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知道,是谁害了我完本[穿越耽美]—— BY:青色的鱼

纯情妖后在线一吻 完结+番:本书总字数为:363309个《纯情妖后 在线一吻》作者:花不老好书尽在 文案得知某捡来的乃是妖王姜桐:小妖精,能不能帮我在妖界找份工作?姜鹏:可以姜桐:什么工作?姜鹏:妖王的男人,简称妖后
1 页, 好书尽在
《我要知道,是谁害了我》作者:青色的鱼
文案:
邵亭身为某江女频屈指可数的男作者,克己奉公,日更一万,意外过劳死。
眼睛一闭一睁,从现代来到了古代,还多了个魔教教主的未婚夫?
#教主性格残暴,一言不合就杀人#
#教主脾气乖戾,已经折腾死了八位夫人#
#教主不小心看到了新夫人写的YY番怎么破,主角还是教主和其他夫人#
邵亭表示:劳资还想再活五百年QAQ!
……
萧战秋从五年后重生回来,对新纳的夫人毫无兴趣,只想知道究竟是谁背叛了魔教,是谁杀了他!
萧战秋表示:那个在厨房偷吃的,你看起来很可疑!
食用指南:
重度中二任性教主攻X装傻卧底美人受,重生X穿越,甜宠,生子
这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在教主夫人的带领下发展成五讲四美社会主义新魔教的故事。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亭,萧战秋 ┃ 配角:魔教教众,朝廷众人 ┃ 其它:
第001章 日更一万会穿越
邵亭是个写小说的。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穿越这个只存在于小说中的事情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前一秒他还在电脑前码着字,因为熬夜太困打算趴下眯一会儿,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坐在一间大红色系的房间中,脑袋也昏昏沉沉的,耳边陌生女人的声音“嗡嗡嗡”地响个不停,说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话。
邵亭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烦晕的,反正他刚清醒了没几秒,就又失去了意识。
在眼睛完全合上之前,他终于隐约听明白了一句话——
“亭儿,你别怨娘,娘这也是逼不得已啊。”
*
邵亭,男,二十三岁,全职写作的单身狗一枚。
要说呢,邵亭是个可怜的娃,上小学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之后一直跟着爷爷生活。可换个角度看呢,邵亭也是极幸运的,除了父母的事情,他从小到大一直过得顺风顺水,除了感冒发烧连个大病都没得过。
更别提他爷爷是某知名美院的资深老教授,从小被艺术熏陶长大的邵亭在高三那年还是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取了他爷爷任教的那所学校。大二的时候尝试写作,也同样一炮而红,甚至意外成为了某江女频屈指可数的男作者中唯一一个大神级作者。
然鹅,天有不测风云。
邵亭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有些发懵的。
他记得自己在睡着前还在通宵码字来着。半年前他爷爷去世,心情极度低落的他便用码字来发泄情绪,一下子开了三个坑,入V后更是每篇日更一万,把读者喂得嗷嗷直叫。后来心态有所好转,日更三万就有些吃力了,但邵亭是个负责任的太太,绝不会因为个人原因而烂尾,于是一直坚持到现在。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其中一篇可以完结了,邵亭特地在另外两篇的文下请了假,打算给即将完结的这篇画下完美的句号,却不想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脑袋上还蒙了一块莫名其妙的布。
邵亭的手脚还有些无力,但把蒙脸的布扯下来还是能做到的。
盖在头上的红布落下,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红色,邵亭被晃得眯起眼。桌子上龙凤呈祥的蜡烛,身旁大红带囍的床帘床品,无一不昭示着这是一间喜房。
邵亭又低头看了眼挂在腿上的大红喜帕,然后猛地一个激灵。
——亭儿,你别怨娘,娘这也是逼不得已啊。
回想起先前醒来那次听到的话,再加上现在的情况……邵亭瞬间就清醒了,他扶着床柱站起来,以最快速度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的布置,愈发确定自己所处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邵亭不认为有人会花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只为了和他开一个玩笑,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
他穿越了!
虽然很不想相信,可眼前的场景让他不得不相信。
邵亭向前走了两步,差点被身上的裙子绊倒,表情更加难以言喻——难道他不仅穿越了,还穿成了新娘子,一个女人?!
不行,他得检查一下,真穿成女人就太悲剧了!
……
竹笙带着魔教弟子走进无竹园。
天色渐暗,房内的烛火映射出屋中人的剪影,新夫人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了竹笙的眼中。
竹笙从身后的弟子手中接过餐盘,挂上笑脸,轻快地推门而入:“九夫……”
声音戛然而止。
竹笙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手伸在裤子里蠕动的邵亭,邵亭也大惊失色地瞪着不打一声招呼就突然闯进来的竹笙,两人相顾无言数秒。
作为魔教的资深弟子,竹笙迅速调整表情,笑容满面道:“九夫人,我是负责服侍您的小厮,我叫竹笙,给您送饭菜来了。”
邵亭的手还插在裤子里,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
竹笙径自端着餐盘走到了桌边。
邵亭趁着对方背对自己的那几秒,飞快地把手拿出,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在竹笙转回来的时候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你好,竹笙。”
竹笙面不改色道:“九夫人好,请用膳吧。”
邵亭状若不经意地扫过他的双眼,慢步上前,坐下道:“多谢了。”
竹笙笑道:“我是夫人的小厮,夫人何必这么客气呢。”
邵亭随意应了两声,吃起了穿到古代后的第一顿饭。
不得不说,这第一顿饭,实在是简陋之际,居然只有一碗白粥和肉丝炒青菜!但在弄清楚自己所处何地是何朝代之前,邵亭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默默地把这顿素饭塞下肚。
作为一个主修美术,辅修心理,全职写文的单身狗,邵亭真心觉得自己的第二学位没有白学。
竹笙虽然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模样,且看起来天真活泼,可邵亭却看得出来,对方并非表现出来的那般没有城府,恰恰相反,对方的心思可能比他还重。不仅如此,邵亭甚至发现竹笙看向他的目光中带了一丝几不可察的轻视,是瞧不起,却并没有多重的敌意,这也是他能这么放心地坐下来吃饭的原因。
吃完晚饭,竹笙很快端着见底的一碗一盘离开了房间。
邵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在房间里来回走着消食。
事已至此,邵亭已经完全相信自己穿越了,究其原因无法知晓,这个陌生的环境也让他感到不安,唯一让他宽慰的只有他并没有穿成女人这一点。
因为他刚才切切实实地摸到了,该是他的,还都完完整整地待在它们该待的地方。
要不是喜服太厚隔着布料摸不真切,他刚才也不至于出糗。
至于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会男扮女装嫁给另一个男人,邵亭并没有兴趣知道,他只是在担心,娶他的那个男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新婚老婆是男人,到时候会不会觉得上当受骗,把他乱棍打死?
竹笙很快回来,手里还捧着一套天蓝色的服饰。
“九夫人,教主传信回来,说今日无法赶回来,婚礼改日继续。您先将喜服脱下来,换上这一套常服吧,若是不合身,我也好尽快让人去改改。”
邵亭“哦”了一声,接过衣服,展开,赫然是一套男装!
……看来他不用担心被乱棍打死了。
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居然这么开放,光明正大地娶男妻。
邵亭抽搐着嘴角,在竹笙的帮助下脱下了厚重的喜服,换上了天蓝色的常服。
最后系上腰带,竹笙浮夸地赞叹道:“夫人不愧是千云城第一公子,还是男装更能衬托出您的清秀俊逸。”
邵亭:“……谢谢啊。”
然而这份清秀俊逸并没能陪伴邵亭太久,天色已晚,他换上衣服不多时就到了就寝时间。邵亭虽然还有很多疑问,可一来他对环境太不熟悉,二来竹笙并非原主亲近之人,邵亭不敢打草惊蛇,只能先将疑惑咽下肚子,先睡一觉再说。
睡到午夜,邵亭被饿醒了。
一个大男人,大晚上只吃一碗粥一碟青菜怎么能够,邵亭本来想忍忍就算了,可忍到后来,肠胃开始造反,疼得他直抽抽,只好起来先猛灌了自己两大杯水,然后捂着干瘪的胃部出门寻食。
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已尽数被暗处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邵亭借着月光,一路摸出了院子,兴许是本能所致,居然一下子就给他找到了厨房,以及橱柜里的一大盆鸡腿!邵亭感动得热泪盈眶,也不管这鸡腿安不安全,一手一个,抓起就啃,瞬间消灭了半盘子。
大晚上的吃太多也不好,邵亭嘬着手指,小小地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可是这一回,他迷路了。
邵亭没头苍蝇似的在小道上穿来跑去,愣是没能找到来时的路。
又气又急的邵亭单手撑在一块假山石上,还没等喘过两口气,就感到掌下的支撑物陡然一空,整个人毫无防备地跌进了假山后的密道中,一路沿着台阶滚了下去。
好在台阶并不长,邵亭在滚晕之前停了下来。
可下一秒,邵亭就恨不得自己滚晕过去,因为他感觉到有一个冰凉的东西从黑暗中贴上了他的脖子,同时一个冷硬的声音响起:“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人啊……”邵亭刚说完,就感觉到贴在脖子上的东西紧了紧。
一道烛火忽然亮起。
邵亭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充满杀意的黝黑眼眸。
邵亭心想:完蛋了,他可能要被砍死了。
下一刻,那双眼睛的主人嘴唇抖了抖,吐出一口黑血来。
第002章 教主是个中二病
作为一个一米七八的汉子,邵亭一直有一个耻辱。
——他晕血。
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那种。
曾经高中班级里有一个男同学被他不小心用篮球砸中了鼻子,鼻血“唰”的双管齐下,还没等那个男同学怎么样呢,邵亭自己先晕了过去,最后还是负伤的男同学把他背去了医务室。这件事后来成为一桩笑谈,邵亭被狠狠嘲笑了大半年。
面前的黑衣男人吐了一口黑血。
邵亭的视线就不由自主地模糊了两下,并且他很快注意到这个男人似乎浑身染血,最明显的就是举剑架在他脖子上的那只手,通红通红的。
邵亭:“……”哦豁。
两眼一翻,极其干脆地晕了过去。
黑衣男人皱眉看了他一眼,收回宝剑,扶着墙壁重新坐下,确认这个闯入者很弱鸡,一点威胁也没有之后,开始盘腿疗伤。
*
萧战秋,男,二十有四,拜莲神教现任教主。
萧战秋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辉煌半生,剿灭了所有叛徒和细作,最终却被一个绿眸的蒙面人刺杀而死。但他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死后,又重新回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正是教中第一次出现细作的时候。
萧战秋行事素来雷厉风行,他重生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暗中前往出现细作的几个分舵,进行了一次清洗。那些人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暴露,情急之下破釜沉舟,顶着会引起其他教众察觉的风险,群起而攻之,萧战秋一时轻敌,竟受了不轻的伤。
萧教主是在昨日凌晨时分潜回教中的,因为怀疑总坛也有细作,他并没有露面,而是藏入了密道,因为失血过多而昏睡了一整天,直到邵亭闯入前不久才醒来。
深深地看了一眼倒在自己面前的人,萧战秋倒是有几分印象。
他隐约记得,这家伙是他的最后一任夫人,名字和来历已经忘了,只记得这是他所有夫人中最长命的——活了三年。
……
邵亭是被小腿上的刺痛感激醒的。
他睁眼,暗道内的烛火还亮着,正好看到黑衣男人将脚从他腿上挪开的一幕。
“你终于醒了。”男人的声音就如邵亭晕倒前那般冷酷炫,可表情却好像踢了这么多脚才醒来是邵亭的错一样。
这个男人很英俊,剑眉星目,有一种帅到让人合不拢腿的气势。
但邵亭也能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很危险。
对方的眼中是真的含有杀气的,不像电视剧里那些装逼男演得不伦不类,邵亭敢肯定,自己要是现在敢对被踢醒的事情兴师问罪,对方绝对会一剑砍死自己,于是他很怂地缩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腿,从地上坐起。
然后他的外衣就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露出了内里白皙的皮肤和漂亮而又不显壮实的小肌肉……
邵亭:“???”
谁扒了他的衣服?!
邵亭的视线落到了萧战秋,以及他身上不怎么合身的白色里衣上。
萧战秋神色如常,姿态轩昂地站在一旁,仿佛趁别人晕倒扒人家衣服的不是他。
邵亭暗骂了对方一句脸皮厚,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地把掉在地上的外衣捡起,穿回身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萧战秋问道。
邵亭一边系腰带,一边答道:“我手撑在一座假山上,不知怎么就摔下来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教中禁地,”萧战秋声音冷酷,“只有历任教主才能进入,你私自闯入,已经犯了死罪。”
邵亭动作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我只是不小心!”
萧战秋道:“假山处的入口在听涛园,乃是教主居所,若无教主宣召,任何人不得擅入。”
“……”邵亭气势一弱,“我迷路了。”
萧战秋眯起眼。
邵亭怕他不信,连忙把自己因为饿肚子而出来觅食的事情简述了一下。
萧战秋淡淡道:“你是说,你能找得到从未去过的厨房,却不能按照来时的路回到住所?”
道系抓鬼[重生] 完结+番外:本书总字数为:632555个好书尽在 《道系抓鬼[重生]》作者:_吾涯文案:林行舟一朝惨死,意外重生,被迫抓鬼续命,从此眼可见鬼,落笔成符,勾连阴阳,时来运转谁成想抓来抓去,最终却抓到了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