。”
“又是一个突发奇想?”乔轻无可无不可地笑道,“不是回忆起了鸿门宴的故事吧?”
重生之出魔入佛完本[修真耽:本书总字数为:6166206个好书尽在 《重生之出魔入佛》作者:柳明暗文案:天魔绝我,我便入佛我作佛时,万魔哭嚎PS:这是一个重生遭遇穿越的故事又PS:这是一个三人重生的故事再PS: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