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娇[重生]完本[重生甜文]—— BY:说与山鬼听

娱乐圈之型男天师 完结+番:本书总字数为:1036305个好书尽在 书名:娱乐圈之型男天师作者:吕吉吉文案:无人生还的荒村、满祠堂的悬尸、隐在深山中的降墓……只想到城市里寻找哥哥的土包子阮暮灯,不过当个武替出个外景,就

部分堵塞的关窍也重新被冲开,元力由四肢百脉汇聚到干涸烧灼的丹田,将其中耀武扬威的天火重重包围,腾出一片空间留给小孩所剩无几的可怜妖力。
莫焦焦无意识地按着丹田,不知何时已经在雪莲上坐了下来,困扰自己多年的灼痛感第一次被减弱,舒服得完全不想动。
这场修复足足过了两个时辰,等到小辣椒彻底清醒,感觉身体状态恢复了一些,便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寻找他的“食物”。
然而先前还在练剑的男人,此刻已经背对着他端坐在恢复如初的冰面上,似乎沉入了修行之中。
莫焦焦没迟疑多久便踩着莲花跳到了黑衣男人的面前,他笨手笨脚地站稳,起先还隔了两丈远捏着袖子小心地看着,见男人双目阖紧,面容沉静冰冷,凌厉的眉宇间甚至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冰霜,不由好奇地睁圆了乌黑的眼睛。
由于适才吃了由男人的真元凝炼而成的雪莲,对方霸道冰冷的元力此刻还盘踞在自己的丹田里,帮助他抗衡着天火的灼烧,因此莫焦焦并不怎么抗拒对方。相反,代表着修真者本源的元力入体,直接就将小孩的警戒心削减了七七八八。
莫焦焦握着手里的樱桃椒,试探着往男人身边走了一点,瞅着对方没反应,又悄悄靠近了一点,每走几步就停下来细细观察着对方,似乎只要男人有一丝异动,他就会吓得立刻逃跑似的。
事实上,小辣椒也不太懂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天生心智不全,做什么全靠本能,隐神谷里长老们教会他的东西,实在少得可怜。在他死之前,哪怕是连筷子,他都不会用。
长老们怕自己陨落后小家伙没人照顾,只能将一些行事准则化为浅显易懂的一二三四五六七条步骤,让他按着一步一步去做。
好半天,莫焦焦才挪到男人身前,他慢吞吞地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的脸。
小辣椒对年龄和容貌没什么概念,隐神谷里多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妖怪,还都为了保持在小孩面前可靠沉稳的形象,一溜的全是白胡子飘飘、满脸皱纹七老八十的年迈长相,连仅有的一个年轻的槐树妖,也男生女相,喜好做女子打扮涂脂抹粉。后来出了谷,他逃命都来不及,也未曾仔细看过其他人。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另外一个人,直觉对方长得和自己很不一样。如果说小辣椒是乖巧讨喜的十岁娃娃样貌,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完全相反的冷漠俊美的成年男子,只是这样看着就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锐不可当的凛冽气势,并不是好亲近的人。
莫焦焦看了一会儿,想起谷主和长老们说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开口道:“谢谢你的花,很好吃。”他顿了顿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有些内疚地道:“我不是故意吃你的元力的,我就是太饿了。”
他说完就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将手里的樱桃椒递了出去,也不管对方接不接,小心翼翼地就把辣椒放到了男人的手里。
鲜红可爱的樱桃椒穿过男人的手掌,直直落到了冰面上,滚了两圈便停住。
莫焦焦愣住了。
他不解地眨巴了一下眼睛,伸手把小樱桃椒拿了起来,重新放过去。
然而再一次的,那颗辣椒穿过男人的手落了下去。
小孩扁了扁嘴,有些害怕地攥紧自己的小袍子。他第一反应就是努力去回忆以前的事情,想从中找出长老们教给他的应对方法。
好在这种情况芦苇长老确实给他解释过,似乎是辨别三魂七魄的东西。
莫焦焦捏着拳头想了一会儿,便站起来跑到不远处的水边,摘了一朵小巧玲珑的雪莲,旋即蹬蹬蹬跑回来,试探着把自己握着莲花的胖小手放了上去。
这一次,胖乎乎的手穿过了男人的大手,砸到冰面上,雪莲却还安稳地待在男人的掌心里。
小辣椒收回手抱着膝盖,茫然无措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以为这个男人就和芦苇爷爷说的一样,是想跟他玩才一直假装没发现他。原来不是吗?那他现在不是妖怪了吗?
想不明白,莫焦焦只好放弃,他爬到男人身边,学着对方的样子盘腿打坐,开始试着像以前那样修炼,或许是身旁男人身上浑厚的元力和他体内的天火相克,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没一会儿竟真的安然入定了。
***
云渺大陆,极北之境。
绵延不绝的北邙山脉上坐落着如今修真界第一大宗门,天衍剑宗。山谷间常年白雪皑皑,青松似涛,传承数万年的天衍一脉,便在这仿佛恒古不变的连绵雪山里,诞生了无数纵横四海百战不殆的卓绝剑修。
北邙山最深处有一处名为天涯海阁的雪峰,向来人迹罕至,孤鸟高飞,少有人踏足。
这天,天衍剑宗宗主门下亲传弟子连云山御剑来到了天涯海阁山脚下,他一出现就被峰脚强悍无匹的剑气阵直接从飞剑上击落,打了个措手不及。
使尽浑身解数逃脱后,连云山方才惭愧地叹了口气,将他师尊、也即天衍剑宗宗主给的传信令牌和自己的亲传弟子铭牌贴到山峰下的禁制上。
等了一会儿,禁制上流光闪过,连云山面上终于露出喜色,祭出飞剑上了天涯海阁。
天衍剑宗弟子历来将此地列为禁地,倒不是说这座山峰上有什么不世出的天材地宝或者秘境禁制,而是因为此处名为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乃万年前屠尽西海诸魔、以杀戮道纵横修真界难有敌手的剑仙独孤九的领地。作为修真界第一剑修,独孤九对于天衍剑宗每一位弟子而言,都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传说,却也是终身渴望比肩甚至超越的目标。
此地禁制太过凶险,早在入门之时,宗门门规便明确规定任何弟子未经宗主授命,不得踏入天涯海阁。
连云山虽然如同其他师兄弟一般,从小就极为敬仰崇容剑尊独孤九,也因为对方是他师叔祖的关系,这些年里见到的次数并不算少,但是真正和这位剑尊说过话的次数却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崇容剑尊自屠尽西海诸魔、由合体中期一举突破到渡劫后期后,便隐居冰天雪地的天涯海阁之中,再未出来过。连云山也只是偶然撞到师尊提起师叔祖的修行问题,才知道这位剑尊迟迟不渡劫步入大乘期是另有隐情。只是其中关窍,除了剑尊自己,根本无人知晓。
正思索着,天涯海阁巍峨高耸的大门便出现在眼前,连云山照旧出示了身份令牌,厚重古朴的大门徐徐打开,然而他进了门后却没有往里头庄重大气的楼阁而去,反倒顺着山路去了几乎被大雪封住的峰顶。那里除了皑皑白雪,只有一个看起来极为简陋的山洞。
下了飞剑,连云山在洞口站定,瞥了一眼剑痕遍布明显是由剑气劈凿而出的洞府,简明扼要道:
“云山见过师叔祖。师尊让弟子带话给您,半月前神图子莫焦焦于北邙山山脚下陨落,宗内长老未能及时赶去营救,师尊本筹备厚葬事宜,哪知两日前,神图子尸首竟被不知何处而来的天火焚烧殆尽。此事绝非寻常,故来请示师叔祖。”
“隐神谷沦亡,修真界有负神图子,天衍剑宗焉能置身事外?”
青年话音刚落,洞中便传出一道极为低沉冰冷的男声,夹杂着隐而不发的可怖威压,于呼啸而过的冰雪中,仿佛直接敲打在青年神魂之上,无端地让人心惊。
连云山定了定神,深深作了一揖,又请示了几句,恭敬地辞别离去,面上神情凝重。他们一直以为神图子早就前往秘境隐居,却未曾想到隐神谷早已无一人幸存,修真界竟赶尽杀绝到如此地步,难怪那个看起来只是个十岁小娃娃的神图子会那样决绝,连早已不出世的师叔祖都似乎动怒了。
在他离开后,山峰上又恢复了沉寂,只余瑟瑟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飞雪持续呼啸而过。
***
冰原之上。
莫焦焦缓缓睁开眼,有些懵懂地眨了眨,随即欣喜地发现自己丹田中的妖力明显增大了,虽然看起来还是小小的一团,缩在那些不属于他的霸道冰冷的元力后面,但总算比一开始只有那么一缕好多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修行,但是谷主说过修行能让他健健康康地长大,哪怕是为了活着,他也不能懈怠。
记起来这一点,他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经脉和丹田,却发现原本被元力驱逐的天火,又再一次卷土重来。经脉中烧灼的痛感又出现了,打通的关窍也随之关闭,外来的灵气还未能吸收就被排斥在外,更别提自己妖力的运行了。
丹田处最猖狂的天火正在不断试图挣脱那些元力的束缚,自己的妖力饱受威胁,只能瑟缩在那个黑衣男人的元力后面,靠着那所剩无几的庇护支撑着。
莫焦焦发愁地捏紧了火红色的袖子,捂着饥肠辘辘的胃委屈得不行,他只是坐着修炼了一会儿,居然又饿了。
莫焦焦是朝天椒,本不需要进食,但现在体内的天火根本不听他的话,只知道凭借本能持续不断地破坏折磨着他的身体。一旦丹田里属于那个男人的元力耗尽,他好不容易恢复的妖力又会被天火吞噬。
小孩低头瞅着自己红色的小袍子,脑子里慢悠悠地闪过很多话,却不甚明了。他撑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渴望地扭头看向身边阖眼入定的黑衣男人,鼻尖充斥的全是对方真元外放的诱人香气。
莫焦焦挣扎着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却在碰到对方之前艰难地停住收了回来,可怜巴巴地爬起来,打算离这里远一点。
长老说,想要吃的就开口要,可是这个人看不见他,他问不到。
要不到吃的就拿东西换。可是他手上的辣椒之前已经换过一次了,没有辣椒了。
长老们只想着隐神谷给小家伙留下的无尽天材地宝足够他换一辈子吃的,却忘记考虑最糟糕的一种情况,那就是死后又复生的莫焦焦,除了一身小红袍和一个樱桃椒,再没别的东西能换了。
他很饿,可是不能偷吃。
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莫焦焦退后几步,捏着袖子就要走,只是他刚刚动了一步,面前的冷峻男人便缓缓睁开了眼,狭长的黑眸凌厉深沉,定定地看着他。
小孩吓得眼睛都睁圆了,大大的眸子瞬间泛红,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第3章
年幼的时候,芦苇长老跟莫焦焦形容过修真者的样貌,曾提及北海魅妖注视他人时,眸中似有繁星闪烁。
此刻定定地凝视着他的这双狭长的黑眸,却冰冷寒凉得仿佛沉寂万年的深海,其中夹杂着的凛冽剑意和屠戮杀气沉重得完全不像一个正道修真者。
莫焦焦被吓住了。
他捏着自己厚厚的小袍子,站在黑衣男人面前,一步都不敢挪动。黑葡萄似的眸子里盛满了惶惑和胆怯。
然而下一秒,面如寒霜的男人便移开了极具压迫性的目光,根本未曾看到眼前穿着一身红色锦缎袍子的胖乎乎十岁稚童。
男人神色如常地从入定中醒来,单手一翻,一把古朴无华的黑色长剑便从虚空中破碎而出,立于男人身侧发出铮铮嗡鸣,四溢的剑气缠绕着剑身,勉强压抑着勃发暴涨的无穷战意。
他抬手握住剑柄,瞥了一眼迅速安分下来的别鹤剑,微微阖上双眸从容起身,只是下一瞬,周身本该愈发澎湃的剑意却反常地收敛于无形。
天地间寂静无声,细细的飞雪从半空中落下,黑发黑衣的男人身上没一会儿便沾上了点点晕染的雪白晶莹。他却浑然不觉,只垂首看着飘落在冰面上的那朵雪莲,空着的手掌依稀能忆起那微凉的触感。
男人抬眼缓缓扫视了一圈浩淼的冰原,目光依旧直接掠过了不远处乖巧精致的稚童,长眉微微皱了起来。
此处并非寻常极寒之地,却是男人步入渡劫期后于自身浩瀚识海中、机缘巧合自创的里世界,而居于此处的也并非他的肉身,而是男人的神魂。
识海于修士而言本就私密非常,何况关乎修行渡劫,其重要性不亚于丹田。
这冰原上哪怕是一朵飘落的雪花皆在他神识掌控之下,那么原本应当盛放于寒潭中的雪莲,为何会出现在他掌心?
强大的神识瞬间蔓延了整个识海,却探查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生命迹象。
此地除了男人的神魂,其余一切物事本就归于虚无,哪怕是那仿佛生机勃勃的秀美雪莲,皆为幻象。
那么,便不存在雪莲开了灵智的意外。
长身而立的男人又瞥了一眼那朵雪莲,神情寒凉。
***
莫焦焦发现对面的人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好像并没有发现他,便没那么紧张了。
孩童惧怕气势凌人的成年人,尤其是这样高大挺拔的男子,并不为奇,何况小孩身有隐疾,如今看着是十岁嫩乎乎的模样,内里究竟有没有五岁,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甚清楚。
莫焦焦松开攥着衣服的小手,也不管揉皱的袍子,仰着脑袋,干净的眸子瞅着陷入沉思的男人,无辜地嘟囔道:“你都把我吓坏了。”
他摸了摸心口,放松下来又觉得很饿了。
长老似乎没说过第三种获得食物的法子。小辣椒委屈地蹙起眉,想起来这个问题之前已经为难过了,再想一次似乎也是一样的结果,便只能难过地捂着肚子,打算远离这个散发着“香气”、比他高了太多的大“食物”。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小辣椒自醒来后仿佛真的有些倒霉。刚刚才被男人吓得差点哭了,此刻小孩才没走几步,面前的俊美男人便毫无预兆地练起剑来。
两人原本相隔就不远,对方突然浑身剑意纵横杀意外放,莫焦焦霎时便记起了之前对方那个无意识的冰冷                  2 页, 眼神,一时间被唬得慌不择路,拔腿就往旁边的冰莲上跳。
校长兼职做天师 完结+番外:本书总字数为:428050个《校长兼职做天师》作者:LOVE鱼大好书尽在 文案惊!那个高贵冷艳、斯文禁欲的冰山校长竟是个捉鬼天师!师木表示自己大约走错了学校……现在辞职还来得及么!云泽:进了

发表评论